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了想尝下你的味道 ~品尝人妻少妇

一见到李军也在,周虎就气笑了。



“王翠花,你可真是个浪货,一个傻子都不放过!”



王翠花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冲着周虎抛了个媚眼儿:“周少,你说话可真有意思,我是那样的人嘛?我有了周少,还能去勾搭谁去?小军就是个毛孩子,这还不到中午头呢,就跑进来说饿了,要找吃的呢。”



她刚刚经历了情事,正是春意盎然的时候,脸上潮红未退,眼底情思萌动,这一个媚眼儿,就把周虎的魂儿给勾走了。



周虎笑着瞪了李军一眼,也不跟李军计较昨天坏了他弄马欣那档子事儿了。



 文学

当着李军的面儿,周虎一下子就抱住了王翠花,掀了王翠花的背心儿,把王翠花按在面板上就开始啃。



王翠花那一对大白馒头晃晃悠悠地就蹦了出来,在李军面前直晃悠。



“哎呀,周少,小军还在呢!”



虽然昨晚上,当着陈奎的面儿,王翠花和李军弄了一回,但那会儿陈奎睡得跟死猪一样,王翠花也不怕。可如今李军瞪着一双大眼睛就站在她面前看着,这让王翠花很是羞耻。



“你怕什么!他就是个傻子!能知道什么!”

忍不住了想尝下你的味道 


周虎被王翠花勾搭得馋虫上来了,不管不顾地当着李军的面儿就弄起来了。



李军也乐得做一个傻子,这周虎的那东西实在是小,他看了一会儿就没多大兴趣了,好在,这周虎也很快就完事儿了。



“翠花,让你办的事儿,你办成了没有?”



周虎从王翠花身上下来,擦了一把头上的汗,还瞪了李军一眼。



王翠花这会儿心里羞耻极了,她都不敢抬头看李军,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脏透了,没一处能配得上李军的。



听到周虎的话,也只是闷闷地摇了摇头。



周虎顿时就火了:“他奶奶的!你昨天晚上在电话里不是说,今天还能想办法吗?妈的,整天就只想着脱了裤子,张开双腿勾搭男人,你除了这个,还会干啥!这食堂是不是不想继续干下去了!”



王翠花眼底含着泪,轻声道:“我今早看见她,她都没拿正眼瞧我,连我跟她打招呼,她都没答应一声……”



“那是人家嫌你骚气!”

王翠花再也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李军怎么说也是个二十岁的大小伙子,王翠花又是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看到王翠花被周虎骂得泪水涟涟,火气就压不住了。



他双手握拳,猛地上前几步,高大的身躯顿时气势逼人,吓得周虎一个愣怔。



“你……你这个傻子!你想要干嘛!”



一句“傻子”,倒是提醒了李军。



他现在身份上还是个被撞坏了脑袋的傻子,要是揍了周虎,说不定还能因为这个傻子的身份掩饰过去呢。



不过李军知道周虎的身份,毕竟是开发商家的太子爷,如果自己真的把周虎得罪得太狠了,周虎才不管他是不是傻子呢,一句话就能让他滚蛋。



到时候,张建山也保不住他。



李军有分寸,因此他就装作凶悍的样子,嘴里呜哩哇啦一阵吼,冲着周虎晃了晃拳头:“不许你欺负嫂子!”



王翠花被李军感动得一塌糊涂,连一个傻子都知道保护自己,自家的那个只知道吃喝嫖赌抽的陈奎却跟死人一样,只等着她挣钱养家。



周虎看出李军就是个傻子,不过傻子情绪上来了,那可真就是不分青红皂白,说给你一拳那就绝不含糊,被傻子揍了,他可就真没地方说理去。



因此,周虎气势上倒也真就弱了几分,除了暗骂几句倒霉之外,别的也不敢说。



王翠花见状,趁势拉住了李军:“小军,嫂子知道你是对嫂子好,可今天这事儿,不是你能插手的。你听话,回去干活去吧,中午到嫂子这里来,嫂子给你吃好吃的。”



李军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冲着周虎又亮了亮拳头,瞧着周虎脸色白了几分,这才心满意足地出去了。



也不知道王翠花口里的好吃的,是个什么东西……李军脑子里闪过那对大白馒头,又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妈的,一个傻子也敢到老子跟前来装蒜!”



周虎朝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黄痰,又死死地瞪着王翠花:“这个傻子是不是你的老相好!妈的,一天到晚活儿也不干,就知道在女人身边转悠,工地上难道白养了这么个傻子吗!老子今天就非要让他卷铺盖滚蛋!”



“周少,你消消气,小军的脑子也是在工地上被撞坏的,怎么说也是工伤,而且,他也没有白让工地养着,现在也每天都在干活儿呢。刚才他是肚子饿了才到我这儿来……”



周虎双眼色迷迷地盯着王翠花的大白馒头,不怀好意地笑道:“饿了?王翠花,你给他吃什么了?是吃馒头了吗?”



王翠花脸上一红,讪笑道:“周少,您快别打趣我了,小军脑子不好使唤,他哪儿知道什么馒头不馒头的,给什么吃什么呗。”



“哼,我看他脑子明白得很!”周虎冷冷地道,“上次要不是因为他突然出现,马欣早就被我弄到手了!”



他穿好裤子,又瞪了王翠花一眼:“让你干点事儿,什么都干不成!还得老子亲自出马!你给老子等着!”



王翠花怕周虎真的不让自己在工地上干下去,忙拉住了周虎的胳膊:“周少,我这小食堂……”



“能不能继续干下去,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



王翠花喜出望外,忙点头,道:“周少放心,我翠花以后就给周少您做牛做马,保管伺候得周少舒舒服服的!”



周虎又调戏了王翠花一番,这才从食堂出来,往马欣住的小仓库走去。



他不知道,李军已经在外头猫着,等了他很久了。



看到周虎出来,李军连忙远远地跟了上去。



马欣所居住的小仓库也是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不过倒是挺大的。



这里除了仓库之外,额外隔出来的两间,一间就是马欣和杨大宝的屋子,另外一间临时充作了杨大宝的办公室。



远远地,周虎一眼就看到了杨大宝的车子正停在仓库外头,心里头的酸水就止不住地往上冒。



周虎自认为和杨大宝相比,自己就是天上的神仙,电视里的明星。



杨大宝一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要钱没有自己多,要相貌也没有他俊俏,就是那里,和他相比,资本也不雄厚。据说,杨大宝都开始吃药了。



周虎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裤裆,他正当壮年,一晚上弄个两三回完全不在话下。有时候邪火上来了,一晚上,他都能和三四个女人一起弄。



这杨大宝处处都不如自己,也不知道马欣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怎么就对这杨大宝如此死心塌地呢?



周虎忍不住暗骂一句,走到马欣屋子前,正要敲门,却听到里面传来了杨大宝和马欣的说话声。



“老杨,这是个什么东西?”



杨大宝嘿嘿一笑:“我新学到的玩意儿,咱们试试看。”



马欣有些挣扎:“这不好吧,现在还是白天呢,你要是让人家知道了……”



“谁能知道?”杨大宝沉下了脸色,“我把门锁着,谁能进来瞧见?马欣,你是不是嫌弃我老了,不想和我弄了?还是说,我不在工地的这几天,你和别人弄过了,就不想再弄了?”



马欣知道,杨大宝对她千依百顺,就唯独床上这些事儿,就得听他的。



杨大宝年纪大了,那方面不行了,却变得格外敏感起来,马欣要是稍微表现出不乐意的态度来,杨大宝就对她非打即骂,在床上也会使唤出各种手段来折磨她。



看到杨大宝脸色不好看,马欣又赶忙换上笑脸:“老杨,你别板着脸,你都吓坏我了。你想要怎么弄,我都依着你。你别凶我就行。”



杨大宝就吃马欣这温温柔柔的小可人样儿,态度立马就软了下来。



他取出早就准备好的红绳,将马欣的衣服三下五除二,剥得干干净净的,用新从片子里学的手法,把马欣的腿脚分开,用红绳把她的腿脚双手分别绑好。又掏出眼罩,让马欣戴上。



“乖乖,舒服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