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格尔亲临当下,会发自内心赞美陈直的“存在状态”

农民工陈直因为在网上发帖询问哲学著作出版问题,引起媒体广泛关注。他在打工之余,翻译了理查德·波尔特的《海德格尔哲学导论》,在一个网站上和网友互动时,他也展现出了对西方哲学真正的了解。
陈直翻译的书,并不是海德格尔的著作,而是研究海德格尔的专门著作。海德格尔公认是西方哲学的顶峰,其《存在与时间》即便是中文版,也是最难懂的书之一。陈直从2009年开始,一边在工厂打工,一边研究哲学,其在西方哲学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超过不少“科班出身”的哲学系学生。
不可否认的是,陈直的出名,是因为他“农民工”的身份。所以,媒体讨论农民工“思考海德格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还是“本身就不正常”?现实无疑是清晰的,打工人大量的时间都用来谋生,读书的时间很少,更不用说研究哲学了。

海德格尔亲临当下,会发自内心赞美陈直的“存在状态”

陈直当然是稀有的,但是这种认识,多少和人们对农民工的“刻板印象”有关。实际上,在信息社会,人们获得了相对平等的接受信息的机会,“打工诗人”“打工画家”都不算稀奇,“农民工”也早已不是那种背着编织袋挤绿皮车的形象了——连绿皮车都很少了。
在陈直身上,真正可贵的并不是这种“突破身份”和“阶层”所造成的惊奇效果,而是一个人对知识的纯粹热爱。他和网友的互动很值得一看,大部分人问他的都不是“身份问题”,而是关于哲学和海德格尔的具体问题。他的回答也很“专业”,看得出他对西方思想史有着清晰的把握。
或许,他的水准不比一些大学培养的哲学博士差。一个人从本科读到博士,大概需要10年以上,但是在高校,学生不得不抽出时间写论文,还有大量哲学以外的课程,乃至一些“社会实践”。以至于很多研究生导师感叹,学生“真正读书”的时间不多。
陈直则不然。他当然要付出大量时间在打工上,但是在“业余时间”,他为哲学付出了全部。从2009年开始,他一边学习英语,一边钻研哲学,读了不少英语版哲学著作,光是这一点就让他超过了一些“学院派”。就投入的绝对时间来说,他并不“业余”,如果他悟性不算差的话,取得一定成就也在情理之中。

在他身上,体现了一种超强的专注度。哲学是他的“生命”,也是他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路径。他读原著、思考哲学问题,并不是为了发表论文,也不是为了出版著作,而是因为自己真正喜欢。
这是“业余的”,也是真正专业的,甚至可以说,他是今天为数不多的真正“研究哲学”而不是“做哲学研究”的人。热爱让他更加亲近哲学的本质,这种对哲学纯粹的热爱,是难能可贵的。
这种对知识的无功利热爱,也给予他极大回报,让他沉浸在一种知识探险的喜悦中。笛卡尔说的“我思故我在”,用来形容陈直的状态再合适不过。他的翻译著作,是否达到出版标准,可能还需要评估,但是作为一个“思想者”,他已经获得了圆满。如果海德格尔亲临当下,会发自内心赞美陈直的“存在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