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泡温泉的时候做了| 蹂躏泄欲稚嫩的身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小洁,能不能让孩子吃吃你的奶?”陈小雅在城里打工,大孙子哭的实在厉害,老朱硬着头皮来到了女儿朱小洁的房间。

  朱小洁今年刚十八,是老朱的养女,辍学后跟着老朱在家务农,别看岁数不大,胸前那两坨饱满却发育的相当成熟。

  正因为如此,老赵被逼的实在没辙,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上了朱小洁。

  “我,俺又没奶,能成吗?”朱小洁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老朱的请求让她有些羞涩,但见孩子哭的实在厉害,犹豫了一会儿后,就答应了下来。

  女儿要给大孙子喂奶,老朱自然是要出去的,但小孩子粘人,只要老朱一走,就哭的更加厉害,老朱只好留在了朱小洁的房间。

  开始老朱还比较淡然,毕竟朱小洁是他女儿,在他眼里还是个孩子,但朱小洁掀起上衣之后,老朱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过去。

  很难想象,只有十八岁的朱小洁,胸前那两坨双峰竟发育的格外丰满,乳形又白又大,同时又浑圆挺翘。

  说起来老朱也是个可怜的人,老伴儿去世早,之后就没碰过女人,虽然对女儿朱小洁没什么恶念,但看到这一幕,下边还是不可控制的出现了一些反应。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这时候他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老伴儿年轻时的模样儿。

  “我,好像真的有用。”老朱失神中,本有些羞涩的朱小洁忽然惊喜的喊出了出来。

  老朱瞧了一眼大孙子,果真安生了不少,但同时注意力也全都放在了朱小洁那两坨硕大的饱满之上。

  朱小洁虽然没有奶水,但是大孙子含住之后却吃的津津有味,一只小手还在上边拨弄着,像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

  老朱松了一口气,可同时心里又充满了苦涩,因为朱小洁胸前的那两团饱满竟诱发了他一点儿冲动,好想摸上一把的样子。

  “小洁,我去给孩子冲奶粉。”老朱担心自己失态,急忙走出了房间。

  老朱的眼神朱小洁自然是察觉到了,虽然有些羞涩,但村里人没那么讲究,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父亲,稍缓和了一会儿功夫也便适应了。

  然而让朱小洁没想到的是,老朱刚出去,小孩就不安生了起来,原本只是咂着那饱满顶部敏感的小嘴竟咬了起来。

  小孩子没什么力气,但朱小洁那地方敏感的很,突然被一咬,不禁痛呼了出来。

  “我,你快进来看看。”小孩不松嘴,又不敢使劲儿拽开,情急中朱小洁只好喊了老朱。

  “怎么了小洁?”听到朱小洁的喊声,老朱没敢耽搁,放下奶瓶就跑了进来,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可能是被小孩咬疼的缘故,老朱进来的时候小孩刚好松开小嘴,只见朱小洁正满是痛苦的用手揉着胸前的那坨饱满,原本在里边陷的那个嫣红小点儿,竟渐渐的挺立了起来………

 “这,这是咋了?”老朱有些疑惑,眼睛下意识的看向了养女朱小洁那露出的两坨饱满。

  很难想象,只有十八岁的朱小洁胸前的饱满竟发育的那么硕大,在轻轻挤压揉动下还变化着形状,让本就不淡定的老朱,暗暗吃惊。

  “他,他咬我。”朱小洁撅着小嘴,胡乱的揉了两下,低头瞧了一眼那坨饱满顶部的嫣红小点儿,然后委屈道,“都……都肿了。”

  肿了?

  朱小洁的话让老朱有些错愕,那嫣红的小点儿分明是因为受到刺激后变的亢奋挺翘了起来,怎么能说是肿了呢,继而老朱又想到了什么。

  想必是老伴走的早,朱小洁又没上过几天学,小山村的姑娘很少有机会接收外边的信息,所以对自己的生理反应产生了误解。

  老朱打算把这些常识告诉朱小洁,但他一个大男人,话到嘴边就说不出来了,反倒是朱小洁的懵懂,让他感觉心里像是钻进了一只小虫子,既纠结又难受。

  “我,你怎么了?”见老朱不说话,愣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朱小洁抬眼疑惑道。

  “没,没什么。”

  老朱回过神来,忙摒弃了心里龌龊的想法,但他实在是单身了太久,望着朱小洁胸前那两坨饱满,想到朱小洁并不是自己的亲闺女,几个呼吸后,忍不住问了一句,“疼,疼的厉害么,要不,我帮你揉揉?”

  老朱的脸色有些窘迫,但本能似乎根本抗拒不了这种诱惑,忐忑中隐隐带着期待。

  “不用了,疼的也不是那么厉害。”老朱心里的抗争朱小洁自然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朱的正常关心,羞涩的笑着轻轻揉了两下,然后将衣服放了下来。

  那两团诱人的硕大被衣服遮盖,老朱失落的同时又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心说,朱小洁咋说也是自己闺女,怎么能有这种邪恶的想法呢。

  冲好奶粉给大孙子喝下后,老朱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可这时候小孩却不愿意离开朱小洁,小手还一个劲儿在朱小洁胸前拨弄。

  老朱本想让小孩留给朱小洁,可小孩或许是跟老朱呆习惯了,只要他一走,就呜呜的哭,无奈之下,老朱只好留在了朱小洁房间睡。

  喂奶的一幕,老朱还记忆犹新,毕竟是个大男人,如今又跟朱小洁躺在了一张床上,心里自然无可避免的会产生一些不正常的想法。

  而且夏天的被子特别薄,虽然没在一个被窝,但由于床小的缘故,他多少也能感觉到朱小洁身上的温度,以及闻到那股少女独有的体香。

  说起来,老朱有将近十年没碰过女人了,朱小洁胸前那两坨饱满的硕大在他脑子里根本就挥之不去,如今又躺在一起,着实让一把年纪的他备受煎熬。

  就在老朱被伦理跟欲望冲击的辗转反侧时,耳边突然传来了女儿朱小洁羞涩的声音。

  “我,小孩抓的我难受,要不…….你还是帮我揉揉吧。”

 小孩儿调皮,躺下后隔着衣服对朱小洁的胸脯也是又抓又挠,有时候还用嘴去咂,好不容易睡着,朱小洁也已经难受的够呛。

  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虽然碰她的是个小孩子,可由于是第一次被人碰的缘故,那两坨饱满又涨又憋的慌,说不上来的奇怪。

  床小,小孩趴在怀里也用不上力气,无奈之下只好羞涩的开口问老朱。

  听到女儿朱小洁的话,老朱心头狂跳了两下,刚才虽然也想那么干,但毕竟是一时冲动,顿时有点儿犹豫,真担心碰到养女那两坨饱满,他会控制不知心里的魔鬼。

  “真的可难受了,憋的慌。”见老朱不说话,朱小洁还以为老朱困了,语气娇娇嗲嗲,身体下意识蹭着床单扭动了一下。

  朱小洁虽然对男女之事不懂,但明白这个地方不能让人随便碰,但如果是自己父亲的话,她觉的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那好吧。”老朱苦涩一笑,既纠结又带着点儿莫名的激动将手从朱小洁背后饶了过去。

  接触到老朱伸过来的手,朱小洁心里还是蛮羞涩的,但想到自己的痛处,却还是配合的轻轻抬动身体,将上衣掀了起来,好让老朱快点儿摸到那两团柔软,帮她揉揉。

  单身了将近十年,这十年里老朱几乎没跟女人有过肢体上的接触,当双手触碰到养女朱小洁那两团硕大,老朱感觉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真的很大,一只手竟完全包裹不住,柔软中还透着坚挺。

  开始老朱还能挺的住,但欲望哪儿是那么容易控制的,反倒是心里的魔鬼冒出来之后,那种久违渴望的感觉,以及那一层禁忌关系,竟令他心头感觉到了几分异样的刺激。

  “小,小洁,这样行么?”老朱心里没底,试探性的用手包裹着朱小洁的饱满轻轻捏着,口干舌燥的问道。

  “嗯,力气可以……..稍微再大点儿。”被老朱碰到,朱小洁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本能却有点儿难为情的样子,特别是被老朱的手碰到之后,竟有种不同于小孩的奇怪感觉,好像心里某个地方被挠到了一般,不过那种感觉似乎真的很舒服。

  听到朱小洁略带娇软的声音,以及侧脸上的滚烫,老朱觉的自己整个人都不行了,想到朱小洁并不是自己的亲闺女,脑子里出现了一种很强烈的暗示。

  本来还能抵挡住几分欲望的糙手,揉着朱小洁那两坨硕大情不自禁的加大了力气,而且事情似乎跟他预想的一样,明明是在抚摸着,朱小洁却以为这是正常的按摩,以至于到后来让他心里的魔鬼近乎全释放了出来,就连下边的命根子都挺翘了起来。

  不过正当他没了束缚,两手肆无忌惮的抚弄着朱小洁那两坨硕大享受时,朱小洁忽然有些痛苦的轻喊了出来。

        蹂躏泄欲稚嫩的身体

  听的出来,朱小洁的声音还挺着急的。

  老朱自然知道朱小洁说的是什么,掌心下意识的在朱小洁那两团硕大的顶端敏感上蹭了一下,果真那两个嫣红小点儿完全挺翘了起来。

  想到朱小洁啥都不懂,此时又有些被冲昏头,老朱心里不禁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是这儿吗?”老朱大着胆子忐忑的在朱小洁那两团饱满顶端的敏感上轻轻捏了一下。

  “嗯………”或许是处女之身太敏感了,又或许是被老朱把身体里的悸动抚弄了出来,在老朱碰到那顶端的嫣红时,朱小洁羞耻的应了一声。

  “是这儿,怎么会这样啊。”朱小洁挺着急的,毕竟先前她那敏感是一直陷在里边的,从未像现在这样挺翘起来,对未知发生的事情免不了有些担忧。

  看样子朱小洁是真的什么都不懂,确定了这一点儿,老朱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犹豫了一会儿后,狠了狠心,忐忑道:“小洁,要不你转过来,我给你好好瞧瞧?”

  朱小洁担心身体出现不良反应,再加上老朱是她我,轻应了一声,把小孩往边上挪了挪,然后转过了身。

  当时房间里还开着灯,朱小洁的衣服几乎掀起到了勃颈处,老朱的目光瞬间就被吸引了过去,由于距离比较近,几乎快贴上的老朱的脸。

  老朱实在想不通,明明才十八岁的姑娘,还是他的养女,那一刻竟对他产生了致命的吸引力,平静了十多年的身体,第一次感觉到了压抑,好想释放出来。

  老朱死死盯着那两团硕大,眼神中尽是着迷,而朱小洁见老朱盯着,还以为是老朱想要仔细看看,关心她,好找到病因,微皱着眉头,下意识的将胸脯往起挺了挺。

  “我,怎么回事啊?”这一挺,朱小洁都没想到,其中一个硕大竟轻轻在老朱的脸上蹭了一下,俏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了一抹羞涩的红晕。

  “是,是肿了,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老赵不自然说道,用手在那坨饱满上碰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后,终究还是没能抵挡住诱惑,迟疑道,“要不,我帮你吸吸看?”

  老朱自己都觉得有点儿过分,老脸发烫,朱小洁指定不能答应,没想到朱小洁想了一会儿后,竟羞涩的点了点头。

  或许让老朱用嘴吸自己那个地方,朱小洁也能感觉到羞臊,说出来之后,脸刷的就红了,毕竟那地方跟先前的样子不一样,让她心里可惶恐了。

  事已至此,家里也没别人,朱小洁又这么单纯,再加上那种强烈的暗示,老朱深吸了一口气,心说也不是自己的亲闺女,也不算不过分,便朝朱小洁那两坨饱满凑了过去,张开了嘴巴。

  女人那两坨饱满本就是最敏感的地方,再加上朱小洁未经人事,当老朱真的有了行动,吸住之后,朱小洁便本能的发出了一声轻咛。

  “嗯………”朱小洁觉的很奇怪,被小孩的嘴含住后,身体是有些怪怪的,可这个人换成老朱之后,那种感觉就更强烈了,特别是一会儿之后,竟有种想要夹紧双腿的冲动。

  “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发育的这么成熟。”开始老朱多少还有些理智,但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又多年没碰过女人,脑子便不由的热了起来,碰着朱小洁肌肤的手,也忍不住开始渐渐往下移动…….

 胸前的饱满被老朱用嘴吸着,手还贴着肚皮渐渐的往下移动,朱小洁自然察觉到了奇怪,而且还热,但想到老朱是在帮她消肿,心里虽然疑惑,但却也先选择了配合。

  “我,快,快好了吗?”朱小洁羞涩的问。

       文学

  “快了。”老朱昧着良心回答了一句,然后又低头含上,想要多感受一下女人的味道,不知不觉间,手都滑到了朱小洁的腰间,忍不住的想要往下探索。

  不过这时候,小院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老朱,睡了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老朱惊醒,迅速抬起了抬头,而朱小洁也羞涩的将衣服放了下来,显然也知道被人看到不太好。

  “我,我好多了,是陈婶儿,你快去开门吧。”朱小洁轻轻抿着嘴唇,可能是太害臊了,扭头看向了一旁熟睡的小孩。

  老朱强行笑了笑,下了床,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怎么可以对养女有啥想法,然后起身去开门。

  陈婶儿名叫陈艳霞,今年四十来岁,是老朱的亲家母,城里人,女儿嫁到老朱家之后,因为山里空气好,就时常从城里来村里住,就在老朱隔壁的院里。

  “艳霞来了,来看孩子?”老朱虽然知道自己对养女产生不轨的想法不对,可突然被人打断,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快的。

  老朱特别看不惯陈艳霞,这娘们儿虽然是她亲家母,人长的也很漂亮,可仗着自己家有钱,没少让老朱的儿子受气,重要的是,这城里的亲家还不太正经,举止轻浮不说,还几次三番的想要勾引他。

  这不,此时大晚上的亲家母陈艳霞还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上半身只穿着一个黑色吊带,露着大半个饱满的球,脸上带着风骚的笑容。

  “是啊,傍晚刚从城里来,看看孩子,不过也看看你老朱。”陈艳霞说着话,很热情的将手搭在了老朱的手背上,“咱们去屋里聊吧。”

  大晚上的,老朱不愿意跟陈艳霞接触,但碍于亲家的关系,老朱只好把陈艳霞请进了自己屋里。

  老朱没想到的是,刚来到屋里,陈艳霞就盘腿坐在了床上,故意伸了一个懒腰,把胸前那两个硕大的深邃展露的一览无遗。

  “孩子睡了是吧,我就不看了。”陈艳霞咯咯一笑,伸过懒腰后说,“老朱你也过来坐啊,都是亲家,别这么生份。”

  陈艳霞跟老朱一样,老伴儿去世的早,女儿结婚后,就一心想找个男人依靠,可城里的男人不靠谱,在村里住了一段时间后,一来二去就看上了女儿的公公老朱。

  老朱是个老实人,很少表达出自己的渴求,但陈艳霞不一样,不但性子直,而且为人还豪放的很,对老朱有了意思之后,话里总带着暧昧的挑逗。

  说实话,老朱起初对亲家母陈艳霞也有点儿意思,但接触了时间长了之后,他发现,这娘们儿根本就瞧不起农村人,便对她产生了排斥。

  不过,此时陈艳霞都这么说了,老朱也只能坐在了旁边。

  虽然有所准备,可老朱还是低估了亲家母陈艳霞的风骚,刚过去坐下,便发生了让他窘迫的一幕。

 当时老朱坐在床边,先前被养女朱小洁勾引起的燥火还未消退,站着的时候还不明显,但坐下后,那裤裆里的帐篷就显的十分扎眼。

  陈艳霞身材娇小,比老朱矮一头,微微一低头就瞧见了老朱的反应,还以为她故意露出的那半个球起到了作用,顿时欣喜连连。

  她可是好长时间想着跟老朱发生些什么,便顺势装作身体不稳倒在了老朱怀里,笑吟吟道:“老朱,还说你不想再找个老伴儿呢,瞧瞧,都憋成啥样了。”

  说话的时候,陈艳霞的手就顺着老朱的大腿往上摸去。

  老朱虽然很想找个女人发泄一下,但察觉到陈艳霞放荡的动作还是连忙推开,忙道:“亲家母,你这是干啥,让村里人知道不得戳我脊梁骨。”

  老朱的拒绝,陈艳霞以为是老朱不好意思,心说这农村人可真有意思,不但没有松手,反而快速的抓住了老朱裤裆里的硕大。

  老伴儿去世那么久,老朱忍的了,她陈艳霞可忍不住了,抓住老朱裤裆里的玩意儿之后,骚媚道:“老朱,你紧张啥,又没人能看到,虽然你今年五十多了,可老妹儿知道,你健壮的很咧。”

  或许是由于常年下地干活的缘故,老朱脸上有些沧桑,但身体骨格外硬朗,特别是裤裆里憋了近十年的玩意儿,那完全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虽然被亲家母抓住那玩意儿让老朱觉的有些爽,但他不喜欢陈艳霞这种骚货,忙深吸了一口气,刚想再推开,这时陈艳霞突然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毕竟多少年没碰过女人了,陈艳霞身体还那么丰腴,特别是胸前那两个大球,软和的像刚蒸出锅的馒头,撞在老朱胸口,让他的心跟着一颤。

  “亲家母,别这样,小洁还在呢。”老朱皱着眉头,想伸手去推,可下边紧接着就传来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原来老朱下边穿的衣服比较宽松,亲家母陈艳霞的手竟从从他腰间穿进,那娇嫩的小手直接抓上了他的命根子,还轻轻的动着。

  陈艳霞也有些惊讶,虽然老朱看着很强壮,但着实没想到那玩意儿竟那么大,手握住之后竟还在不断的跳动。

  “真的好大啊,弄进去肯定是舒服极了。”陈艳霞下意识的夹了夹双腿,对老朱那玩意儿不禁变的更加的贪心,好想让人把她耕耘一下,手情不自禁的耸动了起来。

  陈艳霞虽然让老朱很讨厌,但不得不说,此时的动作真的让他很舒服,最重要的是陈艳霞还特别懂男人,动着的同时,还抓着老朱的手放到了她胸前那两个大球之上。

  “唉,艳霞你这是干啥,让陈小雅知道算咋回事。”老朱一边享受着一边纠结。

  这时候老朱心里多少有些松动,因为无论是陈艳霞的手,还是陈艳霞的那两个硕大的球都让他特别舒服,可陈艳霞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老朱愤怒了…….

“咋,怎么说我陈艳霞年轻时也是一枝花,让你这村里汉弄一下,那是你老朱家祖坟冒青烟了。”

  老朱这人平时话不多,但是自尊心强,一听这个脸立马拉了下来,一把将陈艳霞推开,毫不客气的轰了出去。

  亲家母陈艳霞的事儿对于老朱来说就是一段小插曲,但却让老朱内心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越来越想要找个女人发泄身体的空虚。

  陈艳霞他自然是看不上的,反倒是想起养女朱小洁,本来还能压制住的邪念,竟变的愈发的浓重,像一个小虫子似的,不断的在他心里挠来挠去。

  特别是朱小洁并不是他的亲闺女,让有了念头的老朱都快控制不住了。

  但接下来的几天里,老朱并没有再有那天晚上的享受,正当他为此苦恼不已的时候,一天早上,朱小洁突然来到了他的房间。

  “我,能给我点儿钱吗?”早上刚起床的缘故,朱小洁俏脸上透着一股慵懒,从领口望进去,还能看到一抹诱人的白皙。

  “要钱干啥?”老朱一边从口袋里掏钱,一边疑惑的问。

  开始朱小洁还不愿意说,但要的数目比较大,在老朱追问下,这才扭捏道:“我,我好像……病了,想去镇上瞧瞧。”

  原来这几天小孩子一直都是朱小洁在带,哭闹的时候免不了吃她的奶,开始只是胸前那两坨饱满有些不太舒服,可也不知道咋了,小孩吃的多了,有时候大腿儿总会流出一个黏黏的东西,所以她就怀疑自己病了。

  当朱小洁把这些也说出来之后,老朱原本躁动的内心就像是突然间被点燃了一朵火花,心说这哪儿是病了,分明是被小孩的嘴咂动情了。

  想着再跟朱小洁发生些什么的老朱并没有把实话讲出来,犹豫了一会儿后,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是得瞧瞧,不过镇子上的诊所可贵了,我年轻的时候当过几天行脚医生,要不先给你看看?”老朱犹豫了一会儿,不由的脱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