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窄撕裂娇嫩哀嚎惨叫 ~我轻轻的,不会疼的

  老张感觉自己的胳膊都要被陈冰给抱着,在她的胸前摩擦着,下面猛地来了剧烈的反应。他老脸一红。


  “行行行,那我这两天晚上就到你家加加班,干上几个通宵,解决你这个问题。”老张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陈冰忍不住激动。


  兴奋之余,她胳膊不小心碰到了老张深蓝色的劳保裤裤腿,裤衩处宛若炸裂,跟碰到了石头一样。陈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俏脸绯红一片,心跳也加速的厉害。


  陈冰心底寻思着:这老张岁数都这么大了,那里怎么比自己老公还要凶猛啊这老头,身体条件这么厉害


  想到这,陈冰羞涩的将眼神转到一旁。正在这个时候,主卧传来一阵婴儿啼哭声。


  “张师傅,那您先忙,我先去主卧看会儿宝宝。”


  说罢,她就急忙跑进了主卧。


  老张临时换了个保险丝后,从凳子上下来,紧跟着,走到主卧门口,正打算敲门,门没关掩饰。


  巴拉一声,门开了一个缝。


  老张目光往里一瞅,赫然发现陈冰怀里抱着娃,解开扣子,敞着胸,雪白的两坨突了出来,正在喂奶。


  看见这一幕后的老张,全身都跟被电击一样,一股强大的电流蔓延全身,下面早就已经坚硬如铁。


  真的是太性感了

 老张不自觉的吞了好几口口水,正聚精会神的欣赏呢,突然陈冰注意到门口的动静,目光一转,与老张的眼神擦出火花,双目一对。


  陈冰整个脸都涨红了,咬着唇角,很快就注意到了自己的胸口,赶紧将身子侧转了下。


  场面异常尴尬。


  老张下意识的回了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一阵,没多久,陈冰喂奶结束,从房间里出来,跟老张闲聊了几句,约定明后天晚上帮她检修电路。


  老张一走,回到房间里的陈冰,望着那结实的席梦思大床,心底赫然浮现几丝渴望。


  想着自己常年出差,身体又不行的老公,心底难免有点落寞,在她这样三十如狼的年纪,那方面的需求可旺盛了,要是能遇到一个威猛一点的男人,该多幸福啊。


  如此想着,陈冰忽然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肌肉开始变得松软起来,体内一团烈火也开始越少越热,甚至某地儿还有点膨胀。


  那热涨的感觉开始不断聚集到自己的身下,以至于她只能靠着双腿夹紧。


  可没想到大腿刚刚一夹,一股暖流,让她禁不住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声音。


  这个时候,她竟然幻想起了老张,虽然老张年纪大了一点,但是他体格健壮,而且方才还不小心触碰到了一下,想必哪方面的能力肯定极为惊人。


  想到这,她不自觉的上了床,将自己的衣物褪下,然后伸出手放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而老张呢,从陈冰家回去后,心底也一直在想着她喂奶的那一幕。


  想着自己虽然老了一点,但未必没有机会,她老公常年不在家,看她那样,就很饥渴,想必晚上


  想到这,他就开始动了点歪心思,这两天晚上给她检修电路,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搞不好还真的能一亲芳泽呢。


  次日,老张起的很早,跑去市场上买了一个针孔摄像头,然后晚上去给陈冰检修电路的时候,偷偷安装在她内卧的隐蔽的墙角。


  安装完毕,老张正踩在也梯子上,从上往下俯瞰陈冰,宽松的睡衣,里面一片雪白。


  为了能看见更多,老张手里拿着各种检修电路的工具,故意就将老虎钳弄掉在地,然后对陈冰说:“陈妹子,能帮我捡一下吗”


  “好。”陈冰当时也没想多,走到老张的梯子下面,然后弯腰去捡,这一弯腰,老张的眼珠子都直了。


  透过陈冰宽松的领口,老张看见两坨雪白,甚至是俊俏平坦的腹部,再深处竟没穿内内,一片黑色的草原。


  老张心跳加速的特厉害,脑子早就被这一幕给怔住了,他寻思着:这少妇可真是开放啊,自己在她家检修电路,都不穿内内,这是在诱惑我吗


  他看的口水直流,鼻血都要出来了。


  这个时候,陈冰拿起老虎钳,弯腰起身,一起来,眼神不经意的往下瞥了一眼,再看着老张的目光,极为惊讶。


  她哪里知道,自己领口会敞开这么大,自己一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的两坨还有下面,老张在梯子上站着,岂不是这些全都被他给看见了


  急忙站起身,俏脸涨红,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领口,将老虎钳递给老张,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张师傅,老老虎钳给你。”


  说完,眼神无意中看见了老张的裤衩,一看见哪里,就能炸开了一样,脸色更加红润了。


  老张猥琐的笑着,道了声谢谢。


  陈冰害臊的咬着唇角:“行,那你忙。”

     仙子紧窄撕裂娇嫩哀嚎惨叫 


  说完,她就一路小跑,进了卫生间,老张估摸着估计是去里面换衣服去了。


  看着陈冰一路小跑的背影,俊俏无比的屁股在睡裙下面左摇右晃,让他极为心痒。


  他心中寻思着:这平日里端庄矜持的少妇陈冰,竟然私生活这么开放。


  这边,回到卫生间的陈冰,脸色发烫,心中也在自责,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让张师傅看见自己不穿内衣搞不好还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浪荡的女人呢。


  想到这,她顿感自己的大腿深处有股暖流在涌动,羞涩的脸更加滚烫了,她急忙拿出一张卫生纸,擦了擦。


  “真的是太丢脸了。”


  想着自己在老张的面前,竟然几个眼神,几句话,就把自己弄得这么湿,陈冰心底如此埋怨着自己。


  正这个时候,娃醒了,开始哭闹,陈冰赶紧换了身衣物,从卫生间出来,然后抱着娃喝奶去了。

     文学


  忙到九点,老张才从陈冰家离开,回到家中,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抽了根香烟,打开手机摄像软件。


  登陆了用户名跟密码,打开摄像画面,陈冰家主卧里的画面完整的浮现在老张的眼中。


  刚开始画面还没啥动静,老张就盯着屏幕等待,大概几分钟的时间,画面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背影。


  正是少妇陈冰

 只看着她刚洗完澡,穿着睡衣,怀里抱着娃,哄她睡着后,就将她放在婴儿床上。


  随后自己也打算上床睡觉,上床前,她竟然将自己的睡裙给脱了,全身一丝不挂,老张第一次看见全身光溜溜的她,喉结都干了,盯着屏幕一刻都不眨眼。


  没想到陈冰竟然还有果睡的习惯


  她脱了衣服,上床后,老张本想着陈冰应该会睡觉呢,可哪里知道,陈冰躺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突然转身打开了旁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粉色的玩具,接着,她竟然将玩具放在自己的双腿之间。


  一阵电动的声音。


  陈冰盖着被子,只看着床单不停的晃动,老张可是老司机,自然明白她正在干什么。


  这种画面持续了几分钟,陈冰闭着眼,舒服的享受着,老张不停的吞着口水,心底多想现在就出现在她家。


  正在老张yy着呢,突然陈冰可能觉得下面太热了,将被子掀开,眼前的一幕,彻底让老张懵了,只看着她完美无瑕,雪白的身子,张开双腿,里面的私密看的特别的清晰,粉色的玩具露出一个小边角


  盯着摄像画面里的春光,老张可兴奋了,从旁边掏出一张卫生纸,有点老旱逢甘霖的味儿,盯着陈冰性感的小身段,心底不免更加兴奋了。


  这陈冰,也算是饥渴到了极点,别看外表端庄稳重,有点大家淑女的模样,真没想到欲念竟如此强烈,想必常年估计从她老公那边得不到满足,那方面的生活极为不协调吧。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老张眼皮子眨都不眨,一直盯着屏幕瞅,直到结束。


  那一晚,老张失眠了,脑子里全都是陈冰这个小少妇性感迷人的模样。


  心底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娶到这样极品的老婆,让她臣服在他的身子下,该是一种多么爽的一件事情啊。


  检修电路,更换电线需要两天的时间,想着明天是最后的期限,这是上天赐予自己的机会,可一定要把握好,想到这,老张点了一根香烟,靠在床头,浮想翩翩。


  次日,下午三点,老张就鬼使神差,提前来到陈冰的家里干活。


  正干着活儿呢,内卧里刚哄好娃睡着,她从一个崭新的购物袋里拿出一件崭新的黑丝连衣裙。


  今天晚上是自己好闺蜜的生日聚会,她被邀请,虽然陈冰不是一个外表特别浪荡的女人,但是在女人聚会中,好胜心却极强,总希望自己能成为最耀眼的那位。


  所以为此,她特意准备了一件非常性感,紧身的黑丝连衣裙。


  连衣裙的设计特别的贴身,能够将自己身材完全曲线展现出来,最为性感的地方,是连衣裙前面有一条很长的拉链,如果全部拉开,整个裙子就会完全敞开。


  这个款式的连衣裙,今年特别的火爆,很多女人都想买一条,因为它不光能彰显自己的气质跟性感,更能给男人带来极度的感官刺激。


  陈冰将自己身上的居家服脱了,放在了一边,然后穿上这件黑丝连衣裙,随后低下头,将拉链拉上。


  可是正在拉的时候,猛地一用力,拉链拉到胸口的地方,被卡主,死活都提不上来。


  陈冰急忙往下拉,但是卡死了,咬住了内衣的边角,怎么都不行尝试了几次,非但没有效果,拉链卡的更死了,勒的胸口都挤成了一团。


  本来这条连衣裙就比较紧身,贴着身子,现在拉链一卡,更紧了,将胸前两坨挤压的都要炸裂开了。


  到后面,急的额头的汗珠都出来了,陈冰急忙往下往下,但是依然没有任何效果,来回折腾了好长时间,胸都疼了,最后实在是没办法。


  她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在外面给她家检修电路的老张


  “哎呀,张师傅”她急忙打开了卧室的门,然后跑到门口,朝着外面喊了一声,又折返回来,背着身子。


  老张正在梯子上拿着老虎钳干活呢,听到声音后,立马就放下手里的工具,从梯子上走了下来。


  “咋啦,陈大妹子”老张悄悄推开门,开了一个缝隙。探问。


  陈冰俏脸涨红,支支吾吾的说:张师傅,我,我,我有点事儿想请你帮忙….


  老张一听,心底也开始在心思着,这美少妇今儿个到底是咋啦俏脸红成这样,找自己要帮什么呢


  难道是常年跟丈夫夫妻生活不协调,想找自己来填补一下吗


  想到这,老张开始亢奋起来,说:“有啥事你尽管说,你不要看我年纪大了,但是体力还是不错的呢。”


  说完,老张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老张话外之意,陈冰不是不懂,听了后,俏脸更加红润了,宛若一朵小桃花绽放,胸口起起伏伏。


  她看了一眼手表,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再不解决拉链问题,自己肯定要迟到,情急之下,她只要咬牙,将身子转了过来。


  这一转身,老张嘴巴张开,口水都要流了出来,只看见胸口挤成了一团白花花。


  “张师傅,我的连衣裙拉链卡死了,你能帮我一下吗”陈冰咬着唇角,不好意思道。

 老张怔住,盯着眼前的画面,脑子一片空白,只看陈冰身上穿着黑色连衣裙,裙子前面一整条的金属拉链,只拉到胸部下面,两坨雪白往上挤压托着,几乎就跟棉花炸裂开一样,这场面,简直是太劲爆了。


  老张被这一幕景象彻底给吸引住,整个人都懵了。


  陈冰呢,本来找老张,是为了寻求帮助的,可没想到老张的眼神一直都盯着自己的胸口看,羞臊的不行。


  “张师傅,你倒是说话呀,能不能帮帮我呀我马上还要去外面参加我闺蜜的生日派对呢,急死我了哟。”陈冰催促道。


  说这话的时候,眼泪都要急的流出来了。


  老张这才缓过神来,心底早就已经亢奋到了不行,听了陈冰妹子的催促,他赶紧回应:“行,行,我这就帮你弄。”


  说完之后,她走进卧室,然后站在了陈冰的跟前,跟她咫尺之遥。


  见老张过来,陈冰咬着唇角,压抑着害臊的心情,慢慢的起身,然后站在了老张的面前。


  不知为何,当面对年迈老张的时候,陈冰竟然有了不小的反应。


  老张犹豫了一阵后,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朝着她胸前而去。


  简单的看了一番拉链的情况,他吞了几口口水,然后说:“陈妹子,你你的胸实在太大了,撑得太紧了,靠着拉扯,肯定解决不了问题,要不我替你将胸口挤两下,你尝试着往下拉,你看如何”


  陈冰一听老张竟然说自己的胸大,脸更加红润了,有点羞于言语。


  但眼看此时情况焦急,听老张这么一分析,让老张来挤,有点难为情。“张师傅,要不我自己来挤吧,你帮我往下拉吧”


  老张听了这话,有点失望,如果自己拉的话,还能跟她的胸来一个亲密接触呢。


  听了陈冰的答复后,他也不好反驳什么,只好点头,“行,那你来吧,你从两边往中间挤压,我拉拉链。”


  陈冰点头应允,开始挤起来。


  她红着脸,挤压着胸前的两坨,老张本来距离就很近,还是面对面,这一挤压,胸前的沟更深了,还从里面传来阵阵的香味,惹的老张恨不得直接扎进去,对着里面如狼似虎的啃一番。就算是死了也值得。


  陈冰挤压的时候,看着老张的眼神,一刻都没离开自己的胸,有点难为情。


  “张师傅,你不要一直光顾着看啊,你也要动手帮我啊。”


  老张被这么一说,哦了一声,缓过神,急忙拉拉链,老张常年干着检修电路的活儿,力量也比较大,尝试了一次,但是拉链实在是太紧了,连老张都没辙,拉了几下,也没啥动静。


  到最后老张猛地用力,拉的脸都红了。


  陈冰这个时候也担心老张用力过猛,到时候将自己买的崭新连衣裙给弄坏了。她心底也蛮自责的,为啥自己的胸长得这么大呢


  正在这个时候,陈冰闺蜜电话来了,问她啥时间到催促了几句。


  扣完电话,陈冰无奈极了,一咬牙,下定决心对老张说:“张师傅,我实在是挤不了,没那个力气,要不你帮我挤压试试我来拉拉链。”


  老张一听到这话,兴奋极了,眼前一亮,几乎是秒回。


  “行,行,那我帮你挤挤。”


  话刚说完,他的手不自觉的就伸了过去,盯着雪白的两坨,还没接触呢,口水就流了出来。


  他先从两侧入手,往中间挤压,虽然隔着衣服,但是能感觉到饱满的弹性,那种感觉美妙不可言。


  惹的老张全身都发胀,脑子跟被电击了一样,特别的享受。


  而陈冰这边呢,被老张这么一挤,这一双老茧的手掌,用心挤压着自己的胸,不知道咋回事,竟然感觉到一股曼妙的束缚感,长期跟自己老公夫妻关系不协调,从来都没有这种绝妙的体验。


  被挤了几下,竟然来了非常强烈的反应。


  下面突然感觉特别空虚起来,她咬着唇角,心底竟然开始浮现几丝邪念。

 但这种念头只是一刹那,很快就被自己的冷静给消灭了。


  趁着老张给自己挤压,她赶紧去拉拉链,可是无论老张用力多大,始终都没任何效果。


  她气的猛地跺脚,烦躁不已。


  见陈冰如此气恼,老张急忙松手,安慰:“陈大妹子,要是实在拉不了,你也别着急呀,我还有其他办法试试呢。”


  陈冰赶紧问:“张师傅,啥办法呀,你快点说呀,我时间真的很急,很急。”


  老张说:“我去拿老虎钳给你夹开,然后再给你重新装上,咋样”


  陈冰想了下,问:“张师傅,你还会装纽扣吗”


  老张点头,道:“这个当然,我一个孤家寡人,平日里缝衣,装拉链,纽扣,这些细活不都是我自己弄嘛”


  陈冰脱口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你要是同意的话,我现在就过去拿老虎钳。”


  “好,好,好。”


  陈冰赶紧点头答应。


  老张赶紧从卧室里面走了出去,然后从工具包里拿了老虎钳过来。


  走到陈冰跟前,将老虎钳夹住拉链,咔擦一声。


  拉链从连衣裙上掉落下来


  陈冰松下一口气,可正在这个时候,还没等陈冰欢欣雀跃起来呢,拉链一断,拉丝全部都开了,原本被连衣裙上围包裹的胸部,突然被释放,完全爆开


  陈冰的连衣裙敞开了,两坨弹了出来,被文胸给包着。


  但接着,老张看见了更让人流鼻血的一幕。


  因为上围的拉链拉开,哗啦一下,下面的衣服也没撑住,直接从上到下全部滑落到腿脚。


  老张眼神惯性的下垂,让老张万万没想到的是


  陈冰下面竟然一丝不挂,连个内裤都没穿


  那个部位,完全的敞开在老张的面前,三角地带,让老张裤衩处来了极为强烈的反应。


  啊


  陈冰意识到情况后,立马慌了,低头一看下面,再与老张对视了一眼,差点吓死。


  自己身子都被老张看光了,这,这,这要是被人知道,可怎么见人啊


  自己可是有老公的人啊,这,这,这怎么可以哟。


  她吓得赶紧转过身,然后低身将连衣裙捡了起来,遮掩住自己的身子,然后背转了过去。


  脸色涨红,支支吾吾的说:“张,张,张师傅,麻烦你,你先出去一下吧”


  老张猛地吞了一口口水,想起刚才看见那一番春景。


  心底突然来了一股特别强烈的渴望


  心底期盼着,要是现在将这个刚生完孩子的美少妇给霸占,满足她,狠狠的发泄一次,该多爽啊


  看着这俊俏性感的后背,圆晕的身材曲线,每一处都给老张强大的视觉冲击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