网红主播被罚,会不会引发一波补税潮?

11月22日,杭州市税务局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对朱宸慧(雪梨)和林珊珊两名网络主播涉嫌偷逃税款的行为进行处罚,两人分别需要补缴税款、滞纳金、罚款达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消息一出,迅速登上热搜,舆论热议的背后,需要一些冷静分析,解读几个关键问题。

网红主播被罚,会不会引发一波补税潮?

一、网红主播如何逃税?
这两个主播偷逃税款的模式完全一样,都是通过在广西北海、江西宜春、上海等地设立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把有关企业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转换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来偷逃税款。
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的最高税率都是45%,而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的最高税率是35%,通过这种转换,税率就降低了。但是更为重要的是,由于个人独资企业往往会计核算不健全,没有账可以查,所以我们出台了核定征收的优惠政策。像广西北海、江西宜春等地,为了吸引税源,核定征收率往往非常低,实际税负可以降低到10%以下,网红主播就利用了这一点来逃税。
以雪梨为例,8446万元的收入如果依法纳税,要交3780多万元,但实际上她只交了几百万元,最后杭州税务局查实她偷逃个人所得税3037万元。因此需要补缴税款,加收每天万分之五的滞纳金,并处一倍罚款,合计6555万元。
偷逃税款的罚款通常是在50%至五倍之间,基于涉案的两个人在税务稽查立案之后比较配合,在案情查实之前就主动补缴部分税款,具有主动减轻违法行为危害后果的情节,所以杭州税务局就给了一倍罚款。
当然,网红主播的逃税手段并不限于此,还可能通过签订阴阳合同分拆隐匿收入,那就属于“丧心病狂”了,参考郑爽逃税案,可以领到五倍顶格罚款套餐。
二、“个独核定征收”究竟是税收筹划还是逃税?
很多了解税收的人可能有困惑,个人独资企业核定征收不是允许使用的税收优惠吗?怎么变逃税了?还有很多媒体朋友咨询,税收筹划和逃税的边界在哪?
通过成立个人独资企业,使用核定征收政策本身算是税收优惠,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该政策的初衷是针对那些雇不起专业会计、没有健全的账目资料的个体工商户和小规模的个人独资企业,既然没有账可以查,为方便征管,干脆核定征收。
对那些年收入已经几百万、上千万甚至过亿的网红主播来说,他说他雇不起个会计你能信?所以,我个人觉得,如果网红主播们设立个人独资企业,建立健全账目资料,配合税务局查账征税,将个人所得税从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的45%降低到经营所得的35%,老老实实缴纳税款,是属于合理合法的范围,不会因为你是网红主播就歧视你,这就是所谓的税收筹划。
但如果网红主播能建账而故意不建账,专门挑那些需要税源的税收洼地去注册个人独资企业,享受超低的核定征收率,进而虚构业务,设立多家个人独资企业开票,通过分拆收入进一步减少纳税额,缺少合理的商业目的,税收流失非常严重,这没什么可说的,就是逃税。
显然,这种操作网红主播大概率是不懂的,背后有人“指点”。杭州税务局发现李某涉嫌策划、实施和帮助这俩网红主播偷逃税,并干扰税务机关调查。这真是“艺高”人胆大,还敢干扰调查。可以想见,李某当年肯定是拍着胸脯给两位主播保证,“这是税收筹划,没问题没风险!”但他是基于过去制度不健全、征管有漏洞的“经验判断”,貌似专业实际业余。在制度不断完善、征管不断优化的当下,温馨提醒李某这些所谓的“税收筹划专家”,不要提供这种“以筹划之名行逃税之实”的建议,依法纳税才是最大的筹划,你可长点儿心吧!
事实上,个人独资企业核定征收导致的税收漏洞在2018年范冰冰逃税案时就已引起税务机关的高度关注,并着手堵塞漏洞。今年以来,江苏、上海等地已明确所有新设个人独资企业一律查账征税,不允许核定征收。由此也能理解雪梨注册的一堆个人独资企业中,广西北海和海南的依然存续,而在上海成立的几个营销策划中心和工作室均已注销。
三、网红主播被罚,会不会引发一波补税潮?
电商、直播行业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税收流失极为严重的问题。对直播行业加强税收征管是规范税收秩序、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的应有之义,也只有做到公平纳税,才能促进直播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政府对新兴业态发展的态度是包容审慎,但绝对不会纵容疯狂逃税。
今年3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税收征管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对逃避税问题多发的行业、地区和人群要加强风险防控和监管,网红主播这个群体税收流失非常严重已经成为社会共识,税务局完全可以针对这个群体加大征管力度。
今年9月,税务总局办公厅发布通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紧接着,10月新闻报道郑州税务局对某网红追征税款660多万元。很多网友看到税款600多万之后惊呼,“这得挣多少钱啊!”看看大家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可爱的样子,网红主播补税起步价都是7位数,8位数的不在少数。
这次两位主播税款、罚款都是8位数,相信8位数的罚款应当会对直播带货行业带来足够的震慑、警示作用。毕竟对税款流失严重的主播们来说,再多苦口婆心的依法纳税宣传可能都不如一个隔壁老王的落网来的直接,用身边的案例让这个群体有切肤之痛,抓紧自觉补缴税款,完成早该完成的纳税义务。
从这个意义上讲,年底前一定会有一波网红主播“补税潮”,但要注意“补税潮”不一定会被看到。浮出水面被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那些受到震慑主动自查补缴税款的,往往就可以免除罚款,也就不必被曝光被看到。
四、如何加强直播行业税收征管?
从短期来看,税收大数据的广泛应用使税务局有了更多、更高效的手段加强征管。利用网络爬虫等技术,通过比对网红主播们的直播数据、银行流水、往来票据、持有公司等信息很容易发现税收风险,实现精准监管。当然,那些喜欢刷单吹牛,动辄就说自己带货上亿的头部主播们,也可能因此而交“吹牛税”。大数据下,网红主播变得越来越透明,只要还在网上,就无处可逃。所以,短期内要通过一段时间的重点监管,堵塞税收漏洞,规范税收秩序。
从长远来看,要真正规范直播行业的税收以促进这一新兴业态的健康发展,关键在于打破部门壁垒,推动税务部门与其他掌握数据的部门互联互通,建立健全收入、财产、消费、税收信息系统,扩大税收大数据的应用范围,并借力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实现常态化自动监管。网红主播的相关数据可以被税务系统自动获取,交由后台系统计算税款,推送给网红主播确认,确认无误自动扣税,全流程自动化,无需人的介入,真正实现依法纳税、“无处可逃”、税收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