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小核花珠强行gc~揉捏花蒂出水小核嗯嗯啊

“杨翠萍!”沈小峰急忙跑了过去,一边低呼着她的名字。


杨翠萍躲在院墙的阴暗处,本来看到人影跑过来要进屋的,没想到听到了沈小峰的声音,急忙惊喜地走了出来。


“你跑去哪里了?我等你半个小时了。”杨翠萍眼含春意,露出一丝媚笑看着他。


沈小峰心里暗笑,二柱出来也就十来分钟,哪有半个小时,不过他没揭穿,心里明白杨翠萍怕是想得不行了,便急忙抓住了她的手,拉着往家里而去。


开了门,沈小峰也不开灯,在黑暗中捧起了杨翠萍脸颊,大嘴吻了下去。


“唔~”杨翠萍娇吟一声,两手急急忙忙地去解沈小峰的裤腰带。


她的娇躯跟火炉子一般滚烫,浑身散发着成熟妇人特有的香味,沈小峰一边亲吻挑拨,两只手按在他的傲人之处,感觉到她里面什么都没穿,顿时心中一热。


“快到床上去!”杨翠萍急急忙忙在沈小峰身上碰了几下。


沈小峰一把就抱起了她,迅速地钻入了房中。


“怎么来?”沈小峰在她身上摸索着。


“你躺好,让我来!”

 文学


沈小峰感觉碰到了一处的地方,让他打了个哆嗦。


“你别动,让我来……”杨翠萍发出娇呼,自顾说着,扭动着双臀。


嗡嗡嗡!


床边的手机震动传来,沈小峰气得想骂娘。


“我没带手机!是你的!”杨翠萍急忙从他身上下来。


“继续。”沈小峰拉过她的手放在了身下。


“死相~”杨翠萍娇嗔一句。


浑身的舒爽让沈小峰暗暗吸了口气,他拿过手机一看,竟然是嫂子打过来的。


“别摸了!是我嫂子!”沈小峰一急,抓住了杨翠萍的手,赶忙接通了电话:“嫂子,怎么了?”


“小峰,你快过来,家里好像进了一条蛇,嘶嘶的!快点啊!”李甜发出了哭腔。


“我马上过来!”沈小峰后背顿时发凉。


“怎么了?”杨翠萍有些不满。


“我嫂子家里好像进了一条蛇,我得赶快过去看看!”沈小峰一把推开了她,急忙穿上衣服。


“蛇啊!”杨翠萍惊叫了一声,“你赶快去,小心点啊!”


两人急急忙忙出了门,外边刮着大风,空气凉爽,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你回家去吧,我一个人可以搞定的!”沈小峰从门后提了把锄头出来。


一路狂奔,沈小峰来到了李甜家里,门口打开,里面开着灯,李甜瑟瑟发抖地蹲在了篱笆院旁。


“嫂子!现在怎样了?”沈小峰急忙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小峰!”李甜扑进了沈小峰的怀中。


“别怕,有我呢,蛇在哪?”沈小峰急忙摸着她后背安慰了起来。


“在里面呢,好像爬到柜子下面了。”李甜紧紧抓着他的衣服,身子还在颤抖。


“好,你跟在我后边,别怕。”沈小峰握紧了锄头,来到了门口。


屋里开着灯,沈小峰的目光一寸一寸搜寻着地面,门缝里也看了看,没有发现蛇的影子,他进了屋里,在墙角的橱柜下发现了一条黑黄相间的大蛇,三指来粗,身子卷成一团,比脸盆都大,有点吓人。

原来是条菜花蛇,看着吓人,其实没毒的,沈小峰伸出锄头,轻轻拨动这条菜花蛇。


“嘶嘶~”菜花蛇身子迅速舒展,发出吓人的声音,它突然游动起来攻击锄头,身子缠上了棍子。


“嘿!”沈小峰顿时乐了,没想到送上门来,他赶紧将锄头放倒,一脚踩住,将菜花蛇的脑袋压在了地上。


“嫂子没事了,我抓住它了。”沈小峰转身得意地笑着。


“好大啊这条蛇!吓死我了。”李甜拍着傲人的部位,沈小峰这才发现她穿得有些暴露,单薄略带透明的吊带衫,里面好像什么都没穿。


咕咚~他吞了一口口水,李甜脸色一羞,急忙转身:“你快把它抓起来吧。”

揉捏小核花珠强行gc

“嫂子,你怎么不穿内衣啊?”


“女人睡觉都不穿的。”


“是吗?”沈小峰捏住了菜花蛇的脑袋,将它提了起来,菜花蛇立刻缠上了他的手臂,力道还有些大。


李甜急忙去找了个蛇皮袋子,让沈小峰放了进去。


“应该有五斤多,下次赶集拿去镇里,卖给那些酒店,应该有五六十一斤吧!”沈小峰开心得不行。


“你先带回去家里,我有点怕。”李甜惧怕地看了一眼蛇皮袋,那条菜花蛇在里面左右突突,动静有些大。


“我今晚不想回去了,我想陪你睡~”沈小峰趁机握住了她的手,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领口的位置,他的魂都要陷进去了。


“这怎么行?”李甜瞪了他一眼。


“那让我试一下。”沈小峰当然知道不可能了,他是以进为退,目标是她的胸口。


“哎,你这坏家伙!”李甜无奈,羞涩地闭上了眼睛:“快点!”


沈小峰得令,两只手迅速抓住,那感觉,让他爱不释手。


“可以了!”李甜将他手给拍下,脸蛋成了西红柿。


“那我走了啊!你注意点,把门给关紧了。”沈小峰提着蛇皮袋出了门,吹着口哨回到了家里。




早上沈小峰是被惊雷给吵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外边灰蒙蒙地一片,刮起了大风,不多时,豆大的雨点击打在玻璃窗上,想睡也没法睡了。


一场雨下到了中午,李甜喊他去家里吃饭,今天她换上了干活才穿的长袖花汗衫,腿上也穿着厚实的长裤。


“嫂子,要去拔花生吗?”一进屋,沈小峰就抓住了她小手。


“是啊,下雨了要是不拔,要长芽了,今年的长势本来就不好。”李甜笑容动人,摸了摸沈小峰脸颊:“你先坐会吧,我去把菜给热了,早上就做了不少。”


“嗯~”沈小峰非常享受现在的时刻,李甜像是自己的妻子一般。


吃完饭,两人便带上锄头木桶出门,沈小峰本来想叫上杨翠萍的,她之前答应过会帮自己家拔花生,可转念一想,他本来就恨不得要多和李甜呆两天,杨翠萍要是来了,不是更快干完活吗?而且来了也是个电灯泡,索性就不叫了。


经过一上午暴雨的洗涤,外边的空气清晰,纤尘不染,凉爽的清风吹来,还混合着李甜身上传来的清香,沈小峰在这一刻快要沉醉,恨不得时间永远停留在这样的情景之中。


“李甜妹子,下地拔花生啊?”刚刚出了村子,前面走来了一道人影,没到近前就开始打招呼。


“是啊,嫂子。”李甜微微地笑着。


“桃香嫂,吃饭了没啊?”沈小峰也急忙打招呼,来的人是桃香嫂,也是一位寡妇,生的秀气端庄,比李甜矮了一些,但却更丰满,丰腴的翘臀引人注目,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看两眼,这也是为什么村里很多人都会去拿她来开荤段子。


“早吃了,我说下了雨过来地里看看花生,得要拔了,唉~我一个人也不知道忙不忙得过来,不拔了的话就发芽了。”桃香嫂幽幽叹了口气,有些羡慕地看着李甜,对方也是寡妇,所以平日里两人走的也挺近的,但是李甜还有个小叔子帮前帮后,而她除了一个在上小学的女儿,什么人都帮不到她。


“你家种了两亩多吧,可真够勤快,回头我拔完了去帮你吧。”李甜心地善良,也明白桃香嫂家的情况,主动提出了帮忙。


桃香嫂顿时惊喜:“那多亏你啊,你们先去,我也收拾下东西去地里!”说完她就匆匆往家里跑。


“嫂子,你心可真好。”沈小峰忍不住夸赞李甜。


“桃香嫂一个人挺苦的,平时村里也就她和你会跟我说说话,能帮就帮上一点吧,反正又不会掉块肉。”李甜嫣然一笑,如绽放的荷花般,看得沈小峰一呆。


“你找打!在外面呢,还这样看我!”李甜脸色一红,踢了他一脚。


“哎呀,嫂子你太美了,你一笑我就走不动道!”沈小峰傻傻地笑着。


“别贫嘴了,快点下地去,早点干完我给你奖励。”李甜嘴角含着笑,快速地往前走着。


“什么奖励啊!”看着李甜扭动的双臀,沈小峰吞了口口水,立马追上去。


“等拔完花生了我再跟你说。”


“好吧!”


来到地里,田沟里还有水,李甜赶忙疏通了出水口排水,不然地里就太涝了,反而不好拔。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何况还是心爱的女人,和李甜并肩一道,沈小峰感觉有使不出的力气,根本就不觉得累,让李甜看得都忍不住叫他停下来休息。


这块花生地有半亩多,一下午的功夫,两人搞定了大半,李甜喊收工喊了两回,沈小峰都没停,天要黑了下来的时候,他才一屁股坐在了田埂上,喘个不停。


回到李甜家里坐下来,沈小峰才觉得浑身有些酸痛,活动下肩膀腰部就忍不住喊痛,主要是昨天太累了,今天又没停地干了一下午。


“看你这熊样,刚才的劲头去哪了?早让你休息一下嘛,坐着,我去做饭。”李甜伸出青葱玉指,在他脑门上戳了一下,转身出了屋子进厨房去了。


吃过饭后,李甜也没停,收拾好了碗筷,又跑了壶热茶,才停下来和沈小峰坐在了一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