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撞开宫口宫交~ 舌头往里探了探

在乡下,哄小孩尿尿都是这样,一边轻吹口哨,一边用手拨弄。

 

 

嫂子的动作让陈正脑皮发麻。

 

 

为什么陈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还不避讳,给他尿尿呢?

 

 

因为,他是一个傻子!

 

 

在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导致他脑神经受压迫,于是,他就傻了。

 

 

 文学

这一傻,就是十几年。

 

 

结果,半个月前,陈正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灵光了!

 

 

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嫂子!

 

撞开宫口宫交 

因为他尝到了甜头,被嫂子拨弄着小便多刺激啊!

 

 

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陈正心底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刚生了娃,大哥陈明迫于经济压力,出国务工,家里就陈正与嫂子两人。

 

 

因为大哥是养子,他们之间没血缘关系,这让恢复后的陈正胆子越来越大。

 

 

嫂子给陈正把尿后,堂屋婴儿床里的宝宝开始哭闹起来。

 

 

嫂子赶紧过去。

 

 

可她最近胸口涨涨的,宝宝吸不了多少,就会哭闹,这可把嫂子急死了!

 

 

“来,宝宝乖,吃……”嫂子解开衣服扣子,塞在了婴儿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挤的红通通的,不见效果。

 

 

却不知,陈正已经偷偷来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好带劲啊!”陈正盯着嫂子,眼神放着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宝宝还是没喝多少,她得将宝宝放下,两手拼命的挤起来。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脸苍白。

 

 

好一阵,忽然又一股急流冲出的感觉,一阵阵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来了,于是赶紧起身站起来,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陈正。

 

 

“啊!”一声尖叫。

 

 

与此同时,那像淋雨一般,洒在了陈正的脸上和衣服领口,一圈圈的。

 

 

陈正惊讶不已,只感觉浑身都是香气四溢,那股香味扑到鼻子里,浑身难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赶紧将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转过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在别的男人面前露,更无耻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怅。

 

 

陈正也有点尴尬,想着如何收场,可目光不由自主沿着嫂子细长的柳腰,望向了圆润的把裤子绷的紧紧的臀部……

“渴,好渴,想喝点什么……”

 

 

恍惚间,陈正伸出手指,沾了脸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

 

 

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刚开始很羞涩,可想着,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犯不着跟他计较吧!

 

 

可刚要继续,嫂子突然有点头晕目眩,如针扎一样,疼的她有点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

 

 

“阿正,你还在吗?”

 

 

“嗯?”陈正应了一声,发现嫂子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

 

 

“嫂子,你!你你……”

 

 

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说话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红着脸,道:‘阿正,我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吗?’

 

 

陈正现在可不傻,盯着胖圆看,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

 

 

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

 

 

想到这,心跳加速的厉害,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

 

 

“是要挠挠吗?”

 

 

陈正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

 

 

林子惠纠结不已,脸蛋绯红,但实在疼得难受,只能咬着贝齿点了点头。

 

 

然后当着陈正的面,将衣服掀开,掏出圆鼓鼓,沉甸甸的。

 

 

陈正见状有点蒙,刚才她给自己把尿,现在又让自己挠她那个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颤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处,轻轻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皱着眉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

 

 

这么轻轻的挠,对缓解涨疼一点效果都没,反而多了几丝瘙痒之感,让林子惠欲罢不能。

 

 

“阿正,你给嫂子再加大点力气,我是被蚊子咬的,很疼的哦。”

 

 

说完,她竟然抓起陈正的手,放在自己的胖圆出力,大力的按起。

 

 

陈正的魂儿简直都要爽飞了,之前他脑子恢复,也只是窥探,不敢亲手触摸。

 

 

毕竟林子惠可是自己名义上的嫂子啊!

 

 

现在是林子惠主动要求,不是自己的过错!

 

 

陈正红着眼眶,两手一起抓,都变形了,从外面一直往里推了过去,手感麻酥酥的。

 

 

林子惠不禁吃惊的看了陈正一眼,本来疼的难以忍受,死马当活马医,让他试试,可没想到效果还不错,巨疼得到了些许缓解。

 

 

而且,这么一双手,肆意的把弄,强烈的舒爽感压过了内心的羞耻,心跳如麻,浮想绵绵。

 

 

自从她嫁给了她老公陈明,每次羞羞的时候都是速战速决,从未体验过女人真正的乐趣,等她怀孕后,陈明又担心动了胎气,孕期一次都没碰她,孩子出生后,他又跑去国外务工,可想而知内心有多么空虚、寂寞啊。

 

 

而现在被他傻子弟弟陈正这么一弄,林子惠的那份激情之火彻底点燃了。

 

 

陈正多按了几下,林子惠随之痛叫了几声,额头冒出冷汗。

“怎么了?”陈正装着傻乎乎的样子,松开了手。

 

 

“不要停哦,停下嫂子会更疼……”林子惠颤抖道。

 

 

陈正猛地吞了口口水。“可是我有点饿了。”

 

 

现在这一大团,熟透了,太勾人心魄了,这要是吃上一口,岂不是爽上天了?

 

 

陈正装傻还装的真像,估计也是看准了林子惠的心思。

 

 

“饿了?”林子惠突然脑瓜开窍,以前她看过一点医学知识,这种情况,用嘴巴猛吸也能治。

 

 

思虑完后,望了望陈正,羞愧不已,可转念一想,他是个傻子,懂什么呢?让他吸,他哪懂男女之事?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林子惠压抑不住心底的欲念。

 

 

“阿正,你要是饿了的话,就喝吧,宝宝能喝,你也可以!”

 

 

这话一听,陈正的脑瓜瞬间炸开了,啥都不管了,跟个疯子一样,直接扑在了林子惠的怀里,咬住,然后大口起来!

 

 

咕噜!

 

 

一阵阵浓香沿着喉咙,灌入到自己嘴巴里。

 

 

“咿咿”

 

 

林子惠忍不住兴奋,美眸睁的大大,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他安慰自己,阿正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自己这么做都只是为了宝宝……

 

 

可突然,一阵诡异的柔软感在胸前缠绕起来,酥麻的更强烈了,竟让她忍不住直接抱住了阿正的脑袋,紧紧地摁在怀里。

 

 

细细一看!

 

 

这让她顿时羞愧不已,但有舍不得松开。

 

 

迷糊中睁开眼,悄悄往下望去,只看见阿正的裤子,藏了大炮,都要把裤子给炸开了。

 

 

“阿正……”

 

 

顿时,林子惠脑袋一片空白,脑子里只剩下一种无耻的念头。

 

 

“咋了?”陈正突然抬头,瞄了一眼嫂子脸上的表情,判定她现在肯定是对我着了魔。

 

 

“阿正,求你再往下一点。”林子惠的语气几丝柔弱,带了点娇羞。

 

 

陈正闻言,眼光一凉,知道她已经情难自已,为了降低她心底的戒备,还装着傻傻的样子,问:‘嫂子,不是这里被蚊子咬了啊?’

 

 

林子惠羞愧的面红耳赤,浑身麻软,有点无法自拔,“是蚊子太多了,也咬到其他地方了,阿正,你快点帮帮嫂子啊……”

 

 

“哪里?”

 

 

“往下一点嘛。”林子惠目送秋波,看着怀里的男人,双腿不禁夹了夹,减轻那种瘙痒感。

 

 

陈正颤抖的手,将嫂子的衣扣,一颗颗的解开,完美之处瞬间绽放!

 

 

“是这里吗?”

 

 

陈正指着林子惠的小腹处。

 

 

“嗯。”林子惠微微点头。

 

 

陈正就伸出了舌头,沿着腹部的白皙,缓缓往下。

 

 

“继续,继续……”

 

 

林子惠扭摆着小蛮腰,浑身热的发烫,不由得将肚皮往陈正脸上挤压,腿脚往他胳膊上磨蹭。

 

 

陈正早已邪火怒烧,一路往下,在小腹处打了三个圈圈,吧唧吧唧的。

 

 

这种感觉,都要把林子惠给急疯了,她以前那里享受过这等舒畅啊?

 

 

如果早知道自己老公那里那么不堪,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跟他结婚?现在后悔了,可是还有补救的机会吗?

 

 

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将长裙褪下。

迎面而来的热气,让陈正脑袋一片空白,立马低头,一阵狂吸。

 

 

可正在这时。

 

 

哇哇!

 

 

旁边传来宝宝的哭闹声。

 

 

林子惠这才猛然惊醒,想着身下的可是阿正,不是自己的老公啊!

 

 

阿正再傻,他也是个男人,可不能突破这个底线啊,不然不光对不起自己老公,也无法做人了哟!

 

 

“行了,到此为止吧,谢谢阿正。”

 

 

林子惠匆忙提上裤子,抱着宝宝,狼狈的从屋内走出。

 

 

此时的陈正一脸懵逼,欲哭无泪,刚提上的兴致,这就结束了?

 

 

身下早已火热,涨得难受,却中途被暂停了,这种滋味亏了真是折磨啊!

 

 

陈正长叹一口气,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一阵,可脑海里依旧浮现着嫂子林子惠物美的倩影,胸前的完美,白嫩的肌肤。

 

 

一想到这,异常难受,压抑,甚至有点微微泛疼。

 

 

他想去冲洗个冷水澡,给自己降降温。刚到院子里,突然听见一阵迷人的嗓音,从偏房传出。

 

 

仔细一看,竟发现偏房里,嫂子闭着眼,打了一盆热水,俏脸红润,用毛巾磨蹭着身子。

 

 

她享受着这种自我安慰的愉悦,虽然知道这很羞耻,但就是控制不住,老公能力不行,常年空虚寂寞,突然被阿正点燃,宛若打开了心灵的窗户,瞬间沦陷。

 

 

她闭着眼,开始幻想阿正。

 

 

陈正本来就难受的要死,看到这一幕,更是激动,脑子嗡嗡叫!

 

 

现在宝宝睡着了,家里就剩下我跟嫂子了,无人能打扰我们之间的秘事。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疯狂的注意。

 

 

当然,他还是在装傻,蹑手蹑脚的进了偏房。

 

 

林子惠注意到动静,回头,慌张的提起裤子。

 

 

但看见阿正裤衩的动静时,暖流肆意,那里痒得不行。

 

 

“嫂嫂子,热,热,洗澡澡……”阿正装的傻里傻气,对林子惠呆滞的说道。

 

 

“好,好啊……”

 

 

林子惠颤抖道,眼神一直勾着阿正的裤衩看。

 

 

这几年,阿正因为是个傻子,生活起居都是嫂子照顾,她心底也跟往日一样说服自己。

 

 

再说,阿正智商跟弱智一样,很好哄,他一定能给自己保守秘密。

 

 

而且大晚上,村里家家户户都睡炕上了,就算闹出再大动静,也不会被察觉。

 

 

想到这,林子惠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阿正,要洗澡的话,得把衣服脱光才可以。”

 

 

“哦。”陈正点了点头,但装的很笨拙的样子,手忙脚乱,难脱。

 

 

林子惠心底一急,直接伸出手帮阿正脱下了汗衫。

 

 

阿正身子骨很结实,孔武有力的肌肉凸显出来,在暗黄灯光下散发着雄性的光芒,身材魁梧,很有力量感。

 

 

嫂子林子惠见状,开始有点痴迷起来,突然有点埋怨为什么自己老公没遗传到这么好的身材呢?

 

 

随后,竟当着阿正的面,伸出手放在他八块腹肌的小腹,覆盖上去。

 

 

陈正感觉舒服极了。

很快,他就被弄得邪火焚身,如果不是克制了,早就推倒了!

 

 

“好热热……”陈正不禁喘道。

 

 

“阿正,你别急哦,嫂子这就让你凉快凉快哦。”林子惠眼睛一亮,伸出手抓住了陈正宽松的裤头,轻轻往下一拉。

 

 

只见裤头里隐藏的恐怖,嘴巴微微张开,贪恋又有点害怕的盯着。

 

 

陈正异常难受,抓住自己的底裤,想脱下来。

 

 

“先不要……”林子惠惊呼一声,到了关键点,她有开始犹豫了。

 

 

“嫂子,洗澡澡不要脱吗?”陈正装的傻里傻气的问。

 

 

“先洗上面吧……”林子惠还是忍了忍,咬着贝齿,目光依旧停在陈正的裤衩上流连忘返。

 

 

她深吸了一口气,意图让自己先冷静下来,随后拿着肥皂给陈正身上涂抹,轻柔的手掌,在胸口,四肢处轻擦起来。

 

 

每一次温柔的滑动,都让陈正浑身微颤,嫂子的手可真是嫩滑啊,碰在身上,真舒服呢。

 

 

“这儿,这儿,还没擦呢。”

 

 

陈正指着胸口。

 

 

林子惠愣了愣,俏脸微微一红。“别,别着急,嫂子,这就给你洗。”

 

 

随后,紧张不安的嫩手开始放在了他的胸口,轻轻的覆盖上去。

 

 

林子惠碰了几下,再也忍不住了,面红耳赤的把玩着,手开始拨弄起来,一股股热浪涌上心头。

 

 

陈正感觉到无尽的酥痒。

 

 

“喔……”

 

 

他忍不住叫出了声音。

 

 

嫂子的手法实在是太好了,陈正不禁羡慕气自己大哥,要是自己有这么极品的老婆,该多爽呢。

 

 

“阿正,你咋啦?怎么突然叫出声音了?是不舒服吗?”林子惠轻问。

 

 

陈正傻乎乎的摇头,“你洗我上面,可是我下面难难受……”

 

 

“可能因为脏,所以难受,别急,待会儿我就给你洗。”林子惠颤抖道。

 

 

搓完胸膛后,她抓起水瓢。打了一勺水泼在了陈正身上。

 

 

哗啦啦……

 

 

一阵热水从上而下,陈正的底裤很快就湿了,湿透的裤衩直接黏在上面,更明显了!

 

 

林子惠更惊呆,恍惚中,她有些意乱情迷,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夹了夹,意图将陈正身上最后一层包裹给拉下。

 

 

哗!

 

 

恐怖跳了出来,林子惠匆忙一瞥,羞的眼珠子浑圆。

 

 

陈正紧盯着嫂子这一张俏脸,虽难受,但也不想催促,担心吓到了她。

 

 

林子惠心跳不已,微微低下头,也不敢对视,装模作样的拿着毛巾擦拭着陈正的小腿。

 

 

等她表情越来越从容的时候,突然微微站起身,伸出手覆盖住,快速的涂抹肥皂!

 

 

擦拭的时候,手在颤抖,跟犯错的小孩一样。

 

 

陈正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感觉身子轻飘飘的,舒畅到了极点。

 

 

场面顿时变得有点沉默。

 

 

稍倾,林子惠动作幅度更大了。

 

 

陈正惊呼一声,只感觉一阵微疼,被夹着,涨得有点难受。

 

 

他故意傻乎乎道:‘嫂子,我这儿,这儿咋越来越大了啊……’

 

 

林子惠听陈正这傻子样,防备更放低了,噗呲笑出了声音。“是啊,阿正,这是为什么呢?”

陈正脑瓜一想,两眼金光,“是不是跟上次你喂宝宝,被蚊子咬了一样啊?”

 

 

林子惠扑通乱跳,“嗯,对呢。”

 

 

“那不行,我得去找村医……”陈正装的很着急,要走的样子。

 

 

林子惠一下就慌乱了。

 

 

自己刚上了头,反正自己现在干啥,这个傻子小叔都不懂,胆气就更大了。

 

 

“别啊,这点小病找医生干嘛?你上次帮了嫂子,嫂子这次也帮你啊……”

 

 

“噢。那就快点吧。”

 

 

陈正心底早已激动不已,但还是强压着,装傻道。

 

 

“好”

 

 

林子惠颤抖着抓住,再揉捏了一阵。“上次你用嘴巴帮我,这次换嫂子帮你,好不好?”

 

 

“能行吗?”陈正故意表现一脸茫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