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戴小雨伞~体内的分身也没退出来

 与此同时,嫂子也发出节奏感十分强的低吟声,紧接着听她小声喊道:“嗯,使劲,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嘛——”


晕死!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大了,一股丹田之气直往涌,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而且身体变得异常的僵硬。


哥哥没有回答,依然是按照他的节奏,发出那种非常吃力的喘气声。


没一会儿,随着床头猛烈敲击着墙壁几下,房间里突然变得十分安静,感觉一颗针掉在地的声音都能听见。


在门外的我,已经能够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完了?”里面忽然传来嫂子意犹未尽的询问声。


哥哥十分疲倦地“嗯”了一声。


“我说大虎,你究竟怎么回事?这么三下五除二地了事,看来这辈子我们是不可能有孩子了!”


“我说小玉,你能不能别总是拿孩子说事,这样会给我增加心理负担的!”


“哈,这么说你没用还怪我咯?我说戚大虎,别怪我没警告你,你做不了爸,可别耽误我做妈,你要是还不把身体调理好,别怪我给你戴绿帽子!”


说完,温如玉好像朝里面的卫生间走去,一会传来沐浴的声音。


我赶紧回到房间,躺在床还心跳不已。


嫂子温如玉长得那么丰满性感,哥哥戚大虎斯斯的哪里是他的对手?除非是换成我……


想到这里,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也太狗血,太龌龊了。


虽然我跟戚大虎不是亲兄弟,只是同村同姓,往数十八代,才有一个共同的祖。


问题是这么多年他对我一直很好,要不是他的帮助,我都考不这所大学,而且现在让我住在他家。


他那个方面不行是他的事,再怎么,我也不能对他的老婆温如玉有那种想法呀!


我的耳旁,一直回荡着温如玉刚才销魂的低吟声,脑海里,满满都是她性感丰满的身影。


虽然知道不应该,但我还是意淫着温如玉自撸起来。


没撸几下,我浑身一个激灵,一种喷射的感觉,让我全身放松。


由于这次太快,我都没有准备好卫生纸,直接弄了一短裤。


我赶紧起床换了条短裤,把弄脏的短裤放在床头,像是真的开了一次洋荤一样,舒舒服服,甜甜美美地倒在床便呼呼大睡起来。


因为军训还没开始,我一直睡到八点,才被温如玉叫起来吃早点。


我起身低头一看,昨天晚放在床头的那条短裤不见了。


汗!


我走到窗边一看,发现那条短裤已经被洗干净,正晾晒在阳台的衣架。


卧槽!


这下完了,我特么待会儿怎么面对温如玉呀?


戚大虎一大早走了,温如玉却等着跟我一道吃早点。


我只顾低头吃着包子喝着牛奶,一下都不敢抬头看她。


“二虎,以后换下的衣服和裤子,别扔在房间,直接放到楼下卫生间的盥洗盆好了。”


我满脸涨得通红,无地自容的“嗯”了一声。


温如玉看到我这副样子,居然扑哧地笑了一声。


“怎么,二虎,高的时候,你们老师没教过你们生理卫生吗?”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一脸愕然地抬眼看了她一下,赶紧又把头低下。


“看样子是没过,那你知道女人每个月有例假吗?”


我一脸涨红的没有吭声。


“二虎,你现在也是大人了,男女生理的事情,也应该懂一点,别像个小孩子似的,一听到那种事情脸红。”

温如玉已经跟着后面过来了,看到我有些木然的站在门口,赶紧伸手拨了我一下。“我说陈大编辑,别逗了,他是老戚的弟弟,刚从乡下来,可别吓着了他。”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副校长的老婆,名叫陈灵均,今年三十多岁,可看去也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过去是群艺馆的独唱演员,现在是电视台的音乐编辑,长得既漂亮又有气质。


她家住在隔壁,右边是她家,两家阳台之间,只隔着一块砖厚的墙。


“哟,这是戚副教授的弟弟,是亲的吗?”


“瞧你这话说的,当然是亲的,今年刚考到我们学校来。”

   文学

陈灵均下打量了我一眼,虽然嘴里是在跟温如玉说话,两只眼睛却一直盯着我:“怎么感觉你们家正在演《金瓶梅》呀?”


“什么意思?”

         男人戴小雨伞

“虽然戚副教授的个子不矮,可瘦得像根竹竿,要是把这弟弟喻成武松的话,他可是武大郎了。我说温老师,你该不会扮演潘金莲吧?”


温如玉白了她一眼:“我说陈大编辑,这可不像是领导夫人说的话,别把他真的当成了孩子,都大一了,还有什么不懂的吗?”


陈灵均扑哧一笑:“好了,好了,不瞎扯淡了,搞定了没有?搞定了我们走吧,她们几个还等着呢!”


“那我们走吧!”温如玉转而对我说道:“吃完早点后该干什么干什么,桌子的东西等我回来收拾。”


“嗯。”


我毕恭毕敬地朝她一点头。


陈灵均转身离开的时候还瞟了我一眼,悄声对温如玉说道:“这孩子挺腼腆的,别说是从乡下来的,现在乡下的孩子也是不得了……”


“好了,好了,你可是堂堂领导的夫人,能不能端庄一点?不知道你是演员出身的人,还以为我们学校领导的家属,个个作风都不正派呢!”


“我去,你丫的骂人不带脏字呀?”


两人一边嬉笑打闹着,一边朝外走去,我远远的看着她们了一辆小轿车。


开车门的时候,陈灵均忽然回头又看了我一眼,吓得我赶紧把门关,一百只小鹿在心头乱撞。


我能够感觉到她看我的时候,她那双明眸的大眼背后,还有一双更加深邃的眼睛。


其实在男女关系方面,我并没有完全开窍,更不懂得去玩弄女人,像陈灵均这样看去结过婚的女人,过去我想都不会想。


只是我的魂早被温如玉勾走,只是因为自己是个有底线的人,只好转移目标,把对她身体的迷恋转嫁到陈灵均身而已。


真要是较起来,其实我更喜欢温如玉那种类型的女人,她更加丰满,也更加高挑挺拔。


但在我和温如玉之间,永远有戚大虎这道让我过不去的坎,而陈灵均则不一样。


她的出现,让我感觉到一切皆有可能。


尤其是她刚刚一直盯着我看,车时的最后那次回眸,更让我有种触电的感觉。


整整一个午,我一个人在家像是热锅的蚂蚁,大脑里一会是温如玉,一会是陈灵均,算是坐在沙发看着电视,激动的心情始终都没能平静下来。


快到午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笑声。


我能够清晰地听见,是温如玉和陈灵均在讲话,心里期待着陈灵均能和温如玉一块儿进来。


门开了之后,温如玉却在门口跟陈灵均道别,多少让我心里感到有些失落。


“二虎,快,看看嫂子给你买了什么?”


温如玉走到沙发边,把一大摞塑料袋往沙发一放。


我惊惊讶地发现,她给我买了好几套T恤衫和休闲裤,面都是明码标价,最便宜的都要两三百块钱一件,最贵的一件T恤,居然要六百。


当时我懵了!


我全身下都是地摊货,没有一件衣服超过五十块钱,看到一摞的高档衣服,心里正纳闷:这些衣服买回来是给我穿的,还是让我收藏呀?


“还傻愣着干什么?赶紧换一套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合适,合适,是太……贵了。”


“你都没试过怎么知道合适?来,赶紧换一套穿给嫂子看看。”


我的衣服都是她洗的,她当然知道我的型号,按照我的型号买,肯定错不到哪里去。


只不过有些衣服的型号恐怕不对,所以温如玉非要我换一套试试。


说完,她直接拆开了那套最贵的T恤和休闲裤,然后站在边看着我。


毕竟我也是个十九岁的人了,温如玉还高出十多公分,当着她的面,我不好意思脱外套。


温如玉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回过味来后,居然伸手掀起我身的T恤:“在嫂子面前还害什么羞?赶紧穿!”


当她掀开我的T恤,看到我胸前茂密的胸毛之后,一下惊呆了。


老实说,这个瞬间我想死的心都有!


我跟其他人是不一样,读初的时候胸口长了毛,平时光着膀子打篮球,踢足球,同学们都知道。


男同学们为此经常讥笑我,女同学也没有一个愿意与我同桌。


为了这一身的胸毛,我一直处于自卑之。


没想到现在又被温如玉看到了,我真恨不得找个墙角直接撞去。


令我意外的是,温如玉片刻错愕之后,眼睛里居然闪现出一道异的目光,并没有嫌弃和厌恶的意思,反而像是暗自惊喜。


我赶紧从温如玉手里接过T恤套在了身,不大不小,尺寸刚好。


温如玉接着让我试试裤子,我刚解开皮带发现不对。


因为坐在沙发想了一午两个美妇,身体早已发生了强烈变化。


我只好背过身去脱下裤子,又从她手里接过新裤子套了去。


温如玉笑笑没吭声。


我转过身来时,却发现裤裤裆还是撑了起来,正准备转回身来时,温如玉却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干嘛呢,让嫂子看看合适不合适?”


说完,她居然给了我一个海底捞。


当她纤细的手指碰到我那个地方时,我浑身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一撅屁股,希望让过她的手。


温如玉却恍若未觉,继续用手扯着我的裤裆,不时触碰一下我那个地方,却装模作样地说道:“挺好的,裤裆不大不小,尺寸刚好。”


她又下端详了我一番,好像刚才那一招海底捞不是故意的,反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尴尬的笑了笑,结结巴巴地说道:“谢……谢嫂子。”


温如玉不动声色地盯着我的眼睛,突然问道:“二虎,你是不是看了刚才那位大姐呀?”


我吓得一脸胀红:“没有,没有……”


“你还骗嫂子,不知道嫂子是过来人呀?看看这都翘起来了,还说心里想着的不是她?”

我赶紧解释道:“嫂子,我真没有。“只是她在勾引你,对吗?”温如玉笑道:“她可是副校长的爱人,虽然性格张扬一点,却也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不过话说回来,她看你的眼神好像真的不一样。”


怎么,连她都发现了,看来我的判断并没错,陈灵均真的对我有意思?


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幻化成一团热血,直接撞击着我脑袋的皮层。


在这时,大门“咔哒”一下被人用钥匙打开,戚大虎突然出现在门口。


吓得我浑身一哆嗦,一脸胀红地看着戚大虎,做贼心虚地高声喊了一句:“哥——”


温如玉却像是没事一样,非常自然的放开手,却一直装模作样的打量着我,甚至还喊了一句:“大虎,你过来看看,二虎这套衣服怎么样?”


戚大虎似乎并没察觉出异样,估计以为看到温如玉给我买了许多衣服,我有些不好意思。


他把公包往桌子一放,走到我面前下端详了一番,点头道:“不错,不错,太帅气了,真不错!你嫂子从来都没给我买过这么多衣服,以后在家里可得好好听你嫂子的话。”


我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了一点,赶紧点了点头,又对温如玉说了声:“谢谢嫂子。”


温如玉笑了笑,拿着她自己买的衣服走楼去。


戚大虎立即凑到我耳边说道:“没事,我年薪二十多万,一分不少地全给你嫂子,她过去只贴娘家,难得她愿意替你买衣服。记住,不管以后你嫂子给你什么,你都理直气壮地拿着,那都是哥的钱!”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他还是大学的副教授呢,怎么不想想,为什么温如玉对我会这么大方呢?


戚大虎又下端详了我一下,伸手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兄弟,这才像个大学生的样子!”


“哥,”我皱着悄声道:“这……也太贵了,在老家,这一身衣服能抵我们好几个月的伙食。”


“哟,你们哥儿俩咬什么耳朵,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话呀?”


温如玉从楼下来,面带微笑地调侃了我们一句。


戚大虎赶紧解释道:“谁还敢说你的坏话?二虎刚才说,这辈子都没看过这么好的衣服,如今穿在身还真不舒服。”


“那是你这哥哥没做好,自己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却从来不关心一下弟弟,你还好意思说?”


“嘿嘿,是我想得不周到。”戚大虎转而对我说道:“二虎,俗话说得好,长嫂为母,以后你要是赚钱了,可别忘记了好好孝顺你嫂子!”


我尴尬地笑了笑:“一定,一定!”


温如玉抿嘴一笑,直接朝厨房走去。


戚大虎让我把那些衣服都拿回房间去,我把衣服放进房间的衣柜后,一个人靠在墙边发呆。


戚大虎对我亲如兄弟,可温如玉却发现了我一人性的弱点,像是个收藏家,把玩着自己的藏品一样,不断把玩着我的激情。


我该怎么办?


也许命注定,戚大虎这辈子要被戴绿帽子,可那个人怎么着也不该是我呀!


虽然我对温如玉充满了无尽的遐想,昨天晚还一意淫了她一把,但做人起码的底线还是应该固守的吧?


我决定吃饭的时候向他们提出来,自己搬回学生公寓去。


温如玉很快做好了午餐,喊我下去吃饭。


我们三个呈三角形坐着,戚大虎坐在间,我跟温如对面坐着。


刚刚吃了两口饭,我正准备开口说自己要搬走。


“对了,”温如玉突然对戚大虎说道:“今天我跟陈灵均提了一下你评教授的事情,她说现在规定越来越严,你非得到老少边穷地区支教一年,才有可能评的。”


与此同时,我发现自己大腿之间,像是爬来个什么东西,赶紧低头一看,原来是温如玉的脚从对面伸了过来。


我的一颗小心脏,立即跳到了嗓子眼,赶紧把身体往桌子前倾,生怕被戚大虎发现。


想想温如玉也是没谁了,早我们两个吃饭的时候,她也没有如此夸张的举止。


现在戚大虎坐在边,她居然如此肆无忌惮,难道她是喜欢这种命悬一线的刺激感吗?


戚大虎阴沉着脸应了一句:“问题是算去支教,也不一定评得。”


“那你打算放弃了?”


“在副教授里我本来算年轻的,如果没有过硬的关系,明年想评为教授绝对不可能。除非是校领导直接找我谈话,明确只要支教一年能评教授的话,我才会去的。”


“那咱们去送点礼呗!”


“你没搞错吧,全国下反腐一盘棋,这种时候你是想送,也没人敢接呀?”


“那要看送什么?”


戚大虎一脸愕然的看着她,反问了一句:“送什么?”


温如玉这时瞟了我一眼,对戚大虎说道:“这事你不用管了,我回头再去找找陈灵均。”


因为明天开始军训,晚我想早点睡,吃过午饭之后,我们回各自的房间午休,因为被温如玉撩得够呛,整整一个午,我在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不过此时此刻,我心里想着可不是陈灵均,而是温如玉。


我甚至臆想着,一旦戚大虎睡着了,温如玉会不会摸到我的房间里来呢?以她午在桌子底下干的事,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她干不出来。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整个午她并没有来我房间,相反倒是班的时候,他们夫妇一块儿离开。


出门的时候,温如玉伸手挽着戚大虎的胳膊,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居然让我心里醋浪滔天。


我倍感失落地走下楼去,正准备到操场去看看有没有人打球。


刚刚出门,突然一个东西从面飘落在我的头顶,我伸手拿下来一看,居然是一种很怪的东西。


前面是一块三角形的红布,三个角延伸出三根红带子,开始还以为是口罩,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丁字裤呀?


我一抬头,发现隔壁的阳台,陈灵均正探出个脑袋,面颊微红的对我笑道:“是二虎吧,不好意思,我的裤子掉下去了。”

汗!


她当我是傻子呀?


她家的平台与这边一样大,晾晒衣服的铁丝都是横跨在正间的,算有风吹下来,也只会落到平台,根本不会飘到下面来。算是飘下来,也应该落在他们家的院子里。


显而易见,她确实是准备收衣服,估计听到我们这边关了两次门,所以探头朝下一看,发现我在门口,急生智的把她的丁字裤扔到了我的头。


否则她的脸,也不会在瞬间绯红一片,明显是做贼心虚。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如果这是她耍的小心机的话,那么已经成功了,我的小心脏已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但却佯装无事地笑了笑:“没事。”


“那什么,你等一下,我过去拿。”


一想到她是副校长的爱人,戚大虎评教授职称的事,还要仰仗她在副校长旁边吹枕头风,算她不是故意的,而我对她也没有想法,这个时候也该拍拍她的马屁。


“要不还是我送过去吧?”


“那谢谢你了,我马下来开门。”


我走出院子绕到她的院子门前,门口的小铁门“嗒”地一声开了。


我沿着台阶走到防盗门门口的时候,她刚好把门打开,不算太高的胸部有节奏的起伏着。


看来她是一路跑下来的。


我把丁字裤递给她,她嫣然一笑:“进来坐会儿吧,家里没人。”


晕,她后面那一句“家里没人” 的信息量太大,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吗?


我微微一点头,迈步走了进去。


她赶紧把门一关,我刚刚把鞋子脱下,她立即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棉拖鞋,那应该是最大的一双,可我穿的还是有点小。


“来,在沙发坐会,有香烟,有水果,你想吃什么自己来,别客气。”


她家的水果和香烟都是高级的,连客厅里的装潢和我所坐的沙发,都戚大虎家高出不止一个档次。


我会抽烟,但却不敢动手去拿。


毕竟这是副校长的家,我一个刚入学的学生,怎么能在她家吞云吐雾?


我挺直腰板,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努力想表现得自然一点,却感到面部的肌肉已经僵硬。


陈灵均坐在我的旁边,虽然不停的劝我吃着吃那,貌似想让我放松下来,其实她也挺紧张的,我能察觉到她的嘴唇都在微微颤抖,脸的红晕始终没有褪干净。


如果她把我当成邻家的小男孩,根本用不着这么紧张,恰好是从这一点让我十分肯定的判断出,她对我绝对有那种意思。


正因为如此,我们一直尴尬地坐着,谁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