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喊承受他贯穿宫口 |中指无名指往里挖的手势

“啊,你弄疼我了。”



张秀琴俏脸通红的趴在草丛里,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衬衫,下半身却空荡荡的,在阳光看起来格外诱人,看的男人直冒火。

 文学



男人正蹲坐在张秀琴身后,随之发出粗重的呼吸声。



张秀梅俏脸都红到耳根子了,咬着性感的嘴唇,颤抖着声音问身后的男人说:“老刘,你……你能治得好不?”



这时弓着身子的男人才直起腰,手从张秀琴的翘臀上抬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秀琴妹子啊,你这怎么摔得?这么严重,尾椎骨都快错位了。”



说着,他把手继续放在这张秀琴的臀上面,又弓着腰,狠狠的揉搓推按起来。



张秀琴刚想拒绝,可她疼的厉害,要是不让老牛继续给她推拿的话她连家都回不去,只能咬着牙,压下心里的那股子想法,忍了起来。



她原本是上山准备采一点蘑菇的,给快上大学的女儿芳芳做顿好吃的,却没想到一脚踩空摔了下来。



要不是刚好遇到村里上山采药的中医老刘,她今天回家都是个问题。


哭喊承受他贯穿宫口

老刘今年四十多岁了,是村里的医生,自从婆娘十多年前离开后,他就没有再讨老婆,有很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现在面对张秀琴,他心生一种久违的感觉……



以老刘的医术,张秀琴跟他说一下情况,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便让张秀琴脱了裤子再说。



虽说摔的是女人很私密的地方,但没办法,在老刘的要求下张秀琴才脱了裤子,让老刘给他推拿正骨。



张秀琴感觉全身跟散架了一样,偏过头看着自己身后弓着腰卖力动作的男人,感受到屁股上跟腰间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她只觉得空虚的身子一点一点被老刘的揉搓的动作给推开了……



就在张秀琴心里春意泛滥的时候,老刘忽然抬起头,说:“秀琴妹子,你这大屁股好大好白啊,比村里那些婆娘都要好看。”



正心潮泛滥的张秀琴听到老刘说这话,顿时羞臊的别过了脸。



老刘可是瞅准了机会说话的,他刚刚给张秀琴这娘们推拿时候可是用来他祖传推拿技巧里的一些技巧,专门用来对付女人……



感受到指尖传来柔软的触感,他沉浸的野火再次燃烧起来,要不是觉得这个秀琴太老,他马上就脱下裤子把她给办了。



老刘很有原则,自己虽然憋得难受也不想睡秀琴这婆娘,四十岁人了还这样,身材都走形了,一点兴趣都没有。



也就是秀琴这股子骚气,村里的大老爷们可都想着折腾这娘们,但老刘心里不屑,她坚信自己一定可以摸到年轻小姑娘。



“秀琴妹子,你这摔得太严重了,你得趴着我才能给你按到位。”老刘对已经杏眼迷离的张秀琴说道,“要是按不到位,只怕是会压迫神经,留下什么后遗症啊。”



本来张秀琴觉得这个动作已经够羞臊的了,刚要拒绝,但听到老刘这话,顿时急了,急忙说:“老刘我……我马上趴着。”



老刘在村里的医术可是一流,关键是他祖传的推拿之术更是十里八村都有名,所以尽管那个动作让人很羞耻,但她也没多想。



而且,老刘的推拉,让她的身体非常受用,令他心驰荡漾、意乱情迷起来。她丈夫也死了六七年了,也非常渴望男人……



看到张秀琴撅起屁股,老刘的眼睛顿时直了起来,这秀琴果然够开放,明明都残花败柳了,这小身子一扭,还是让自己产生了冲动的感觉。

这个角度老刘刚好隐约能看到张秀琴那处!



“嗯……刘叔你……你快点,我真的好疼。”



张秀琴虽然撅着身子,但尾椎骨上传来的疼痛感实在是太折磨人了,让她忍不住催促老刘。



他愣了一下,这才有点反应,被秀琴一催竟然心生烦躁,干脆就不想乱七八糟了,认真推拿。



他这门手艺能传遍十里八乡,那确实是有些门道的,更何况张秀琴虽然伤了尾椎骨,但没有多严重,以他的推拿手法,还是能够应付得了的。



手上功夫揉了揉,最后给秀琴正了骨,才算完事。



“秀琴啊,我这只是给你正骨了,你这摔得太狠了,想痊愈还需要几个疗程。”老刘脸色一本正经。



张秀琴点点头,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刚才那么羞人的姿势,她以为还能发生一些什么,谁知道这老刘竟然真的这么老实,白给的便宜都不占,这让她脸色通红。



穿好了裤子,只感觉屁股后面没那么疼了,还能站起来了,心里头顿时对老刘的手艺很信服。



老刘看着往山下走的张秀琴,心里头满不是滋味,要是秀琴这娘们再年轻十岁多好,今天非把她弄的走不动路。



看着天色不早,老刘也紧跟着张秀琴的后脚下山回家了。



在自家的诊所里洗了个澡,老刘倒下就睡,春梦里刚刚浪起来,就被敲门声打断。



梦里他怀里搂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有点像秀琴,和她在颠暖倒凤,场面一度控制不住了,特么的竟然被打断了。



“谁啊,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



嘴上虽然不客气,但老刘身为村里唯一的医生,还是去开门了,要是谁有个病什么的,医者仁心,不看也不好。



刚打开门,老刘的眼睛顿时就瞪大了!



只见诊所门口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张秀琴,另一个是个小女孩,十八九岁,就和刚才在梦里的一模一样。



这女孩看着跟张秀琴有几分相似,但却比张秀琴更漂亮,身材特别好,个头高挑,白的不像话,跟她妈一样,完全不像是农村姑娘。



张秀琴说这是她女儿芳芳,前天才从大学里回来,看着那微微鼓起的胸脯,清纯的气息,老刘想要是能跟着小姑娘折腾一次,那岂不是能上天。



因为刚才梦里的香艳,老刘还有着反应,被秀琴母女都望在眼里。



“啊……”



秀琴捂着小嘴差点没叫出来,心里砰砰直跳,果然老刘那玩意那么雄厚,要是能得到……



芳芳还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见到老刘那臭东西,自然不觉得厉害,反而觉得老刘望着自己特别猥琐,根本不是妈妈说的正人君子。



老刘随即似乎意识到什么,赶紧随手拿过衣服遮挡,然后把母女两人迎进屋子。

老刘心里尴尬极了,看着芳芳那略带厌恶的表情,心里懊恼自己为什么不注意分寸,现在吓着到这个小姑娘,怕事很难得到了。



回过头再看秀琴,她眼神还若有若无的盯着老刘那处,让老刘心里别扭,暗骂道,你这个老女人看个鬼,老子就算一千年不碰女人,也不会和你搞到一起去的。



然后想到芳芳,心里又是一阵难过,自己四十多岁的人了,怎么才能弄到这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呢。



老刘收回心思,轻咳两声说道:“秀琴妹子啊,这么晚了你们娘俩来找我,是生病了吗?”



“老刘,芳芳她……”张秀琴身子好些了,浑身上下散发着妩媚,但她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转头看向芳芳。



见芳芳羞涩的点头,才接着说:“芳芳她有点不舒服,所以过来想让你给看看。”



张秀琴越说,芳芳的脸就越红,借着月光,平添了几分姿色。



这让老刘心头火热,恨不得亲一口。



可他知道现在肯定不行,只能压下心里的躁动,开口问道,“哪里不舒服啊?”



老刘偷偷打量着芳芳,和她妈妈一样喜欢穿白衬衫,灯光下衬衫里的淡黄色里衣清晰可见。



芳芳此时脸上更红了,都不敢看老刘的眼睛。



张秀琴一看,就知道芳芳害羞了,根本不敢说,便开口说:“芳芳她……胸口有点疼,现在身体发育,涨痛的厉害。”



一听芳芳胸口有点痛,老刘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



“这……要不先开点药吃吧,明天白天过来,这么大半夜的,若是被人看到……得唠叨半天。”



老刘并非故意推辞,因为现在秀琴在身边,自己不好做什么,而且刚才已经被芳芳留下坏印象了,自己得正经一点才能挽回自己的形象。



被老刘这么一提醒,她也反应过来,这么晚要是让人看见她们在老刘家,不得说闲话?她倒是不在乎,芳芳可是黄花大闺女。



“那我们明天来啊。”张秀琴领着芳芳离开了,还一扭一扭,似乎还在勾引着老刘,但此时的老刘目光全在芳芳身上。



“这闺女发育的也不错呀。”老刘眼神闪烁。



她们娘俩走了,老刘却睡不着,一想到芳芳,就觉得全身火热了起来。



这一晚老刘做了很多梦,梦里全是芳芳……



老刘从睡梦中醒过来,就赶紧把自己收拾了下,胡子都刮了个干净,看上去倒是好像年轻了几岁。



差不多快到中午的时候,一个倩影钻进了诊所里,“刘叔,来了!”



老刘赶紧起身,打起精神,露出和蔼的笑容,说:“芳芳啊,你今天还疼吗?”



说着,老刘放肆的在芳芳身上上下扫视了一番。今天她穿着一身米色长裙,露出光洁修长的脖颈跟藕臂,笔直浑圆的长腿在裙摆下立着。



“刘叔,我吃完药稍微好了点,但还是有一点肿胀感,不舒服。”说着,芳芳已经红了脸,支支吾吾的接着说:“我妈说你推拿按摩的手艺是这十里八乡出了名的……”



老刘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一样,他强压镇定笑道,“那是当然,你这个是小问题,应该是发育太快导致的,我帮你松弛一下经脉就可以了。”



芳芳低着头嗯了一声,其实她在家里就问过妈妈秀琴了,知道过来就要脱衣服被老刘按摩,一开始她是拒绝的,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的身子怎么能被男人乱摸呢,可是后来疼的受不了了,所以只能过来试试。



老刘关了诊所的门,拉上窗帘,“芳芳,躺下来,然后脱掉衣服。”



芳芳太过羞涩,老刘心里一急,竟然直接伸出手去帮她掀开衣服……

老刘的动作把芳芳吓了一跳,伸手抓住老刘的大手,想要推开他。



老刘叹了一口气,“芳芳,你就放轻松,医生看病没有男女之别的,闭上眼睛一会就好了。”



听着老刘一本正经的语气,她松开了手,闭上眼睛捂住自己已经羞红的小脸,有种任由老刘糟蹋的感觉。



老刘难受死了,但是又不敢操之过急,只能慢慢的挑拨着她的神经。



解开芳芳的腰带,再将她胸口的扣子逐一解开,露出了里面的淡黄色里衣了。



老刘干咳了一声,开口问道,“胸部发育成这样,穿戴衣服方便吗?”



芳芳丢羞死了,为什么一个老男人会问自己这种问题,但是她还是支支吾吾道,“疼了好几年了,穿里衣也只有跑步的时候会……”



芳芳说不下去了,但是老刘似乎看到芳芳在操场跑步的时候,那起伏的上身。



收回心思,老刘已经把里衣也脱了下来,看着那处,老刘双手都在颤抖。



老刘内心狂跳不止,但还是忍住激动面无表情的说道,“芳芳,待会可能会有点疼,你稍微忍着一点,如果有其他感觉,告诉我就好了。”



芳芳羞臊无比,轻轻点头,继续用小手捂住脸蛋。



老刘颤抖着手,伸了过去,那触感,直接让老刘血压飙升,那手感,让老刘感觉身体受不了!



不仅老刘刺激,芳芳也是没忍住轻哼了一声,她能感觉到自己上身,一双粗糙磨人的大手在游走,让她也忍不住叫了出来。



芳芳能感受到老刘的温柔,可是这样太温柔了,那双粗糙老茧的双手都要把自己身子都摸透了,让自己浑身燥热。



老刘摸得相当舒服,但害怕芳芳生疑,停下手说道,“芳芳,你这身子和我猜的没错,胸部发育过好,导致压迫了周围经脉,血液循环不过来才会有肿胀感。”



芳芳闻言顿时紧张起来,赶忙问道:“刘叔,很严重吗?”



“你拖了太久了,要是去省城大医院甚至要开刀的,在上面割刀子就太可惜了。”



芳芳闻言花容失色,她以自己的傲人的上身自豪,总是引得学校里那群男的爱慕尖叫,要是去医院动刀子,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老刘笑道,“你也不用那么担心,在我这边就不用那么麻烦了,这就是中医推拿,你以后两天过来一次,半个月就彻底没事了,而且我手法专业,对你胸脯塑性有好处……”



话说到这里,芳芳既为自己不用动刀子庆幸,也更加坚信了老刘医生的专业,身心彻底放松下来。



老刘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些精油在手上抹匀,双手摩擦的温热,然后重新攀附上芳芳的身子。



或许是精油的神奇,芳芳竟然开始动情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