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趴灌满白浊向前爬|np跪趴灌满撅高扒开

这样的求而不得,连带着几年来暗恋的酸涩情绪,一下子全都涌上了心头。

阮情的眼眶,再一次的浮现红晕,神情是那样的委屈又伤心,注视着面前的林墨白,不过是短短几十厘米的距离,却是一个无法跨越的鸿沟。

她抬着漂亮的眼眸,纤长浓密的睫毛,沾染着泪水,轻轻地颤抖着。

林墨白在这一刻,神情僵硬,面色微动,心底里却是慌张的。

她不知道阮情到底是怎么了,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露出这样楚楚可怜的目光,就跟是被主人遗弃在路边的小狗一样。

少年嫌少有起伏的心绪,随着阮情眼眶里越来越多的泪水,不断地发紧着。

就在林墨白心绪晃动的时刻,终于传来了阮情的声音。

她咕哝着,“林墨白,我想闻闻你……”

那声音,就像是她此时的身体,软成了一滩水,水汪汪的,却又混着糖,甜腻腻的。

她说的小声,又有些含糊不清。

但是林墨白还是听清楚了,而且一字不差。

阮情说的是“闻”,而不是“吻”。

这让素来沉稳的少年松了一口气,如果阮情要求的是一个“吻”,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之下,面对着这样的阮情,他还真的不一定能拒绝的了。

只是闻闻就好。

 文学

林墨白往前了一步,鞋尖抵到了跳箱,走到阮情分开的双腿之间,变成了近在咫尺的距离。

他虽未出声,可是这样的动作,就等同于默许。

跪趴灌满白浊向前

阮情委屈巴巴的看着林墨白的靠近,泪眸眼底突然亮光闪动,有错愕,有惊喜,更是激动。

激动的心情一时间没控制住,嘴角上扬着笑了。

又哭又笑,真是小狗撒尿。

说她是小狗,还真一点也没说错。

林墨白心底里闪过这两句话。

而阮情则怕林墨白反悔,急忙的挨过去,把头靠在林墨白的肩膀上,热烫的脸颊紧贴着薄薄的布料,眼前是林墨白的脖颈,鼻端闻到一股熟悉的清新气味。

是这么的近……

她终于不再是从背后偷看,只能远远地盯着林墨白的后颈发呆。

只要她往前蹭一蹭,说不定都能亲在林墨白的肌肤上。

如此一想,阮情一阵气血翻涌,身体的温度又升高了,仿佛掉落在一个热烫的漩涡里。

她的手指还在花穴上不断的抚摸着,情不自禁的加快了速度。

不过到最后,阮情也没有亲上去。

仅仅只是急促喘息着,一遍一遍问着林墨白身上好闻的气息,用脸颊轻轻摩擦着,感受着布料之下少年精壮的身躯,还有精实的肌肉。

只是这样,已经比她自己摸自己更让人兴奋了。

心理上的满足,刺激了生理上的愉悦,一阵又一阵的淫水从花径里流出来,指尖跟泡在热水里一样,被不断摩擦的阴蒂更是鼓起的像个小小的花骨朵。

差不多了……

阮情熟悉身体的反应,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高潮边缘。

猛地用指尖划过花骨朵——

“啊——”她咬着牙,还是忍不住高潮带来的呻吟之声,快感如潮水一般席卷全身。

阮情闭着眼睛,双唇艳红,就这样靠在林墨白的肩膀上,一面喘息,一面沉浸着……

林墨白看到她身体猛地一颤,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回,他没有离开,也没有丢下阮情一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默默地陪着阮情从欲望的高峰上回落。

只是身下那黑色的西装裤,在裤裆处暧昧的隆起着。

林墨白和阮情靠的那么近,不仅能听到她喘息的声音,更感受着热烫的呼吸从他脖颈上轻轻刷过的触感,痒痒的,酥麻的。

好似落下来的星火,将他血液里的火焰再一次点燃着。

同时,他还闻到从阮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

甜甜的,像是他扔掉的那根水蜜桃棒棒糖,但是在甜味中,还混杂着一股淫靡的气息,是她流出来的淫水,也是她身体里……发骚的气味。

正事荷尔蒙旺盛的年纪,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就算林墨白自制力再强大,也忍不住身体中叫嚣的欲望。

可是还不行……

林墨白的眸色暗了暗,墨黑的瞳孔往下一扫,停在阮情绯红柔软的脸颊上,深沉中多了一股不易察觉的情动。

“我们应该回教室了。”林墨白提醒。

阮情这才惊醒,飞快的睁开眼睛,透过体育仓库的小窗户,往外面望出去。

天色还是灰蒙蒙的,远处的教学楼巍然耸立着,少了喧闹,多了静寂。

这个时间,午休早已结束,第一堂课不知道进行了多久。

阮情面色发急,颤颤悠悠的从跳箱上下来,双脚落地的时候根本没踩稳,却顾不得自己是不是会摔在地上,就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衣服。

她不顾内裤前后的湿漉,一把拉起长裤穿好,然后又急急忙忙的扣着衬衫的扣子。

但是她越是心急,双手越是不受控制,透明的纽扣在她手指尖转了几圈,还是没扣起来。

“诶亚!”

阮情懊恼出声,神色火急火燎。

“我来。”

林墨白出声阻止,伸着手捏着阮情的衬衫两边,修长的指尖稳稳的抓住小小的纽扣,干净利落的一颗一颗往上扣。

阮情没想到林墨白会这样做,怔了怔,僵在了原地。

随着林墨白的动作,他的手背紧挨着阮情的丰胸,一不小心,就能触碰到,而那一片雪白的凝滞上,还残留着斑斑红痕,正是林墨白昨天揉捏时留下的。

此时的林墨白,目光澄澈,瞳孔上没有一丝不该有的情欲,更目不斜视,只是专注在手指上。

暧昧和克制,激烈地碰撞着。

阮情也不敢多看一眼,怕自己控制不住的想入非非。

“这么急做什么?”扣到最后一粒纽扣的时候,林墨白问道。

“已经上课了,来不及了。”

“这趟是英语课,你的英语成绩很好,迟到一会儿无所谓。”

“我迟到一会儿的确无所谓,反正也是经常有的事情。可是你不行,你从来都没迟到过,也没旷过一堂课。”

阮情并不在意成绩,也不在意在老师心目中的印象,曾经冬天天气冷,起不来床的时候,连着一周早上迟到也是有的。

可是她在意林墨白,他品学兼优的形象,不能因为她沾上一个污点。

阮情皱着眉,心急如焚的眼神再一次出现,又看了一眼窗外,就恨自己没有翅膀不能飞出去。

林墨白闻言,手指颤了颤,纽扣从指间滑出,一丝不苟的少年第一次出了错。

他的脸上还是纹丝不动,重新稳稳地把这颗纽扣扣好。

早在林墨白答应阮情的央求,决定留在体育仓库等她的那一刻,已经预料到他们会迟到了。

什么品学兼优,什么年级第一,什么老师眼中出色的好学生……

他并不在乎这些虚名,可是他没想到阮情在乎,替他在乎。

“行了行了,林墨白,谢谢你帮我。我们快走吧。”

阮情穿好了衣服,一把拉住林墨白的手,急匆匆的拽着他走。

她的个子没有林墨白高,双腿也没他长,迈的步子更比他小。

林墨白明明可以一下子超越她,却不紧不慢的迈着脚步,任由阮情拉着他往前走。

他们穿过操场,走在灰蒙蒙的天色下。

林墨白却觉得今天这一路,比昨天更明亮,阳光就在他的身边。

到了教学楼下,阮情松开了手,不变的是她的催促和担心。

“林墨白,等一下要是老师问了,你别说话,让我来说。我想一个理由,保准你没事的。”

“……就说我生病了,你送我去医务室……嗯,我看这个好,就这个理由!”

“林墨白,你听到了没有,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

阮情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软糯的声音喋喋不休,一点也不让人心烦。

走到教室门口,课堂时间过半,英语老师皱着眉不悦的看着他们两人,追问着迟到的原因。

“老……”

阮情刚要开口,声音却被林墨白盖了过去。

“老师,我身体不舒服,是阮情同学陪我去医务室的。”同样的理由,说话的人却成了林墨白。

英语老师推了推眼镜,上下扫视了林墨白一眼,从他身上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病状,可是林墨白全年级段第一,每个科目逼近满分,这样的学生又怎么会说谎逃课呢?

英语老师果然没有怀疑,还叮嘱了林墨白几句“不要太用功,要多注意休息”,就放他们两人进去了。

就这么容易?

阮情坐回了座位上,还是没反应过来。

一样是迟到,英语老师的反应怎么和昨天数学老师的反应这么不一样。

她可是被狠狠地说教一通,还罚站了一堂课的。

就因为对象是林墨白?

阮情低着头瘪了瘪嘴,哀叹了声,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这一天后面的时间都被高三忙碌的学习填满,阮情大概是身心都餍足了,没在想着林墨白的事情,专心致志的上课,晚自习的时候老师拿了试卷来,自习课变成了随机考试。

连续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学习下来,阮情连偷看林墨白一眼的时间都没有,晚上倒在床上后,脑袋还是晕晕的,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恍惚间,她突然想到……

林墨白怎么会留意到她英语成绩很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