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腿间疯狂驰聘 |把腿张开乖我添你3p

“小赵大夫,你看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了?一看到你这样的年轻精壮的小伙子,浑身就直发热。胸口那里都涨得厉害,好像随时能挤出奶来似的。”

少妇扭动着身子,暧昧地说着。

小兽医此时也在天人交战着,本能告诉他,美色当前这种货不上白不上。但他的大脑深处有一个声音却说,这种人尽可夫的烂货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胡二杏见小兽医虽然那里被她弄得反应很大,但身上还是迟迟没有其他动作,心中不免有点焦躁。

“这时候,孟大庆应该带着人已经到这兽医站外面了吧,那老家伙说了只要我帮他弄成了这件事,今后孟家屯的低保指标就会安排给我们家一个,我还得加把劲才成!”

不出胡二杏的猜测,这时候孟大庆已经带着孟大国孟大军兄弟和侄子孟广发一共四个大老爷们,手拿绳索和棒子悄悄地溜到赵家兽医站的墙外埋伏了起来。

“二叔,这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是不是已经干上了?我们冲进去吧!”

孟广发跃跃欲试地问道。

“急个屁,有道是抓贼见赃,捉奸见双。他是个大夫,如果不是两个人都脱了衣服正办事的时候被我们抓住的话,用一句正在给二杏体检,就能糊弄过去,以后他有了防范这事就不好办了!”

老谋深算的村长孟大庆吸了口烟卷,慢悠悠地说道,这坏主意是他出的,他早就考虑好了一切。

……….

兽医站屋内,胡二杏已经把身体趴到桌子上,探到小兽医面前挤着露出雪白的一片,上半身一耸一耸,向赵本严轻声密语着。

“小赵大夫,你就帮人家看一看吗?好不好?放心好了,人家不会说出去的。你想怎么检查人家身体都成的………”

她的声音很娇媚。

“你这身体上的毛病,我怕我治过以后你会上瘾的…….”

感觉到脸上被胡二杏喷过来的阵阵香气,赵本严有些意乱神迷地说着。

 文学

“那就快点治吧,人家等不及啦。”说话间,胡二杏忽然伸过一只手抓住了小兽医那地方!

常年务农二杏肉乎乎的手,自然赶不上孟晓华白皙纤细,不过胜在业务熟练,手法劲道有力。

虽然还隔着厚厚的牛仔裤,但还是精准地一把抓住赵本严的要害,不停扭动扣挠着。

“二杏嫂子,二杏嫂子……你别急,别急!”

赵本严赶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借机摆脱了这个少妇的魔爪。

“看不出来,小赵大夫人长得高高瘦瘦的,这里的个头却是不小啊!嫂子更想让你检查了。”

少妇也站起身来,绯红着脸庞瞄着小兽医的那里笑嘻嘻说着。

“嫂子,请冷静冷静!到这张台子上来躺好,我这就给你治疗!”

小兽医手一伸,把胡二杏让到他平时给牲口宠物打针做手术的台子上平躺下来。

“在这检查?”

虽然心中生疑,但是一来为了完成孟大庆的任务,二来刚才手指感觉到小兽医那里的尺寸也深深刺激到了她那颗燥热的春心,胡二杏还是顺从地躺到那个台子上,并大刺刺地张开了腿,似乎随时等待着小兽医上来冲锋。

赵本严动了动喉结,好不容易才把目光从两条粉白的大腿间移开,拉过台子上两边绳索,把少妇的两只手腕和胳膊都用固定住。

“小赵大夫你还喜欢玩这种啊?我只在电脑的小电影上看过啊,这东西好玩吗?”

胡二杏拉了拉两边绳套有点不好意思地问小兽医。

“好不好玩,你一会就知道了!”

说罢,赵本严伸手从爷爷留给他的针袋里取出十几枚长如牛毛的金针,放到酒精的盘子里开始消毒。

“ 这……这是要干什么?”

看着足有七八厘米长的金针,胡二杏终于感到有点不对。

“干什么当然是要给嫂子你治病了!嫂子你不要动哦,我要扎了!”

小兽医取过一支金针,手法熟练直接刺进胡二杏面部的天池穴位上。

“啊!好痛啊!小赵大夫,你快拔出去吧啊!啊!啊,我受不了……”胡二杏哭天抢地的大声叫着。

看着眼前少妇的大哭大叫,赵本严脸上流露出狡黠的微笑…..

“咋了?这二杏怎么叫这么大声?”正在外面偷听的孟广发疑惑问着他二叔大庆。

“按说,不能啊!二杏那娘们我可是知道的,把我累个半死她都不当回事的,居然能被这小兽医弄成这样?难不成赵本严这小瘪犊子真长了个驴那么大的玩意??”

孟大庆也有些疑惑不解。

“哎呀!老二你管他家伙多大干啥?就算他长了个大象那么大的,我们也得进去抓流氓不是?刚才二杏也喊着让小兽医赶紧拔出去,受不了什么的,那证明两人肯定在里面真刀实枪的干上了啊,咱赶紧冲进去抓人啊!”

一直没做声的孟家老三孟大军说道。

“对,老三说的没错!咱们这就冲进去抓人!”村长孟大庆一拍脑壳,领着自家的几个兄弟直接冲向兽医站的大门。

……….

“咣当”一声,兽医站的大门被撞开。

几个老爷们凶神恶煞似的冲进屋内,却呆若木鸡站在原地看着屋内的男女。

“呦,孟大叔,二叔,三叔还是广发哥,是什么风把你们几个大晚上的吹到我这小兽医站来的?”

站在屋中手持金针的赵本严,笑呵呵看着闯进来的几个男人。

“赵本严,你把胡二杏绑到这台子上想干什么?”

虽然眼前的景象让几个人吃了一惊,但孟大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

“没什么啊,二杏嫂子刚才来找我看病,说我铁柱哥一进城打工,她这浑身就不舒服,让我帮帮她!本来我也不想帮的,架不住她苦苦哀求,哎,医者父母心啊!我就琢磨着用爷爷家传的金针刺穴的疗法,帮她去去肝火调剂调剂肾水,但是这疗法挺疼的,我又怕她受不了乱动,就用绳套帮她固定一下啦?是不是二杏嫂子?”

赵本严笑道。

“是,是,是这么回事,小赵大夫快,快帮我把针给拔了吧!你这一针下去,我这病都好了…..”

胡二杏痛的脸色发白有气无力地说着。

“哦,那我这就给你拔针。”

在我腿间疯狂驰聘

小兽医伸出手指麻利地把少妇脸上的金针拔出,弄得二杏又是一阵吱哇乱叫。

“是,是…..是这么回事啊,二杏下回看病记得早点来,这弄得大晚上的鬼哭狼嚎的,别人还以为出了啥事呢?”

孟大庆脸色铁青地看着台子上狼狈不堪的少妇。

……

半小个小时后,小兽医看着人走屋空的兽医站里,抹了抹头上的冷汗。

“幸亏刚才笼子里的大黄时不时地向门外低低的叫一声,好像外面有人?而且老子看胡二杏那娘们虽然一副发浪的样子,但眼神却是飘忽不定,时不时地向门外张望。果然是和孟大庆那个老王八蛋串通好了,想来陷害老子,好险好险!”

小兽医心中回忆着刚才的一幕,都有些后怕。

……..

一夜无话,早上起来的赵本严给笼子里大黄的手术刀口处换了换药,又把昨天采回来的草药晾晒到院子里,好一通忙活。

“本严,本严快和我走!”院子外面传来二胖的叫声。

“干嘛?没看我这忙乎着呢吗?”小兽医不耐烦的应了句。

“快和我去村头啊,咱们孟家屯来了个城里的大美妞啊!”二胖的回答立刻让赵本严放下了手上的草药……..

“啥?啥美妞?还从城里来的?”

虽然赵本严比二胖成熟老练的多,但是一遇上美女这种令雄性荷尔蒙激增的事物还是一样没什么抵抗力。

“就是刚刚从城里师范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啊,作为援教项目愿意到我们这孟家屯的小学来当半年的实习老师,哎呀具体的情况我也说不清楚,你去了就知道了。”

二胖兴奋地道。

说话间他拉着小兽医,两个人匆匆忙忙地向村头跑去。

这时候孟家屯的村头已经挤满了男女老少,不少小孩都骑到土墙上,二胖和小兽医加进到了围观的人群中,不停地向远处张望着。

不多时,一辆大马力的吉普越野车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很快就驶进了村口停了下来。

从上面下来一男一女两个背着行李拿着不少生活用品年轻人,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村长孟大庆赶忙迎了上去。

“请问您就是新来的苏若雪老师吧?”村长孟大庆热情地打着招呼。

“对,我是。”一袭白裙的年轻女孩俏生生地一笑回答着。

“你好!我是他的男朋友,我叫王剑锋。”身边一身名牌休闲服的小伙子自我介绍道。

“啊?男朋友?”

村长孟大庆被闹蒙了,到农村当支援教育的老师咋还用带男朋友来呢?

“孟村长您别听乱说,他只是我的大学同学,听说我要到孟家屯当老师,说什么都要来送我到这。”

这个叫苏若雪的女孩赶忙红着脸解释着。

“哦,这样啊。没事,凡事到我们这来的我都欢迎啊!你看来了这么多乡亲们接苏老师你!”

说着,村长孟大庆把手一指周围的看热闹的村民,又忙着开始给苏老师一一介绍起来。

“嗞嗞嗞,本严你看看到底是城里来的女孩,你看人家小脸,粉嘟嘟透着白,你看这腿这腰,要不这裙子穿到人家身上这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人群中,二胖和其他男性一样对着新来老师的长相赞不绝口。

“是吗?还好吧?我倒还是觉得我家的晓华长得好看一些。”小兽医言不由衷地回了一句。

“算你还有点良心,今天就不打你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赵本严身后的孟晓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啊!晓华,你啥时候来的我咋都不知道呢?”赵本严故作镇静地说。

“早就来了,就看你是不是干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哪能够啊…..”

“本严,其实我是向你来辞行的,一会我就去坐车回县城再坐火车回学校了。”

孟晓华突然眼圈一红的说道。

“啥?你才放了几天暑假啊,这就回学校了?”

“刚才上午,学校的老师来电话了,说有一个特殊的项目必须赶回去完成,哎!我也没待够呢!”

女孩恋恋不舍地说着。

“那………”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小兽医语塞了半天,突然一个前扑把孟晓华拥进怀里轻声细语地说道:“那等你毕业回来,赶紧嫁给我,好让我到时候能天天给你检查身体!”

“呸,谁要嫁给你。”孟晓华嗔道。

虽然嘴上骂着,但女孩还是没有挣脱小兽医的怀抱,甚至在他的脸颊旁轻轻地亲了一口。

……….

“本严,你别难过了。晓华还是会回来的。”

看着赵本严呆呆望着孟晓华远去的背影,二胖好言安慰道。

“难过?谁说我难过了?上天本来就是给我安排了一大片树林子,我还能照看不少需要我呵护的树木呢!走,去看看城里的美妞去!”

转过身的赵本严忽然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表情轻松地向村中走去。

………

这时在村中早已废弃多年的孟家屯小学里,刚刚把行李和生活用品都放妥当的苏若雪,把村长孟大庆和一些来帮忙的村民都送走了, 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她和王剑锋两个人。

“若雪,你看这条件多差啊,你自己住在这我可不放心!”王剑锋在一边抱怨着。

“不错了,比我想象的好多了,起码很干净!”女孩苏若雪倒是很看得开。

“那也不行,你看这里村民包括那个什么村长在内,一个个看到你就像狼见了肉似的,恨不得把你给生吞了!你要是不走的话,我就也留在这保护你!”

“你留下来保护我?我怕到时候先被你给吞了!”女孩蔑视地看了王剑锋一眼。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喽?”王剑锋话锋一转。

“我早原谅你了,只是我们的情侣关系已经结束了!”苏若雪淡淡地说。

“那…..那我走,不过大老远给你送到这来,临别之前怎么也得让我抱一抱吧?”

王剑锋提出最后的要求。

苏若雪眉头一皱,有心拒绝,但又实在不想那么拒人以千里之外,于是低头表示默许了。

王剑锋赶忙伸出臂膀把苏若雪抱在怀里,并且用嘴唇开始啃咬女孩的耳垂。

“嘶……”

敏感部位上的刺激让女孩抽着冷气,苏若雪开始后悔答应这个要求。

两个人交往了二年多,王剑锋对她身上的敏感地方了若指掌,没亲吻几下就开始让女孩吐气不匀了。

而且下面的两只手也不老实起来,有一只已经开始顺着白色纱裙前襟轻轻拨弄起苏若雪胸口那柔软的地方。

“不行,不行……剑锋不可以……”苏若雪用力地想把王剑锋的手推开。

“啊……”女孩发出一声娇媚的尖叫声,整个躯体不停地战栗着。

原来不知何时王剑锋的另一只手已经从纱裙裙摆里摸了上去,并沿着修长圆润的大腿深入到了女孩粉红色的内内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