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是不是欠C ~低喘贯穿顶弄学长H

柳汐带着倦意揉了揉酸涩的眼睛,随手将看完的论文撂在一旁,看了眼时间已然过了七点,这才想起还要做饭。

  正值暑假,柳汐身为T大最年轻的正教授依旧每日工作十个小时以上。

  “妈,我做好饭了。”裴煜宁见她从书房走出来,一边摆着碗筷一边说。

  柳汐顿住脚步,愣了愣才应了一声。

  虽然她的确是他名义上的继母,但她还是个处女,连嘴都没亲过,被这么大个人叫妈妈总归是不太习惯。

  其实柳汐读书的时候很多人追,因为长得漂亮身材火辣,但那时候她心里除了物理什么都没有,结果一路读完博士被家里人催着回了国开始相亲。

 文学

  长期单一的生活使她人很单纯,不懂那么多弯弯绕绕的东西,只相亲了一次便被一个三十多岁看似钻石王老五的英俊男人泡到了手,拉了拉手就被哄着领了证,结果领完证才发现这男人没什么钱还结过婚,丧偶,还带着个十四岁的儿子。

  她还没崩溃,老天就先帮她惩罚了这个骗子——车祸去世。于是柳汐还没谈过恋爱就成了丧偶妇女,还多了个比她只小十岁的儿子。

  柳汐知他年幼便没了妈,高中课业紧时又没了爸,心生同情,便也没绝情到翻脸不认人,后来又见这孩子模样讨喜又格外懂事,不吵不闹还能替她这样的家务苦手分担些困难,也就一直这样相处了下来。

  “高考出成绩了吗?”柳汐坐在餐桌前,随口问道。

  “嗯。703。”裴煜宁说道。

  其实他本来物竞进国家队是没问题的,在T大附中就是个传说一样的存在,但父亲突然的破产、骗婚、车祸死亡一系列接二连三的事件对他的打击很大,状态颓靡下高三时物竞只拿到省一,保不了T大物院,只能裸考了高考。

  “哦,那考得还挺好的啊…”柳汐笑笑道。

  裴煜宁没说话,他觉得有点挫败——学校里的女同学天天对着他暗搓搓地花痴,一口一个男神,张嘴闭嘴好厉害,结果到了柳汐这里,她通常都用一种她平时对待她学生的鼓励口吻跟他说“还不错”“挺好的”“那很棒啊”…每每听得他非常郁闷。

  他知道自己喜欢她,所以才格外在意她的评价,但是除了学业他这年纪也无其他可做,可无论他再怎么优秀,对她而言似乎都是司空见惯的事——她自己带的学生都未必比他差。

  然而,她越是这样,他越是喜欢她喜欢到不能自拔。

  他甚至一时冲动偷偷在她房间里安装了多个针孔摄像头,看她读书,看她换衣服,看她洗澡,看她一个人自慰。她平日里虽然一副严谨禁欲的模样,却每天都饥渴到要自慰——知道她这个小秘密后,他便像是抓住了她的弱点,每次她说“那挺好的”这种话的时候便想想她自慰的模样,心生痛快。他常常盯着她自慰到高潮后红彤彤的小穴撸到高潮,但也因此生出些罪恶感,觉得自己好像猥琐痴汉一般——如果真的能操到她就好了,他想。

  “要不要出去旅游什么的?轻松一下?”柳汐心想小孩子高考完肯定很辛苦需要犒劳一下的。

  裴煜宁摇摇头,低头夹菜。

  “怎么不高兴啊?”柳汐关心完,觉得自己还是挺合格一妈妈。

  “妈,我想要有妈妈的感觉。”裴煜宁说得可怜巴巴,心想他爹那个二百五都能把她骗到结婚,他想操到那个嫩穴也就是时间问题罢了。

  “啊……是妈妈哪里做得不够吗?”柳汐闻言疑惑,不过她也没做过妈妈,哪知道当妈是什么样?

  “我从小就没见过我妈…也没吃过妈妈的奶…”裴煜宁低着头继续装可怜,漂亮的眸子闪着泪光。

好紧是不是欠C 

  柳汐闻言顿时心生怜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顿了顿才问:“那怎么才能有妈妈的感觉呢?”

  “妈…我能吃一吃你的奶吗?”裴煜宁表情天真地问,他在监控里看过无数次那对奶子,又白又圆,乳头粉嫩,看得他想格外想玩一玩,舔一舔。

  “啊……”柳汐闻言只觉小穴一紧,继而又有些惭愧:小孩子的话,她怎么能往歪里想?

  “不行就算了。”裴煜宁状似失落地低下头。

  “……行啊。”柳汐没再多想便应了下来,心想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真的吗?”裴煜宁内心狂喜,原来这么简单就可以吸到朝思暮想的那对奶子了?说不定以后还能摸摸小穴?

  “嗯……”柳汐点头,“快吃饭。”

  睡前,裴煜宁洗完澡便敲了柳汐卧室的门,没人应,走进去才发现她还在洗澡,浴室的磨砂玻璃倒映出她凹凸有致的裸体,看得他下身快要硬了起来。他立刻移开目光,若此时有了生理反应,会引她生疑,那么之后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柳汐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便看到裴煜宁正坐在她床上闭眼休息,这才想起“吃奶”这件事。

  “妈…”裴煜宁摆出一副单纯小白兔的模样。

  “你别看,我要穿内裤。”柳汐有些尴尬道。

  “好。”裴煜宁闭上眼睛,心道反正他都录下来,回去慢慢欣赏她洗完澡穿内裤的模样。

  “好……好了……”柳汐用浴巾遮着上身,一时有些难为情:她这对奶子还没被男人看过——虽然裴煜宁才十六岁……可毕竟男女有别啊。想着想着便又忍不住自责:当妈还想什么男女有别?

  裴煜宁按捺着心里的激动,缓缓将她的浴巾那开,露出那对丰满圆润的巨乳。虽然他在监控里看过很多次了,但那个清晰度他再怎么调也不满意,如今这对奶子竟然近在咫尺,连皮肤上浅浅的小绒毛都能看得清楚。

  柳汐第一次被自己以外的人盯着奶子看,顿时腿心又情不自禁地湿了,于是赶紧自省:怎么能对着小孩子出现这么多色情念头呢?

 裴煜宁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把那嫩嫩的乳头舔个够,捏着那白白的乳肉揉个痛快,可是他心中也清楚,万万不能急于一时,放长线才能钓到大鱼。

  “妈妈不喂我吃吗?”裴煜宁一脸纯真无邪。

  “……哦。”柳汐恍然明白,只得不停地劝自己摒除杂念,然后捧起姣乳,将自己纯洁的乳头送进少年微启的薄唇里,可是被含住的那一刻仍然情不自禁地溢出一声克制着的媚吟——她这是第一次被男人含乳头…小穴里已然冒出了水儿。

  既然已经被她喂到嘴里,裴煜宁也便不客气了,用舌头尽情地吸吮舔舐着那嫩到不行的乳头,又用手将乳肉捏揉撸动着,似是真的要吸出什么。

  柳汐大脑一片空白,渐渐感到自己的内裤中间都湿透了,迷离间忽然又被怀中少年松开了嘴。

  “谢谢妈,我回房间了。”裴煜宁平静地说着,眼神似毫无杂念,引得柳汐愈发惭愧起来。

  裴煜宁镇定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一关上门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果真看到柳汐锁上门开始揉着自己的双乳,脱了内裤自慰。他将视角调整到对准她抚弄着的小穴,又放大了两倍,发现花穴比往常湿得多,细软的阴毛上全是淫水,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张开的双腿间,芊芊玉手像是诱惑着什么一样抚摸着粉嫩嫩、湿漉漉的阴唇,偶尔拨开可见到一点更鲜嫩的内部,但转瞬便看不到更多。

  青春期少年的情欲躁动因此有了真切具体的幻想,像是一扇微微敞开的诱惑之门,又像是引诱人一窥究竟的潘多拉魔盒。

  他握住双腿间早已勃起的阴茎,随着她的动作上下滑动着,他眯着眼在情潮中思索着接下来的计划——一定要想办法看看她的阴道里到底是什么样的……还想看看她

 柳汐自从被他吃过奶子还想着他自慰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再见到他总是感觉有点怪怪的——她以前就把他当个小孩没怎么留心过,虽然他也该读大学了,但毕竟只有十六岁,跟她已经都不是一代人了……

  直到昨天,离那么近她才发现,他肩宽腿长身高目测一米八以上还皮肤细得像瓷一样五官精致堪比男爱豆,而在这之前她真的没有这么仔细看过他长什么样,毕竟看到他就想起自己那糟心的婚姻。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母胎单身太久又天天压力大到焦头烂额以至于对异性饥渴到丧心病狂了,居然对着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花痴,还想着自己的继子自慰——天啊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到底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我做好早餐了。”

  裴煜宁正在变声期,声线微微有些哑,柳汐听着竟然觉得……有些性感?

  “妈?”

  一声称呼像是一盆凉水浇了下来,柳汐忍不住在内心自省:十六岁是多么纯洁的年纪,尤其是对裴煜宁这样的优等生来说,可能他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而她作为他的继母,他的监护人,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用成年人世界里的那些东西来意淫他…思及此,她内心的罪恶感便像烤面包一样膨胀开来。

  “你起这么早啊……”柳汐端着杯冰水喝下去企图镇定一下,同时没话找话地掩饰自己的尴尬。

  “嗯,我每天都早起晨跑。”裴煜宁将盛了煎蛋的托盘放在她身前,淡淡地道。

  真是良好的作息习惯,怪不得皮肤比女生还好,可能身材也……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在内心暗暗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好让自己可以清醒一点。

  “是吗……我每天都起太晚了,完全没注意过。”柳汐揉了揉自己长发笑道,然后咬了一口煎蛋——为什么这么好吃?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又开始怦怦直跳——到底为什么吃个煎蛋也会觉得心动?难道就因为他是第一个吃过她奶子的男人吗?!这是什么鬼原因……

  裴煜宁也留意到了她的不自然,心想还是要循序渐进,才能水到渠成——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妈,我如果以后准备以后申请理论物理的PhD,这个暑假应该如何利用比较好?”裴煜宁正经问道,“目前物理方面我学完了四大力学,数学方面数学分析刷完了谢惠民…别的就没什么了…”

  “嗯?”柳汐咬着煎蛋回神,嚼了两口吞下才道,“休息休息考考GRE?你太焦虑了,没必要的,好好享受一下假期。”

  “那……我好好学一下做饭?你喜欢吃什么?”裴煜宁继续转移她的注意力,尽量保持很日常的对话。

  柳汐这才意识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裴煜宁就开始自己下厨……难道是她做饭过于难吃了?可他这么问,突然又觉得好温柔——等等,她到底是怎么了啊……

  “其实你做什么我都挺喜欢吃的……”柳汐说完之后又觉得气氛有点诡异,虽然这句话是事实,但好像说出来莫名其妙就有些暧昧。

  裴煜宁抬眼若有所思地看她——他已经在尽量讨论严肃话题了,但她到底为什么突然脸红成这样?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小小年纪不用那么累专门学做饭什么的…我不挑食的。”柳汐此地无银三百两一般解释着,“而且其实你如果不嫌我做饭难吃的话就……”

  “因为我在这里是白吃白住,所以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裴煜宁心中了然她在想什么,故意如此说道。

  “啊……哦你不用这么在意这些事情,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就……不用的。”柳汐语无伦次地解释道,心中失落至极——原来他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她这个笨蛋到底在想入非非些什么啊……

 晚上做完晚饭,裴煜宁便打开电视。

  他事先查过晚上哪个台会播惊悚电影,如果不出什么问题柳汐吃完饭会一边看电视一边喝酸奶,而按照她的习惯,看电视无非就是让家里有点动静,从来没有真正追过什么剧,必然是懒得换台的。若是明目张胆请她去看恐怖电影未免太司马昭之心,用电视的话就自然多了。

  柳汐一整天都专注工作,以此来约束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裴煜宁晚餐做得清淡精美,显然是计算过热量和营养的,她以前只顾吃,现在突然发现他其实很用心——如果她能有个这么体贴的男朋友就好了……想到这一点,她忍不住又摇了摇头,快速扒完盘中的饭菜,端了他盛好的酸奶,起身走到客厅。

  她一边喝着酸奶一边翻着杂志,转头看到裴煜宁坐在了她旁边。

  “妈,我想去做家教兼职。”裴煜宁若无其事闲谈着,低头看了一眼腕表,时间还差十分钟。

  “不需要,我养的起你。”柳汐头都没抬地道。

  “可是…以我的成绩做家教,一小时可以收八百块…”裴煜宁假装期期艾艾地道。

  “不要去浪费那个时间,你需要钱我给你就是了。”柳汐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问道,“你想买什么?”

  “我该读大学了,想换个好一点的手机。”然后可以拍你。

  “对哦,明天带你去买新的手机和电脑。”柳汐这才恍然大悟,又关切道,“还有什么需要的也跟妈妈说,虽然我肯定不如你爸破产前富有,但买这种必需品肯定是没什么负担的。你……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等你长大自然会有钱。”

  “嗯。”裴煜宁乖乖地点头,下一秒便看到电视上已经开始播出惊悚电影。

  柳汐本来就是随便看看电视,怎料不一会儿就被诡异的背景音乐和阴森可怖的画面吓得后背都僵了,一转头发现裴煜宁聚精会神看得津津有味,她这个当妈的总不好说自己很害怕吧?思及此,她只得硬着头皮接着看。

  柳汐很少看恐怖题材的东西,她潜意识里认为寻求这种刺激不利于心理健康,如今看了一小会儿就汗毛卓竖,只得找了个借口先回了房间。

  晚上的时候,柳汐躺在床上,总觉得会有什么会从床底爬出来,裹着被子都捂出汗了也不敢掀开。

  突然之间,一只大手摸上了她的手,她尖叫着试图甩开,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少年音:“妈,妈,是我,别害怕。”

  裴煜宁趁机将她抱在怀里,装作无意地摸过她的细腰和臀部,并在臀部多停留了一会儿。

  “小宁,你……你怎么……”在我床上?柳汐想这么问,但又觉得不太妥。

  “今天看的节目好吓人,我……有点害怕,一个人睡不着,想跟妈妈睡。”裴煜宁奶声奶气地说着。

  柳汐十分理解地嗯了一声,不好意思承认的是:自己其实也很害怕,恰好他睡在旁边会好一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