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到哭不止水好多~ 野外吮她的花蒂

连欣浑身炽热,呈大字型被吊在空中,全身上下的敏感点奇痒无比,香气袭人的淫液扑簌簌地从空中滴落到地面,下面,隐隐约约有无数人在指指点点着自己张开的裸体,一面点评一面张嘴接住她的淫液甘霖,场面淫糜又奇怪,可是她幻想中需要的男人却永远不出现,她忍不住踢蹬着四肢,在空中摇动一对饱满挺翘的奶想要得到安抚,谁来……谁来救救她……小穴太痒了……像有羽毛刷子在灵魂深处搔……她要落地,要被人紧紧抱住,她需要一根持久有力的大肉棒狠狠填满她……

连欣从折磨人的淫梦中醒来,两条腿大大张开着,两片肉唇紧缩着一张一翕,像哭诉着要吃奶的小嘴,她痛苦地呻吟,伸手在自己穴口上摸了摸,一手淋漓,又在自己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有气无力地小声说:“求你放了我吧……”

「请宿主完成第一阶段任务,提炼一级香氛,即可自动免除惩罚,否则,惩罚将每日执行。」

连欣捂住脸。

许久后,她从床上下来,这样的大汗淋漓,如果体香味道传出去,搞不好会有什么不良后果,她只能在初春季节的深夜里裹上厚厚的冬衣,全身上下喷洒上遮掩味道的香水,背上洗漱用具和换洗衣服出门。

她准备去公司里洗个澡。

连欣身上自来就有奇异的体香,小时候还不明显,长大后,这种体香渐渐显露它的特点,在它达到一定浓度的时候,会有令闻到香味的人发情的能力,所以长大后,连欣总是不分季节裹着厚厚的衣服,浑身上下里里外外使用去味剂或香水遮盖,为了尽量少的跟人近距离接触,她毕业后没有做专业对口的工作,反而去保洁公司做了一名保洁员,避开人群独自默默工作,目前她负责HD公司其中两层楼的保洁,工作环境跟人接触很少。

或许是因为这种体香,她被一个香氛系统莫名寄宿了,这个香氛系统的目标是制造出世界上最顶级的操纵人心的香水,提炼香水的原料是男女动情交媾时的淫液,而且双方的体液元素要求比较特殊,要符合每一阶段的配比要求。

被这个香水系统盯上已经快半年了,连欣始终没有完成第一阶段的任务,并不是她过于保守不肯放开,在被这样的惩罚折磨了半年之后,就算让她干一条狗她说不定都会妥协,只是因为一直找不到符合第一阶段体液配比特点的那个男人,所以她始终饱受煎熬。

连欣在深夜进入幽静无人的HD集团。她从来不敢在出租屋洗澡,租屋毕竟是封闭房屋,她怕热水挥发之下,体香气味扩散到室友那里,引发什么不好的事,而HD公司为熬夜加班的员工配备有休息室和洗漱淋浴间,她一向在深夜无人的二楼洗澡间洗澡,但是今天二到七楼的热水器都坏了,连欣在维修通知前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来到了八楼。

 文学

九到十楼是总裁以上级别的办公区域,没有专用门卡是上不去的,八楼虽然也是高管办公区,至少连欣的保洁工卡还是可以刷开这层楼的电梯。

现在接近凌晨四点,而且是周末,进来的时候,整个HD集团幽静无人,不过连欣还是在八楼的每一间办公室都谨慎地检查了一下,确认没人,才放心地进入洗澡间。

八楼的洗澡间与二楼不同,不与洗手间共用场所,而是一间专用的淋浴室,配备有完善的洗浴用品,那些东西都比她自己带的东西贵。

连欣有点心虚和紧张,但是很快,热水一开,暖气蒸腾,沐浴的舒适就赶走了一切担忧。

十楼。

董事长办公室的灯熄灭。

一个穿着挺括定制西服的高大男人走出来,伸手揉了揉眉心,手指上挂着一根吊绳,绳尾系着一个USB。

c到哭不止好多

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犹豫几秒,就转身下到八楼。

这个时间询问销售总监不合适,他自己找吧。

手机里有销售总监发给过他的开机密码,在电脑里搜到文件后,他拔下USB,关上门,将USB揣进裤袋内,向电梯走去。

但很快,他就停下了脚步。

他闻了闻空气中渐渐浓郁的奇异香味,皮鞋一转,指向楼层尽头的休息区。

氤氲的热气中,连欣正放松地揉搓着身体。

温热的水淋漓不尽地洗刷着她滑腻白嫩的肌肤,像无数双宽大温柔的手,连欣扬起头,任由热水从头顶流过全身,她双手仔细地搓洗着自己一对傲人的丰乳,舌尖舔了舔下唇,自从被香水系统寄宿并开启了难以启齿的惩罚后,她的身体越来越敏感躁动,欲壑难填,就算不经受惩罚,也很容易骚痒动情,她忍不住伸出手指,悄悄探向自己的花蒂,轻轻地呻吟放纵起来,抚慰自己空虚难耐的骚处,在湿气的润滑下,原本被打横的淋浴隔间门栓缓缓滑了下来……

男人的皮鞋停在洗澡间门口。

香味越来越浓,与挥发的热气一同带来诱人的燥热感。

他挑了挑眉,在左手食指戒指上摸了摸,打开锋利的指环匕首,曲起指关节推开门。

水声,香味,还有奇异的轻哼,在推开门的瞬间被放大……他看了一眼地上明显不可能属于八楼高管的廉价粗布包,抬起昂贵锃亮的皮鞋,脚尖轻轻一点,踢开了门栓已经滑落的隔间门。

连欣正右手捏着胸,无力地侧倚在墙上,左手被两条长腿紧紧夹住,圆润的翘臀高高撅起,流淌的水线顺着妖娆纤细的腰肢流进神秘的臀缝里,连欣微微闭着眼,如泣如诉,娇软地叫了一会儿,才迟钝地发现不对,她迷茫地睁开眼,看到双手插着裤袋冷冷站在外面的男人。

我不干脏穴

“啊!”

连欣抬手捂胸,很快又觉得不对,立刻捂住脸,而后又手忙脚乱地分出一只手捂住三角区,最后转身蹲下来,只露出美背细腰和圆润的蜜桃臀。

男人喉结移动,声音沙哑:“出来。”

连欣僵硬,很鸵鸟地埋着头:“对不起,我,我只是想洗个澡……”

“滚出来,我不说第三遍。”

连欣深呼吸。

男人掏出手机,拨打电话:“喂,保安……”

连欣立刻转身蹦出来,丰盈的奶子在空中赤裸裸地跳动也顾不得了,她冲到男人身边揪住他衣袖,微微跪下来:“对不起,对不起,请你不要叫保安……”

浓郁奇异的香气扑面而来,男人恍惚了一瞬,下体在违背他本意地迅速膨大。

什么香味?

他垂眸看向女人摇晃的丰乳,皱眉。

奶香?

「发现目标男性,符合一级香氛原液要求,请榨取目标男性体液,通过不低于三十分钟的性交活动实现双方体液交融合成,以便系统提取原液。」

连欣的动作僵住。

目标男性?目标男性?!终于出现了?!她抬起头,惊喜地看向这个男人,而后一腔热情又迅速地冷却下来。

男人非常高大,面容英俊深邃,浑身上下行头昂贵,气质冷冽傲慢,就连被连欣抓着衣袖都显得纡尊降贵,蹙起的眉头将嫌恶一展无遗,这显然是那种稀有而自矜,要求很高的奢侈品男人。

除了一副天生的好身材和体香,连欣不知道自己能有什么本钱吸引这样的男人。

连欣的手没有从男人袖口松开,她无意识地展现着自己曼妙性感的身段,一对微微颤抖的雪白大奶高高挺起,在渐渐发凉的微风中翘起粉嫩的奶头,她低下头,小声说:“对不起,我可以解释,可以道歉,请原谅我,我再也不敢了……”

男人甩开她的手:“怎么进来的。”

“我是……保洁员,我,我只是想洗个澡,我家里洗澡不方便,我以为公司现在没有人……”

“呵。”

男人意味不明地冷笑:“工牌呢?”

连欣连忙转身,跪地弯腰翘臀,将工牌从背包里找出来。

男人目光冷冷地定在连欣蜜桃臀缝间的白虎穴上,洁白饱满的馒头逼清晰可见,上面还挂着几滴不知道是淋浴水珠还是什么的晶莹液体。

他喉结移动,眯着眼撇开头。

连欣将工牌高高举起递给他。

他接过工牌,扫一眼,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

连欣有点惊慌:“你……”

一方面真的有点担心他会报警或者让她失业,一方面也想顺势接近勾引他,连欣带着哭腔抱住他结实的大腿,看一眼男人下面高高鼓起的一大包,一副娇弱害怕地模样说:“求你不要说出去,求求你,我会失业的,我再也不敢了,我,我可以……”她将手轻轻上滑,放在男人腿间硕大的鼓包上:“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你不……”

手一放上去,连欣的心就颤了一下,好大,而且还在迅速胀大。

男人呼吸一沉,捏着连欣的手腕将她提起来,垂着高傲的眼,忽然伸手掂了掂她丰满沉重的奶子,沉默一会儿,又猛地抬起她一条修长白嫩的大白腿,盯着她白嫩饱满的馒头穴和狭小粉嫩的阴唇检查了片刻。

喉头几番滚动,他克制着沉重灼热的呼吸,以强大的自制力松开她。

“你倒是想得美,穿上衣服滚,我不干脏穴。”

连欣本来被他看得腿间骚液淋漓,此刻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脸迅速红了起来,而后又变得煞白,两眼浮出盈盈的水意,她还没到这样不知羞耻的地步。

她低头蹲下来,从背包里翻出自己的衣服草草穿好,抱起东西就走。

“等等。”

连欣停下脚步。

“除了用洗澡间,你没在八楼偷什么东西吧。”

连欣身体轻轻颤抖,转身,将背包打开举起给他看,赌气说:“我的身体你都看过了,没有其他可以藏东西的地方,还是你要看看我的脏穴里有没有偷藏什么东西?”

男人轻轻挑眉,注视着女人气呼呼的脸,抬起手,挥了挥。

连欣收起背包,转身跑了,边跑边哭。

「宿主,请尽快与目标男性交媾,否则将继续执行惩罚。」

连欣气闷:“那也要我做得到啊!你看他那一副高岭之花的样子!”

「宿主,你的身体经过系统优化,性交感官极佳,世间身体不可能有超过你的,只要男性操干过一次,一定会成瘾,请你自信。完成每阶段任务系统都会给予你奖励,请加油!」

连欣:“神经病。”

回到出租屋后,连欣心神不宁地睡了,第二天起来忐忑不安,不知道上班会面临什么,会不会直接被主管叫去开除。

结果提心吊胆一整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反倒是出租屋的中介打电话给她要收回租屋,要她尽快搬离。

“老板,你这样是违约的,我去哪里马上找到合适的租屋啊。”

“没办法啊小姐,我也只是帮人打工的中介,这家房主的侄子要到旁边的F大读书,要搬进来,违约金他们会三倍付给你的,你只要马上搬走就行,其他租客都已经全部答应搬了,你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赖着啊,你一个人也承担不起这么贵的房租吧。”

连欣焦虑:“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马上搬要搬去哪里啊,能不能宽限我三天时间?或者有没有房东联系电话,我能不能求求他。”

她租住的是一家复式楼,里面本来分摊合租了七个租户,她不知道其他人是怎样,反正这么一下子让她搬走,她实在不能马上找到距离和条件合适的房子。

中介被她缠得没办法,说:“哎,要不然这样,我们这几天反正还要先为房东打扫卫生,你先搬到进门的那个杂物间里面,勉强可以住人,等我们打扫完,你也必须搬走。”

连欣当然满口答应,迅速把自己的东西都搬进了杂物间。

两天来,HD集团这边风平浪静,她供职的保洁公司也没有任何异常,连欣除了仍然每天承受系统惩罚外,倒也没有别的,她根本不知道那天那个男人姓甚名谁,就算她每天在公司里悄悄找也找不到人,其实她之前从来没在HD集团里见到过这个人,就算系统每天危险警告也没办法,她就算想强奸他也要找得到人啊。

她坐在敞着门的杂物间里,在网上找租屋,已经看好了两处,正准备联系时,大门忽然传来开锁声。

她愣了一下,中介的清扫工落了什么东西吗,她走出去,与一个推着行李的高个男孩四目相对。

男孩英俊舒朗的眉眼微愣,看了看自己的钥匙:“我应该,没有走错?”

连欣反应了一下,这可能就是那个要搬进来的房东侄子,连忙摆手:“没有没有,你没走错,我是,我是原来的租户之一,我一时找不到地方搬,所以恳求了中介,希望能宽限几天……”

男孩谅解:“哦,是我来早了,反正假期没事,就提前来了,没关系,你不用着急,房子很大,我不是大象,占不了那么大的空间,你慢慢来吧。”说罢笑一笑,一口白牙非常阳光。

连欣松口气:“谢谢你,我会很快搬走的。”

男孩带上门,推着行李进来,看一眼她寄身的杂物间:“你就住在这?”

连欣尴尬:“嗯,暂住……”

男孩皱眉,手轻轻揽在她后背,将她推到客厅,抬头看了看:“女孩子怎么可以住这种地方,你随便选一间住吧,我又住不了那么多房间。”

连欣感受到年轻男孩宽大的手掌和略高的体温,敏感的身体瞬间燥痒,她略略退一步,说:“那怎么好……”

男孩自顾自说:“啊,你会做饭吗?”

连欣点头:“会……”

“会打扫吗?”

“啊,会啊,我是专业的。”

男孩闻言咧开笑容:“那你别搬了吧,帮我做饭打扫,我分你一间房,不要房租,可以吗?”

连欣睁大眼,还有这么好的事?

~~~~~

一间山顶独栋别墅内,男主人从床上辗转梦醒,一身大汗。

他伸手撑住额头,喉头滚动。

连续两天晚上做梦都在操那个女人的馒头逼……到底中了什么邪了。

他打开手机,给特助打电话。

“杰森,帮我查一个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