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补冰山仙子承欢抽搐 |随着马的奔跑越来越深

  终于,片刻工夫后,老朱忍的实在难受,趁着缓口气的工夫,像是魔怔了似的偷偷解开了拉链,掏出了里边那硕大的家伙,轻轻分开了朱小洁的双腿……

 黑暗中,老朱虽然看不到朱小洁此时娇羞动人的模样,但逐渐的靠近那种由远及近的炙热温度却让老朱感觉的一清二楚。

  快十年了,再次即将尝到那种美妙的感觉,老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他再也等不及了,心里幽叹了一句:“小洁,是我不好,忍的实在辛苦,只能对不起你了。”

  稍稍纠结了那么一下,老赵亢奋的挺着硕大的兄弟便朝养女朱小洁那已经沾染上露水的娇嫩处凑去。

  而此时的朱小洁浑然不知,刚被我我手指挑逗出欲望,正迷离的微闭着眼眸,轻轻的喘息,说不上的紧张,同时又说不上的舒服。

  正有些莫名的失神,突然就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忽然凑了上来,轻轻顶住了她那娇嫩的花蕊中心。

  “嗯,我,轻,轻点儿。”朱小洁还以为是老朱的手指,要继续做那种特殊的按摩,神经顿时又崩了起来。

  可等了那么一下,朱小洁忽然感觉有些不太对,虽然眼睛看不到,可身体却感觉的分明,那东西似乎比手指要粗壮,而且还有想要往里边挤的趋势。

  “嗯………”朱小洁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轻吟,身体下意识的崩的紧紧的。

  好久没用过的大兄弟顶上了养女朱小洁的神秘,那种敏感跟敏感接触的感觉让老朱爽的不行,刺激而又充满了快感。

  但毕竟是心虚,再加上朱小洁未经人事,虽然下边湿润的不行,但老朱那么大东西也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所以察觉到朱小洁突然间绷紧的身体,老朱稍稍停顿了下来。

  “怎,怎么了小洁?”老朱口干舌燥的问,同时又忍不住的在朱小洁下边研磨。

  朱小洁哪儿经受过这样的挑弄,根本顾不上去想到底是不是我的手指,反倒是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想要涌出来。

  她不懂男女之事,那想要涌出来的感觉便以为是老朱口中所说的病毒,秀眉微皱,声音略带着不自然道:“没,没什么,好像快出来了。”

  听到朱小洁的话,老朱心中一喜,这小丫头倒还真是敏感,这么一碰就不行了,本想一鼓作气,但察觉到朱小洁想要往那地方摸索的手,老朱按耐住了心里的躁动,同时多少恢复了一些理智。

  这小丫头下边那么紧,真要弄进去恐怕一定会有激烈的反应,虽然很想占有,但老朱还没有真正做好准备,索性用手扶着那小兄弟在朱小洁那里轻轻蹭了起来,这样也让他足够爽的了。

  就这么弄了一小会儿,朱小洁鼻音的特别粗重了起来,蜜臀猛然间往起一抬,老朱便感觉有什么东西忽然喷洒了出来。

  老朱脑子一热,好想狠狠的顶一下,这时朱小洁却突然夹紧的双腿,刚好将他那硕大的玩意儿给夹住了,而且特别的用力。

  “是,是不是出来了?”老朱深吸了一口气,克制着自己的不自然。

 朱小洁羞涩了嗯了一声,虽然被老朱碰到了那里,但是随着那东西的出来,那种瘙痒的感觉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

  说过话之后,这时朱小洁才感觉到双腿间夹着什么东西,刚才就一直好奇,只是没力气去摸,此时那种痛苦没了,手自然而然的便朝老朱那硕大的玩意儿伸了过去。

  

 屋里太黑,老朱那玩意儿被朱小洁夹着,也没有防备,都没来得及躲闪,就被朱小洁握在了手里。

  “我,这是什么啊,怎么这么大,还硬硬的?”

  老朱心里暗暗叫苦,心说这下可麻烦了,被发现了,他这张老脸可往哪儿搁,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偏偏朱小洁因为好奇,一手抓着他的命根子,一边伸手打开了灯。

  这下朱小洁看清楚了,她手里握着的并不是什么按摩的工具,而是老朱尿尿的地方,本就羞臊的俏脸顿时变的通红。

  “小洁,你听我解释。”老朱一脸窘迫,虽说没真的坏了朱小洁的身子,但毕竟是用那东西在上边蹭了,女儿一定会特别生气,这个我可咋当。

  没等老朱说完,朱小洁便羞臊的用被子盖住了下半身,偷瞄了老朱一眼,欲言又止道:“我,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

  知道了?这话把老朱吓的不轻,但想到朱小洁不是啥都不懂么,便抱着侥幸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知道什么了?”

  朱小洁抿着嘴唇,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也没什么,就是没想到这种按摩会用到这么特殊的地方,虽然能治病,不过好难为情的样子。”

  说完之后,朱小洁又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自己没去镇上的诊所,不然被陌生人这样,得多难为情啊,幸好眼前这个人是我,并不会笑话自己。

  瞧着朱小洁一脸懵懂的模样,敢情还是啥都不知道,老朱如释重负,同时还有些犹豫的念头顿时变的坚定,必须得搞了朱小洁,不然这孩子一天天长大,迟早会有明白的一天。

  想到此处,老朱故意坐在了朱小洁身旁,伸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笑眯眯道:“就知道你会难为情,我才一直没说出来,当年你妈那病,我就是这么帮她治的,就寻思试试,对了小洁,你感觉有用吗?”

  人的恶念一旦萌芽,其实就像一条疯狂的藤蔓,就比如现在的老朱。

  朱小洁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瞧了一眼旁边熟睡的小孩,又看向了老朱那硕大的东西,眼神里满是疑惑。

  她不明白,为什么小孩那东西那么小,软趴趴的,而老朱那东西看上起不但大而且硬,怪吓人的样子。

  老朱自然明白朱小洁在想什么,狠了狠心,干脆苦笑了一声道:“其实,我这里平时也不是这样的,只是帮你之后留下的后遗症,当年你妈在的时候还能帮我消消肿,不过现在…….也没什么,我忍一会儿自然就好了。”

  老朱故意点拨了一下,因为他知道,朱小洁一向很关心他。

       文学

  果真,这话说出来之后,朱小洁立马就有了反应,闪着明亮的眸子问道:“我,妈当年是怎么帮你的,或许…….我也可以。”

            采补冰山仙子承欢抽搐

  朱小洁心思单纯,老朱又是因为她肿胀成这样,她怎么能不管呢。

  朱小洁的话仿佛拨动了老朱的心弦,脑子里下意识便浮现出了朱小洁下身那娇嫩的花蕊,弄进去一定是舒服极了。

  “你,真的愿意帮我消肿?”老朱激动的问。

朱小洁不明白,老朱为什么会突然间这么激动,还以为是老朱太痛苦了,忙不迭的点了点头:“我,你是你因为帮我才肿成这样的,我怎么能不管你呢。”

  小丫头闪着明亮的眸子,眼神迷满是关切之意,令心怀鬼胎的老朱喜上眉梢,本想一鼓作气,但转念一想,欲速则不达,真要提出把那东西放进朱小洁的身体,这小丫头怕是一时难以接受。

  于是老朱故意表现出了为难的模样,故作纠结道:“其实办法也简单,就是要用小洁的手,帮我摸摸这里。”

  虽然心里打定了主意跟朱小洁发生些什么,但这话说出来之后,老朱的脸还是显的有些不太自然。

  朱小洁虽然啥都不懂,但也明白,男人跟女人尿尿的地方都很隐私,不能随便用手去碰,但看老朱很痛苦的样子,纠结了一下,便点了点头。

  “我,我不太会,得……..你教我。”朱小洁红着脸将手从被窝里拿了出来。

  见状,老朱便知道自己赌对了,用手这小丫头都难为情,也幸好是没直接提出那种要求,心里乐开的花,但脸上一点儿没表现出来。

  “哎,都怪我老了,身子虚,现在还得小洁帮我。”老朱故意叹了一口气,然后拉着朱小洁的手朝下半身的硕大放去。

  “对,就这样,来回动动,很快我就能消肿。”

  朱小洁的手很嫩,虽然没有经验,动作还特别生涩,但每一下摆动都让老朱特别的舒服,而且随着朱小洁身体的摆动,老朱时而还能从领口中看到她里边那两坨硕大的饱满。

  在老朱暗暗享受的同时,朱小洁心里却格外的吃惊,而且也愈发的担忧,她想不通,老朱怎么会肿胀成那样,又硬又烫,最重要的是,明明是消肿,但弄着弄着好像越来越大,没一会儿额头都冒出了汗水。

  “我,这样真的行么,我怎么感觉好像更严重了?”朱小洁心里特别着急,真担心老朱因为帮了自己,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老朱在享受着,听到朱小洁的话之后,眼皮不禁跳动了一下,看朱小洁很担心他的样子,便大着胆子说:“应该有用,虽然又肿了一些,但是我舒服了不少,再刺激刺激,就会没事儿的。”

  可是该怎么刺激呢?朱小洁有些疑惑,这时老朱将手伸进了她的衣领中,捂住了那两团硕大的饱满。

  原来这就是老朱说的再刺激刺激的方式!

  手里握着老朱的命根子,而她那两团饱满被老朱捂着,朱小洁心里虽然莫名的有些不安的情绪,但眼前这个人是她我,她怎么会怀疑呢。

  朱小洁稍稍愣神之后,那娇嫩的小手便又继续活动了起来。

  见女儿朱小洁一点儿都没有怀疑,老朱便放松了下来,抓着朱小洁那坨饱满便轻轻揉动了起来,享受着朱小洁给他带来的快感。

  不过为了避免引起怀疑,老朱脸上还是表现的很痛苦的样子:“小洁稍微再快一点儿,我应该马上就消肿。”激动的时候,老朱自己都忍不住的想要往上挺动屁股。

  “知,知道了我。”朱小洁声音很小的说着,看到老朱越来越痛苦的样子,她身子也莫名的又难受了起来,一边帮老朱的同时,一边下意识的夹着双腿。

事情发展成了这样,老朱内心自然而然的也就发生了变化,心想也不是自己亲闺女,迟早得便宜别人,倒不如便宜自己。

  心态的变化,似乎激发了老朱内心深处的邪恶,见朱小洁身体又有些不太自然,老朱迅速直起了身子,内心兴奋道:“小洁,你是不是也难受了?”

  不等朱小洁回答,老朱便掀开了朱小洁的被子:“你一边帮我,我一边帮你最方便了。”

  姿势的变化,朱小洁感觉特别的羞耻,可是真的又难受了,稍稍纠结了一下,身体便软了下来。

  跟老朱猜想的一样,这么一会儿功夫,朱小洁那娇嫩的花蕊上便又布满了露珠,因为开着灯的缘故,他看的格外清楚,越来越有一种想要弄进去的冲动。

  见朱小洁也有点儿动情的样子,老朱寻思着该找个什么借口,偏偏就在这时候,该死的居然又有人来了。

  这一次不是亲家母陈艳霞,而是陈小雅陈小雅。

  陈小雅是老朱儿媳,朱大军的老婆,今年二十四五岁,人长的很漂亮,特别是生过孩子之后,身材不但没走形,反而像个熟透的蜜臀,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新欢少妇的风韵。

  这陈小雅跟她妈陈艳霞性格不同,不但不骚,反而特别矜持,娶到这么好的媳妇,村里人没少羡慕。

  当然,平日里儿子朱大军不在的时候,老朱也会偷偷盯着陈小雅看,趁她喂奶的时候从她领口往里边瞄。

  不过这时候陈小雅陈小雅突然回来,这对于老朱来说可不是啥好事儿,真要被撞到自己跟女儿朱小洁瞎搞,怕是在这个家都没法抬头。

  纵使这时候憋的难受,老朱也只好跟朱小洁迅速分开。

  朱小洁虽然不懂男女之事,但也明白被人撞到会被说闲话,在老朱起身的时候,红着一张小脸,赶紧钻进了被子里。

  每次陈小雅回来,首先要看的就是大孙子,老朱猜想这次肯定也不例外,便迅速穿好了衣服,隐晦的嘱咐了朱小洁一句,然后起身打开了房门。

  果真,回到家的陈小雅在找孩子,刚从老朱房间出来,跟从朱小洁房间出来的老朱撞上了。

  “陈小雅,这大半夜的你咋回来了,开车回来了的?大军呢?”看到陈小雅,老朱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此时,陈小雅陈小雅身上穿着一身工作时的黑色小西装,里边是一件白色的衬衣打底,由于刚生过孩子的缘故,里边那两团硕大的饱满在衬衣的包裹下呼之欲出,还能闻到淡淡的奶香味。

  “嗯,我休息两天,想孩子了就回来了,大军还在城里。”

  对于老朱,陈小雅很尊敬,毫不避讳的当着老朱的面脱下了西装外套,有些热的缘故,顺便还解开了衬衣上的一颗扣子,依稀还能看到那道深邃的事业线,白皙迷人。

  如果说年轻稚嫩的朱小洁让人有征服欲,那么眼前的陈小雅无疑是能把男人魂都勾走的女人。

  “是这样啊。”老朱的目光在陈小雅饱满处略过,或许是刚跟朱小洁暧昧过的缘故,下边的硕大竟跟着弹跳了一下,吓的老朱赶紧微微弯腰。

  还好,陈小雅心里一心惦记着孩子,并没有注意到老朱的窘态,笑了笑走进了朱小洁的房间。

  这时候朱小洁在被窝里钻着,就算是没来得及穿衣服,想必陈小雅也不会发现什么,老朱稍微松了一口气。

  然而让老朱没想到的是,刚进入朱小洁房间,陈小雅陈小雅突然皱起了眉头。

“我,屋里什么味道啊,感觉怪怪的。”陈小雅微微挑了一下眉头,隐约觉得那种味道有些熟悉。

  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出现情潮后都会留下了一些奇怪的味道。

  陈小雅陈小雅的话让老朱心里咯噔一下,瞧了一眼在被窝里缩着的朱小洁,打了一个哈哈道:“可能是小孩刚尿床了吧。”

  虽然跟平日小孩的尿骚味有些不太一样,但听到老朱的解释后,陈小雅也并未起疑,毕竟她脑洞再大,也不会想到老朱会对自己的女儿做那种事儿,不过饶是如此,老朱心里也是有些发憷。

  简单聊了几句之后,陈小雅抱着熟睡中的小孩回到了她平时居住的房间。

  此时,老朱下边还硬的厉害,虽然很想让朱小洁用手继续帮她弄出来,但陈小雅回来了,再继续下去显然不太妥当。

  但演戏毕竟还得演全套,朱小洁对男女之事懵懂,但是脑子不傻,老朱便特意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消炎药,让朱小洁喝下。

  本来朱小洁对老朱的居心就没有起疑,老朱拿药的举动让她喝下的举动,更是让朱小洁对自己生病的事儿深信不疑。

  如此一番之后,老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老朱却失眠了,翻来覆去脑子里全是朱小洁稚嫩诱人的模样,好半晌下边的命根子的肿胀都没有消退,反倒是越来越严重了。

  睡不着,索性老朱就起身走出了房间,寻思躲到厕所偷偷打一枪,毕竟老是这么憋着真可难受了。

  刚走出房间门,老朱还没进到厕所,就听到陈小雅房间传出了小孩呜呜的哭声。

  小孩子平时哭哭闹闹很正常,但这次好像哭的很厉害,老朱最心疼大孙子了,也便没有去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而是朝陈小雅陈小雅房间走去。

  有了小孩之后,少不了要出去给小孩弄奶粉之类的,陈小雅也便没有了锁门的习惯,何况是在自己家里。

  老朱就那么轻轻一推,陈小雅房间的门便开了。

  进门后,老朱想要询问大孙子怎么了,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噎在了嗓子里。

  只见此时陈小雅陈小雅衬衣上的纽扣被全部解开,胸前那两团硕大的饱满敞露在外边,正抱着小孩脑袋往上边凑。

  见状,老朱迅速将门关上,退出了房间,一时心跳个不停。

  他看的很清楚,陈小雅那两坨饱满真的又大又大,虽然朱小洁的丰满也不小,但跟陈小雅这种生过孩子的女人相比,还是稍微小上了一些。

  陈小雅也没想到公公老朱会突然进来,俏脸一红,放下孩子将衬衣的纽扣急忙整好,瞧了一眼哭泣的孩子后,然后羞涩的喊:“爸,你进来吧,没事儿。”

  老朱是想要离开的,根本没想到陈小雅陈小雅会喊他,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老朱暗暗咽了口唾沫,又想到儿子,犹豫道:“陈小雅,我就不进去了,也没事儿。”

  老朱深吸了一口气,心里烦躁的不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对朱小洁有了歹念之后,好像内心深处对女人就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渴求。

  但毕竟是自己陈小雅,老朱心里还是有些分寸的。

  但让老朱万万没想到的是,听到他的回答之后,陈小雅静竟娇嗲的喊了一句:“爸,你还是进来吧,我刚好找你有事儿。”

  陈小雅似乎并不排斥他,可这大晚上的能有什么事儿,难道…….

 老朱晃了晃脑袋,再次推门走了进去,这次陈小雅虽然整好了衣服,但衬衣是很修身的那种,加上她身材很是丰腴,里边也没有穿着内衣,依稀还能看到白色衬衣上凸出来的那两个小点儿。

  “陈小雅可真漂亮。”老朱心里赞叹了一句,害怕陈小雅发现他下边的帐篷,急忙弯腰坐在了床边。

  “陈小雅,你刚才说找我有事儿,有啥事儿啊?”深吸了一口陈小雅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儿,老朱强做镇定的说道,然后又急忙看向了哭泣中大孙子。

  陈小雅的目光同样也看向了小孩,迟疑了一会儿后,羞涩道:“爸,可能是我没奶,孩子饿了。”

  老朱的目光下意识的瞄向了陈小雅陈小雅胸前那两坨饱满,又肥又圆润,心里疑惑,这么大的蜜桃怎么能没奶呢。

  作为一个成年且生育过的女人,陈小雅自然注意到了老朱的目光,虽然有些不太自在,但老朱平日对她还算不错,很快便掩饰住了自己的尴尬。

  “要不我去给孩子冲点儿奶粉?”老朱觉的自己现在好像变了个人,就连看到陈小雅都有种莫名的冲动,起身就想要出去冷静一下。

  不成想,这时候陈小雅陈小雅拽住了他的胳膊:“爸,我知道小孩喝过奶粉就不闹了,可孩子还小,老是喝奶粉对身体不好,我觉的还是……..喂奶比较好。”

  喂奶?老朱心里疑惑,目光再一次自然而然的看向了陈小雅胸前的饱满。

  被老朱这么看着,陈小雅觉的很不好意思,但为了孩子,还是硬着头皮道:“其实…….我有奶,可能是好久没吃过出不来。”

  陈小雅停顿了一下,想到公公平日里也是个正经人,一狠心继续说:“爸,我记得你年轻的时候不是当过行脚医生吗,你……能帮我催催奶吗?”

  老朱年轻的时候确实有两把刷子,但一次意外把人给看死了,后来就不再行医,开始种地。

陈小雅的请求让老朱有些欢喜,同时又有些纠结:“陈小雅,这…….不太妥当吧,催奶除了按摩恐怕没别的办法。”

  陈小雅是儿子朱大军的女人,老朱不想对不起儿子,但陈小雅陈小雅那对儿球真的大,让他心里真的有种想要摸上一把的冲动。

  本来陈小雅心里还有些顾忌,且听老朱这么一说反而有些放心,见孩子哭的都快没声音了,这段时间都瘦了一圈,便强做自然道:“没,没事的,你是我公公,总不可能对我这个陈小雅有啥想法吧。”

  陈小雅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老朱心头不禁有些苦涩,下边的命根子也跟着跳动了一下,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陈小雅是个很矜持的女人,但为了孩子,她还是当着老朱的面羞涩的解开了衬衣上的扣子。

  不得不说,陈小雅陈小雅确实是个尤物,那两坨硕大不但没有下垂,反而还异常的坚挺,虽然刚才不小心看到了一眼,但此时再看到,老朱的眼神依旧充满了灼热。

  “我,快开始吧,孩子还在等着。”

  陈小雅轻咬着嘴唇,惦记着孩子的安危,下意识将胸前那两坨饱满微微挺起。

 陈小雅很迷人,纵使知道此时陈小雅的举动属于无奈之举,老朱内心还是免不了充满了旖旎。

  “哎,这就开始,可能有点儿疼,陈小雅你忍一下。”为了方便用力,老朱绕到了陈小雅身后,那双糙手颤颤巍巍的朝那两团硕大凑去。

  很软,又有点儿硬硬的感觉,手感很不错,跟养女朱小洁属于完全不同的一种形状,能成熟的这么好,想必平日里没少被儿子朱大军开发。

  碰到陈小雅的硕大,老朱脑子里自然而然的冒出了龌龊的念头,意识到之后,赶紧暗骂了自己一声,急忙找起了穴位。

  多少年没行过医了,老朱有些生疏,再加上还是在陈小雅背后,他只好用手一边轻轻抚摸的陈小雅那硕大的饱满,轻轻滑动着寻找穴位。

  陈小雅心里虽然知道公公老朱是帮她催奶,但男人的手抚摸上了她的饱满,这地方只有自己丈夫朱大军碰过,此时也显的很不自然,特别是身体,下意识崩的紧紧,同时又着急的看着一旁的小孩。

  “爸,大概得多少时间?”被老朱摸着,陈小雅着急中的声音显的有些娇嗲。

  “应该很快的,陈小雅,你一边哄小孩,我一边帮你。”

  老朱也是很疼爱大孙子的,镇定下来之后,找准穴位迅速按摩了起来。

  催奶不像一般的按摩推拿,说是按,其实就是在那团饱满上轻轻揉弄,时而再捏上几下,如果没有经验,给女人的感觉倒像是被男人抚弄,而且很容易动情。

  或许是着急的缘故,心里又烦躁,没一会儿,老朱额头就冒出了汗珠,当然,同时他心里又充满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揉着揉着,老朱的冲动就愈发的强烈,竟萌生的想要狠狠抱住陈小雅陈小雅,把她按在床上好好疼爱一番的念头。

  也就在老朱有些控制不住的时候,陈小雅陈小雅发出了一声轻吟,紧接着一股乳白色的液体顺着她白嫩可人的肌肤流淌了下来。

  老朱心里很是不舍,但大孙子还等着吃奶,察觉到之后,还是赶忙松手。

  奶水出来了,陈小雅忙抱过孩子,让那孩子的小嘴开始品尝她的汁液。

  这时候老朱该走了,可脚就跟灌了铅似的,抬不起来,特别是看到小孩嘴角还流淌出来的东西,望着陈小雅陈小雅的饱满,他也好想过去尝尝,那味道一定是美妙极了。

  “哎,都一把年纪了,咋身体还越来越冲动了。”老朱心里幽叹了一口气。

  老朱年龄确实快五十了,但常年干活的缘故,身体还十分的强壮,倒像是四十出头的男人,不然亲家母陈艳霞也不会想着跟他发生些什么。

  给小孩喂过奶之后,孩子果真安静了下来,小脸蛋上还露着两个可爱的小酒窝,陈小雅对老朱心里充满了感激。

  “爸,你看,孩子不哭了,你手法真好。”

  放下孩子后,陈小雅只顾着高兴了,衬衣的扣子都忘了扣上,这一回头,胸前那两坨饱满刚好蹭在了老朱的胳膊上。

  她羞涩了一下,也没好意思急忙扣上,不然公公肯定以为自己这是在防备他,心里肯定多少会有些不舒服,羞涩中,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老朱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见陈小雅陈小雅没事儿了,就准备离开。

  陈小雅准备起身送他,没想到这一刚起身,意外竟发生了。

“嗯,疼…….”起身的时候,陈小雅发出了一声轻吟。

  “陈小雅,你咋了?”见陈小雅忽然皱起眉头,好像有点儿痛苦的样子,老朱连忙伸手扶住了陈小雅。

  陈小雅虽然不胖,但是靠在身上的感觉还是挺有肉感的,软绵绵的很舒服。

  “不知道,就是一起身,突然感觉有些胀痛,还有点儿像被扎针的感觉。”先前陈小雅胸前那两坨饱满也不舒服过,但从来没像这次这么疼,靠在老朱身上好似都没了力气。

  “该不是有硬块了吧,不应该啊。”老朱嘀咕了一句,把陈小雅重新扶到床上坐下。

  这时候老朱心里没那么多想法,只想赶紧帮陈小雅陈小雅解决痛苦,伸手便掀开了陈小雅的衬衣,用手抚摸上了那两团硕大。

  刚才老朱只顾着帮陈小雅赶紧催奶,都没能好好感受一下,这番轻轻一摸索,老朱立马发现了问题。

  在陈小雅左侧饱满的下方,有一个拇指大小的结节,应该是造成了堵塞,只是那么轻轻一捏,陈小雅便又忍不住轻吟了出来。

  “嗯,就……..就是这儿。”太疼了,陈小雅都忘记了害臊,眼神苦楚的望着老朱。

  这又是一个跟陈小雅暧昧的机会,老朱心里苦涩一笑:“陈小雅,别着急,是经络堵塞,爸帮你推一会儿就好。”

  老朱没让陈小雅坐着,而是让她躺在了床上,自己微微趴着,在陈小雅的硬块上轻轻推了起来。

  开始陈小雅确实感觉有些疼,但可能是老朱真的懂医术,没多长时间,那种隐痛的感觉就消退了不少,渐渐的竟还感觉有些舒服。

  不过这时候老朱却皱起了眉头。

  “陈小雅,你跟大军多长时间没行过房事了?”按说陈小雅这样的年纪是不应该出现堵塞的,唯一的解释就是那种事儿做的少,胸部缺少外部揉捏。

  问出来之后,老朱就有些后悔了,心说自己当公公的怎么能问陈小雅这种问题,可让老朱惊讶的是,陈小雅红脸思索了一会儿,竟回答了他。

  “差不多快一年了吧,有什么问题吗?”

  老朱暗暗吃惊,他想不通,陈小雅这么漂亮,儿子血气方刚的年纪咋就一年没行过房事。

  见陈小雅陈小雅似乎并不排斥他问这种问题,抚摸着陈小雅的饱满胆子不禁大了几分:“一年多没有,你的问题还是大军的问题,难道你就不想么?”

  提起这事儿陈小雅心里还真有些委屈,她一个刚生过孩子的新欢少妇怎么可能不想那种事儿,可跟朱大军在城里打工,两人工作时间根本碰不上,就算是碰上了,每次朱大军都表现的很累的样子,她也就不好意思。

  此时公公问这种问题,明明不应该回答,或许是心里压抑,陈小雅竟轻咬着嘴唇,幽幽道:“大军工作忙,想了能怎么样,忍着呗。”

  可能是被老朱揉着胸前那两坨饱满,此时又聊到了这种话题,陈小雅忽然觉得身体莫名的燥热了起来。

  反观老朱,他万万没想到,陈小雅陈小雅竟愿意跟回答她这种问题,心里就像是突然被挠了一般,在外边放着的一只手,情不自禁的抚摸上了陈小雅另外一个饱满的硕大。

陈小雅疼痛位置是在左侧,老朱闲着的那只手突然抚摸上了她右侧的那个饱满,陈小雅自然是能察觉到的。

  但让老朱感到意外的是,陈小雅并没有出声阻止,反而还微闭上了眼睛。

  瞧着陈小雅陈小雅先前充满痛苦的俏脸渐渐缓和了下来,老朱原本还比较正经的按摩,没多久气血冲头后,便忍不住变成了抚摸。

  毕竟是自己陈小雅,老朱就是再冲动,脑子多少也有些理智,纵使是抚摸,也多少稍带着一些象征性的按摩。

  “陈小雅,感觉怎么样了,好点儿了吗?”老朱皱着眉头问道。

  这时候陈小雅俏脸上已经浮现出了一抹红晕,表情似有些迷醉的样子:“好,好多了,不过还是有点儿难受,憋的慌。”

  听到陈小雅陈小雅的话,老朱揉捏着陈小雅饱满的力度加大了几分,虽然很想再继续占便宜,但总要先解决了陈小雅的痛苦。

  当然了,这个过程老朱也充满了痛苦,身体就快像是被憋炸了一般。

  就在老朱觉的自己快控制不住的时候,陈小雅突然发出了一声迷醉的轻吟:“嗯,爸,再快一点儿。”

  在这种时候,陈小雅突然说出这句话,虽然很正常,但听到老朱耳朵里仿佛就像是一种刺激,喉咙都感觉干哑了起来。

  “是,是不是奶水快出来了?”毕竟揉捏了这么久的结节,如果陈小雅有奶水的话,一定会很快就出来。

  陈小雅害臊的嗯了一声。

  可说起来也邪门了,明明该出来了,那硕大的饱满上已经露出了充血的毛细血管,但偏偏伴随着老朱的动作,不但没出来,反而憋的更加厉害。

  这时候不光陈小雅难受,就连老朱也特别疑惑,很快老朱便想到了什么,想必是小孩吃的太少的缘故。

  见陈小雅越来越痛苦,老朱迟疑了一会儿,纠结道:“陈小雅,光按没用,怕是得吸出来。”

  “爸,那你快吸呀。”陈小雅难受的不行,说出来之后才意识到,眼前整个人是自己公公,怎么可以说出这么羞耻的话,顿时俏脸羞的通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