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迈开腿让我尝尝你

“乖儿子,你干嘛呢,给妈看看。”



这天我正打游戏,陈苗走过来一把将手机给我抢走了,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我今天刚十八岁,她跟我妈十多年朋友,几乎是看着我长大的,在她眼里我一直都是个小孩儿,没事儿就喜欢作弄我。



被她抢走手机我还是有些懊恼的,可是看见她今天的穿着打扮之后,一时之间顾不上手机。



她今天穿着件无袖旗袍,领口是黑色蕾丝的,能看到她兜在了罩罩里头,被挤压出一条肥嫩沟沟的巨大,再继续往下看,修身的旗袍包裹住了她的细腰,那点短得可怜的布料堪堪遮住大臀,穿着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凉鞋,她笔直的腿看的我都想亲一口……



今天她准备跟我妈去逛街,可我妈那慢性子估计挑衣服加化妆要个把小时。


 文学


我看她得意洋洋的样子,立刻回过神来了,急忙掩饰似的伸手去抢:“谁是你儿子!再瞎说小心我修理你!”



“年纪不大口气不小!不好好学习玩起游戏来了!就不给你!叫我妈我就给你,怎么样?”



陈苗握住我手机的纤纤玉手在我面前晃了一下,眼看着游戏就要输了,我哪儿还顾得上那么多,说了句“叫屁”,上前一步就要抢,陈苗察觉到了,急忙往后退,谁知道她一不小心撞到了后面的茶几。



眼看着就要摔了,情急之下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把人给拽了回来,谁知惯性太大,我一下子跌坐回了沙发里,而她站立不稳撞到了我身上。



因为我是坐着的,她是站着的,这体位很尴尬,她那对富有弹性又滑嫩如豆腐的一对直接压在了我的脸上,我只觉得软绵绵滑溜溜的,还带着一阵馨香,美得我差点窒息。



陈苗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扶住沙发站稳了,有些生气的指着我鼻子道:“小子,翅膀硬了,敢这么对我说话?”



我刚才看她穿的那么骚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反应了,这会儿又被她那一对揉了一遍我的脸,我只觉得血都冲到底下去了,看着她那对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我本来对她垂涎已久,这时恶向胆边生,对她挺了挺腰说:“我就是硬了。”

陈苗气的脸红,看样子还想要骂的,但是突然察觉到我好像哪里不对,低下头看了一眼,那股泼辣的气势顿时散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支棱起来的裤链处。



“你,你……你这孩子哎!我不管你了,我上楼找你妈去!”



游戏输了我本来心情就不好,加上她在不经意之间一直挑逗我,我当下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狠狠把人拉进了怀里,陈苗大惊失色,想要推开我,可我却狠狠的顶了她的臀一下。



陈苗惊叫一声,可我哪儿还能管得了那么多,我隔着衣服一把捏住了我一直心心念念的那对,那种弹性十足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打了个颤。



“你不是一直想当我妈吗?当妈的是不是得给孩子喂食?嗯?”



陈苗好像是被我吓到了,我大着胆子一手抓住她的一只,另外一只手顺着透明的肉色丝袜滋溜一下滑入了她的裙摆底下。



陈苗有些害怕的问我:“你干嘛!”



“你说呢?”我胆大包天,一边用涨的不得了的碰着她的臀,一边触碰她的柔软。



陈苗力气小,挣脱不开我的禁锢,我伸手一把将她的裙摆拉了上来,那圆润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看到这肥美我咕咚的一声吞咽了一口唾沫,陈苗丝袜里面穿着的是肉色的蕾丝内裤,那儿全都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这样的极品不用来后入就太可惜了!我瞬间上脑,一把将人摁在了沙发上,陈苗这会儿没法动弹了,只好低声让我住手,声音哆哆嗦嗦的说:“我可是你的长辈!”



我哪儿还能顾得上这些,一把扯烂了她的丝袜,她现在是撅着对着我的,看到那破了的丝袜我顿时兽性大发!



“陈姨,你好骚啊,你是不是想要了!”



就在我要拨开陈苗的内裤提枪的时候。

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


“周明!”



她突然叫了我的名字,我愣了一下神,她竟然反手一把打在了我那儿上,一瞬间我仿佛听见了蛋碎的声音……



我疼的脑袋一片空白,捂住蹲了下来。



“你你,你这个!”



陈苗被我刚才的作为吓到了,可是现在看见我一幅动弹不了的样子,顿时害怕了起来。



“你没事吧?”后面那句转为了担忧。



我也不是头一回蛋疼了,这会儿哪还有什么心思,她上前来要查看我的情况,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妈的声音从二楼传了过来:“陈陈,你上来给我拉个拉链!”

我们两同时吓了一跳,尤其是我,心里既害怕又觉得刺激。



陈苗也吓得不轻,慌忙上楼,赶紧应了一声往楼上跑去。



看见她上楼了,我也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是不成的了。颇有些恋恋不舍,可我也不能让我妈看见我这个样子,否则肯定要被骂个狗血淋头。



思来想去,我还是捂住还在发隐隐作疼的裆部一瘸一拐的走回了我一楼的房间去了,陈苗刚才下手还真是狠啊,我到现在还觉得疼的慌。



陈苗和我妈下楼的时候,她上去一会儿之后,就装作很镇定一般的下了楼来了,下楼的时候看了一眼四周,没看见我后似乎松了一口气,可她不知道,我当时正躲在门框后面看着她。



见陈苗跟我妈走了之后,我也没有心情了,急忙脱下裤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确定没有坏掉后,我这才是松了一口气。



虽说刚才没有真的办了她,但是我手上的触感却十分的强烈,这会似乎还残留着那滑嫩嫩的感觉。



说实话,我老早就想这样对她了,要知道我做梦的对象可都是她。



疼过了之后我又想着陈苗那滑嫩,虽然没进去,但是我的手指还残留那种香味,我闻着想着,伸手进裤裆里滑动起来,一边玩着一边幻想着陈苗被我压在身下的场景。



没啥事情做,我在家里觉得闷得慌,也疼的厉害,没办法,我只好躺在床上幻想个不停。



要不是我妈叫了一声,就算疼我也肯定要把她压在沙发上,用我那儿狠狠的贯穿她。



陈苗看起来应该很久没那啥了,不然怎么会那么饥渴,只是被我碰了几下就颤抖个不停。



那软柔滑嫩的触感包裹着我的话,肯定会特别的舒服,我越想越觉得兴奋,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加快了不少。



弄了好一会儿,只觉得头脑一阵兴奋,身体哆嗦了一下,我就出来了,之后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睡了也不知道多久,忽然感觉到有只柔软的手贴在了我的面颊上,我迷迷糊糊的就醒了过来,一看身边坐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陈苗!



我睡醒的时候陈苗就在我的床边用细嫩的小手抚摸我的脸,陈苗见到我醒了,急忙把手给收了回来,咳嗽了一声,说道:“儿子,你没事吧?”



我看的出来陈苗还是放心不下我的,就算是我做了那样的事情,她逛街回来了也一样是担忧我今天是不是出事了。



我知道陈苗心软,但如果再加上今天色令智昏,我确实头脑也混沌了许多,要是陈苗把这事儿告诉给我妈知道的话,那我肯定会被我妈揍个半死。



我不能让我妈知道这件事,可是面对陈苗我还是贼心不死,于是我装作很痛苦的样子说:“被你打了一下,我特别的疼,感觉快死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有演戏的天赋,总之我做出来的样子很像,陈苗听了之后更担心了,着急的问:“那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嗯……很疼,而且我下午的时候还尝试能不能起来,可是都没用了,我是不是坏了……”我可怜巴巴的看着陈苗,陈苗果然是愧疚了。



“你,你别胡说八道!就那么一下怎么可能就出事儿呢!”这话前半部分说的底气十足,可是后半部分就显得不太对了。

陈苗想了想,还是忧心忡忡得说:“要不,我带你去看看医生?”



“不用了,我可以让我妈带我去,不劳烦你了。”我摇摇头,说完就下了床,陈苗赶紧拉住了我的手,那柔软的小手握在手心里别提有多舒服了。



“你可别去!”陈苗脸红了红,可能是为了今天的事情觉得有些羞耻,也担心这件事让我妈知道了之后三个人的关系就这样破裂了。



“可我不能让你带我去看医生。”我摇摇头。



陈苗见到我那么坚定也有些生气了:“这怎么就不行了啊?好歹我也算你半个妈呢!”



我可从来没有想要认陈苗做我妈,屋子没有开灯有些暗,外面的路灯投影出来了一些亮光,勉强照亮了我们两个人,我直勾勾的看着她。



我色眯眯直勾勾的看着她,她似乎是被我的眼神看的有些害怕了,慌忙后退了一步,看样子是想要把自己的手给抽回去的,可我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我可从来没当你是我妈。”



我这眼神意味深长,陈苗慌了,脸蛋上起了一阵红晕,我也不是没有谈过恋爱的人,知道不管是什么年纪的女人都会有这样少女的娇羞的。



她们渴望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都能得到足够的关怀,这会让她们很快就沦陷。而且陈苗已经离婚好几年了,都说三十岁的女人猛如虎,我就不信陈苗自己没欲望!



我心想我早晚要把她拿下!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不能告诉你妈!你也知道你妈的脾气,到时候非打断你的腿!听话吧,我带你去医院看看!”陈苗十分坚定。



我当然也不想真的把这事告诉我妈,于是半推半就的点了点头。



陈苗把我带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看见我妈在客厅看电视,她说:“姐,我带儿子去玩,迟一点就送回来。”



我妈对我基本上都是放羊式的教育,正在涂指甲的她头也不抬,听见陈苗这样说,便点了点头:“去吧,玩的开心点。”



我和陈苗两个人出了门,外面停着陈苗的车子,我坐在副驾驶上。陈苗带着我上了车,平时都是我坐后边儿的,这会儿我却坐在副驾驶上去了。



陈苗发动了车子,我看着她还穿着今天出去的那身旗袍,坐下来之后这旗袍朝上拉扯了一些,露出了大半截的大白腿。



我今天粗暴的扯烂了她的丝袜,从外面看不出什么,但是屁股那里肯定已经是烂掉了的,没想到陈苗竟然还穿在身上!



我不禁有些呼吸急促了起来,当然了我说我不能起来的这话,根本就是假的。



我眯着眼睛看着她那细嫩白皙的大腿,手拿起一瓶水拧开了瓶盖,就在车里发动的时候我装作不经意,把水撒了出来,正好撒在了陈苗的腿上。



“哎哟!你这孩子!”陈苗赶忙要去擦。我抽出来了几张纸巾,一把握住了陈苗的大腿擦了几下,我的动作很慢,手指在陈苗的大腿根部滑动。

我摸到里面那一片热乎乎的,丝袜烂掉了,所以伸手就是大腿根部的软肉,也是女人很灵敏的地方,我故意特别的轻柔来回挑逗。



陈苗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连忙推开我:“你干嘛啊!”



“陈姨,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还生我气?”我只觉得手下的大腿光滑细嫩的,包裹在丝袜里,滑溜溜的,这双腿要是缠在我的身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呢!



“没有没有。”陈苗眼神闪烁,随后发动了汽车开往医院。,所以我看了一眼就赶紧移开视线了,生怕自己起了反应被陈苗察觉。



这次我要让陈苗对我心中有愧,所以打定了主意,待会去了医院我不能老老实实接受检查的,得装病,让陈苗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我暗自的在心中打起了小算盘来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医院,可陈苗也不知道男人那个部位要做什么检查,一时之间有些犯难,站在我边上可怜巴巴的看着医院四周的人,实际上我觉得陈苗那着急的模样真可爱。



她咬了咬红唇:“这,这应该是要去看男科吧?”



我摇摇头,又表现出特别害怕的样子:“我不想去了,我怕检查出来我废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你个傻孩子!废什么废,要看了医生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陈苗有些生气。



“我害怕了,我不去了,我丢不起这个人!”我硬是不去,陈苗着急的就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见她马上就要上套了,我心里暗喜,又说道:“陈姨,我真的不想被别人嘲笑,要不我们回去,你私底下再帮我看看?”



陈苗听见这话,脸立马就红了,见我就是不肯,只好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了,于是在医院晃一圈之后就带着我走了。



我们两个人坐在车上时,她车子还没开出去,为了缓解她的情绪,我就问:“你今天不用去工作吗?”



陈苗的工作是晚上去的,在夜场做经理,来钱快,见识的人也多。我以前跟我妈去过好几次,不过我知道这可是很正经的夜店。



但是我也看的出来陈苗的客户多,像陈苗这样的离异女人,长的又那么好看,身材也好,肯定有很多男人争相追求的。



“休假了,小明,你真的不去看看吗?”陈苗问我,言语之中还是十分担心。



“陈姨,我真不想去了,我觉得太丢人了。还有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你就当我是猪油蒙了心。都怪我那些同学,上次给我看了那些小电影,我才会色胆包天的。加上你又那么好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现在也算是受到了惩罚了,我知道错了,陈姨你就不要怪我了好吗?”



我十分诚恳的说出来了这样一连串,可能是因为我下面都“不行”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担忧的点了点头。



当然我是故意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才能让她感觉我是真的诚恳认错了。



事实上我怎么可能真的死心?



“陈姨,要不你现在帮我测试一下?”我贼心不死,陈苗听见我这样说有些的疑惑,问我怎么测试。



“那个,男人要是摸女人的胸,好像是很有感觉的,我可以摸一摸吗?”我眼巴巴的看着陈苗。

“胡说什么呢!”陈苗立刻捂住了自己的那对柔软。



“是我错了,陈姨我没有别的想法的,你不肯就算了,真的。”我缩在了一边,耷拉着脑袋很可怜的样子。



陈苗好一会儿才问我:“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立刻点了点头:“当然了!陈姨我不骗人的!”



“那,那好吧。”陈苗松开手,我看着那对挺翘,当下吞咽了一口唾沫:“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事的。”



“别废话了快来!”陈苗看我墨迹,于是直接握住我的手贴在了那对上,隔着柔软的布料,我感觉到了那体温和触感,还有微微凸起的,我的手用力了一下,身体也跟着兴奋了起来。



盘着着这对东西,我那也蠢蠢欲动了,我揉搓了几下,特别是摸那小豆子,陈苗面色红润,被我揉的相当舒服,身体也忍不住扭动了起来。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在车上办了她的!



“怎么样,有感觉吗?”陈苗娇喘着问我,我哪里还忍得住,当下要化身为狼!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手电打过来:“喂!这里不能停车!”“那,那要不咱们观察几天,这要是真的出了事就赶紧的去医院,可不能这样了知道吗?”陈苗拿我没办法,叹了一口说道。



这可把我们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我的赶忙收回了手,陈苗则是惊慌的对着那保安说:“我现在就开走。”



车子开出去之后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对陈苗说:“陈姨,没,没反应。”



陈苗吃了一惊:“那,那怎么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