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和各种男人做不停H \老扒夜夜春宵伴娇熄

本来她是伸手到衣服底下帮老罗弄的,这会儿衣服掀开以后直接看着老罗的狰狞,她都愣住了。



没看到的时候还没觉得有多可怕,直面的时候,她看着心都慌了,想着要是让老罗弄一次,不知道呆会儿还有没有力气去上班。



她脚都软了,想到上班她才醒起自己浪费了很多时间,耽误不起了,于是克服恐惧,对准了坐到老罗的身上。



两人那部位紧紧的贴在一起,虽然还隔着条小内内,但那温热的感觉还是非常明显。



柳颜身体一缩,这回腿上是真没力气了,幸好她是坐着的,要不然就滑地上去了。



本来被柳颜那样压坐着应该是挺难受的,但柳颜的内内都润了,贴着滑溜滑溜的,所以老罗并没觉得不舒服,反而挺享受的,但却不敢动,怕引起柳颜的反感。



柳颜没有浪费时间,她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就开始滑了起来。



这可太要命了,虽然没能进去,但感觉却不减。



柳颜只滑了几个来回老罗就不行了,知道自己快来了,他不想把柳颜弄脏,就想推开她释放,谁知柳颜刚撅起没二十公分高,老罗就出来了。



就像机器卡顿一样,老罗一下一下的,全弄到柳颜底下去了。



柳颜只觉得那被一波一波的冲击着,她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脸都红了,却不好再躲,怕把自己別的地方也弄脏,只好对准承受。



老罗这一波可太汹涌了,好一会儿才消停,沾在柳颜底下又落到他自己身上,舒服过后只觉得一阵疲乏卷来,他瘫软下来,喘着粗气跟柳颜道歉说:“对不起!刚刚没忍住,把你衣服弄脏了。”



其实哪有什么脏不脏的,柳颜的内内早就润了,这会儿只不过更狼藉一些而已。



她红着脸下来说:“没关系,我去洗个澡。”说着她抓起衣摆下去,怕沾到老罗身上的污物。



老罗看她腰肢一扭一扭的,再看她底下那一片,心里又是满足又觉得不好意思。



拿纸巾清理了一下,突然洗澡间的门打开一条缝,柳颜探头出来跟老罗说:“叔,你能帮我拿一下衣服吗?”



柳颜身上什么都没穿,但也只探了一点出来,老罗只隐隐看到她垂下的两坨,然后老脸一热,起身说:“好。”



他进了柳颜的房间才想起柳颜没说让他拿什么衣服,不过这难不倒老罗。



柳颜只是内内脏了,裙子还可以穿扔在厅里沙发靠背上的那条。



他打开衣柜,一股浓香扑面而来。



这是第一次开柳颜的衣柜,里面的女性衣物瞧得老罗一阵澎湃,好半天才从底下的抽屉找到内衣。



柳颜喜欢穿成套的内衣,老罗有留意过。



他略一犹豫,就选了套淡黄色的拿出来。



柳颜的内衣样式还是挺保守的,没有镂空,蕾丝边也很少。



老罗手里那套有点偏向少女样式,但柳颜穿着一点都不突兀,反而很和谐,因为她的性情还是很单纯的。



老罗看一眼洗澡间的方向,忍不住拿内内罩罩深嗅,享受够了才拿出去。



虽然说刚刚跟柳颜有了亲密接触,老罗却知道可能只是柳颜一时兴起,以后只怕没机会了,所以他挺珍惜的。



如果能嗅一下柳颜,像看小雅一样看一下她的话,那该多美。



早上偷偷摸摸的都没瞧仔细,挺遗憾的。



敲开门见到柳颜娟长白皙的脖颈,老罗鼻头又是一热。



柳颜却不好意思面对他,拿了衣服就把门拍上了。



她出来的时候制服上身,仿佛从没发生过任何事似的。



老罗看着她不好意思说话,她略一犹豫却是过来了,轻声叮嘱老罗说:“叔,今天的事你一定要保守秘密。还有,你以后真不能找小雅了,万一褚阿姨知道了报警的话……你找我比较安全,我不会找警察的。”



“嗯!”老罗都不好意思说话。



“叔,我去上班了。本来想给你做饭的,现在时间来不及了。”



柳颜出门,老罗担心的问她说:“你吃饭没有?可不能饿着肚子工作。”



柳颜回头嫣然一笑,说:“我在路上买几个包子吃就行了。”



人去楼空,老罗挺感慨的。


快穿和各种男人不停H

这人生就像演戏一样,谁都摸不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



以前他还觉得自己幻想柳颜是痴心妄想,现在却莫名其妙的就实现了。



多亏了早上的意外,多亏了小雅,居然促成了这样的结果。就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亲近柳颜,尽管她让老罗有需要的时候找她,但始终不是轻易能干得出来的事。



老罗怀疑自己以后都不好意思开口,除非柳颜自己发现提出来。



……



可能因为老罗的关系,柳颜的脸色变得非常水润,红红粉粉的极是诱人。



她回到公司还被同事调侃,问她是不是谈恋爱了。



想到对象是老罗,柳颜觉得又是刺激又是不好意思,就笑骂了同事几句,然后开始工作。



这时门口进来一个客人,他看到站在柜台里,穿着束腰窄裙白衬衫,拿着对讲机跟人说话的柳颜后一愣,然后低头看一眼自己飞速鼓起的裤裆,咽了下口水,快走几步到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宋纯是典型的暴发户出身,年轻的时候在乡下混,十里八乡的女人都被他摸遍了,说他是流氓都小瞧他了。



后来发迹,宋纯更加膨胀,不再满足乡下那群已经被他玩坏了的女人们,只想找城里的大胸妹子耍。



柳颜的胸很大,都快把衬衣崩开了,正是他喜欢的类型。



对于泡柳颜,他挺有自信的。



这货模样生得挺好,关键是身体壮实,那方面的能力更是爆强,他玩过的女人都喜欢。



这趟出差,他好几天没有碰过女人了,正琢磨着晚上是不是叫一下特殊服务,柳颜就撞到他眼里了。

再美的小姐也没有身材饱满的良家馋人,柳颜要是少妇,那就更美了,他很喜欢玩別人老婆。



稚嫩的前台小姐给他办手续的时候,他忍不住看柳颜穿着的制服跟裙底探出的肉色丝袜包裹的美腿。



好一个腿玩年!就是不知道,那腿夹在腰上到底是个怎样销魂的感觉!



宋纯越看越感觉自己的裤裆里紧得难受,他脱下外衣拿在手里稍微挡了一下。



还没勾搭上,现在吓坏佳人可不好!



柳颜虽然是在跟人聊对讲机,还是感觉到了宋纯赤果果的眼神。



她挺生气的,因为很少碰到这么没素质的客人。



她做大堂经理已经很久了,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火辣辣的盯着看,在她的潜意识里是喜欢和享受被人观赏的,但亵渎就不一样了。



这人一看就不正经,哪有人直勾勾盯着人家臀瞧的。



宋纯见柳颜看他,他心里一喜,凝出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笑容,盯着柳颜胸牌上的字问:“你是这儿的大堂经理是吧?”



“嗯,对。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柳颜放下对讲机,扯起一抹标准的职业微笑。



身为酒店的大堂经理,她都不知道说过多少次这样的话了,尽管不喜欢眼前的客人,但起码的职业道德她还是有的。


 文学


“很好。你来给我办手续吧!她太慢了。”宋纯指了指那个稚嫩的前台小姐:“我有点累,你用最快的速度给我开一间这儿最好的套房,顺便把我的车停到停车场。”他进来着只是随便把车子扔在门外。



那前台小姐挺委屈的,她办手续的速度确实是有点慢,但也不至于慢到让客人着急的地步,被人这样嫌弃,她心里挺难过的。



柳颜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叫她让开位置后保持微笑跟宋纯说:“好的,先生。”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抽空问宋纯说:“先生,您的车牌号是多少?我叫人帮您停一下。”



柳颜办理手续的时候低着头,腰微微弯着,那对巨大因为制服太紧身的缘故,凸起来特别明显,衬衣都要撑爆了的感觉。



宋纯明目张胆的瞧着咽了下口水,语气轻佻的说:“算了吧,一会儿办完手续你帮我停吧,我不想让别人进我车里。”



他幻想着要是能把自己塞进柳颜那对中间夹着,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这事儿光想他就有点受不了。



柳颜人虽然在柜台里,但离他并不远,要不是大厅里人多的话,他都想伸手进去掏一下感受感受了。



柳颜很不喜欢他盯着自己那儿看,蹙眉说:“先生,请你自重。你不知道这么盯着女士看是不礼貌的行为吗?”



宋纯闻言抬头跟她对视,见她寸步不让,哑然失笑,竟伸出食指去挑她的下巴:“美女,你不知道女人这对就是长给男人看的吗?什么叫不礼貌?我要不看,那不是显得你很没有魅力?”



柳颜的皮肤太光滑了,他只一挑就有点受不了,很想放肆的揉搓一把,伸指杵进柳颜的嘴里搅一搅里面的甜水……他很喜欢把女人的口水弄出来,看着它顺着自己的手指淌的感觉,那样瞧着特别带劲。



柳颜冷着脸,紧紧的闭着嘴巴,玉手用力一推,把已经触碰她的唇的手指推开。



她在这一行做了那么长时间,还没见过这么没素质的客人。



这儿可是星级酒店,再流氓的人来了这里都会收敛。没想到今天竟遇到了个这样的极品,太让她恶心了。



柳颜正要噎他几句,谁知手机响了。



见是老板打过来的,她忙按了接听。



老板在电话里给她报了个名字,说是他朋友,问她见到那人来登记入住没有。



柳颜一看自己手里拿的身份证,傻眼了,眼前的居然就是老板的朋友。



挺无奈的,柳颜只好说人已经来了。



老板挺开心的,叮嘱柳颜好好招待他的朋友,说是贵客,绝不能怠慢了。



柳颜心里挺烦躁的,挂断电话后盯着宋纯瞧,实在看不出他哪点像贵客,说是流氓还差不多。



宋纯应该是听到她通话的内容了,他环抱着手,笑眯眯的跟柳颜说:“美女,打完电话的话,麻烦你帮我泊车,完了带我去我的房间,我希望你全程为我服务。”



柳颜恢复笑容,只是有点僵,说:“好的。先生您稍等,我先帮你泊好车。”她一心二用,已经办好入住手续了。



她认命的出来想先帮宋纯停车,谁知宋纯突然说:“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我车子里有贵重的东西,怕让你给磕坏了。”



柳颜气得够呛,她是那种会随便动客人的东西的人吗?



但客人既然说车里有贵重的东西,非要跟去,她也没办法。



她干脆拿起宋纯放在地上的行李,还得挤出笑说:“好的,您这边请。”



宋纯笑嘻嘻的跟上,粗粝的大手竟搭上了她的腰,说:“美女,你别走那么快啊,稍微等等我。”



柳颜一拧腰肢避开,脸色又开始变得不好看了,但为了工作,她还是不能骂人,只好让开一步向宋纯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她身子微躬,衣领垂了下去,那两坨便漏了出来。



宋纯瞧着眼睛一亮,心里暗骂,这女人真要命,真想当场把她给办了。呆会儿不搞死她,老子的姓倒过来写。



“很好!你这么乖,给你点奖励。”宋纯说着从包里掏出一沓红色大钞,卷成一团,然后朝着柳颜那一对中间塞进去。



柳颜的反应慢了半拍,等她醒悟过来时,那一对中间已经夹着一卷红色的人民币了。



她的脸瞬间又红又白的,秀眉都竖了起来,但想到老板的指示,不得不忍气吞声,没骂人,只把钱拿了出来,冷着脸跟宋纯说:“先生,我们这儿不收小费。”



宋纯还没欣赏完柳颜的娇态,见她把钱拿出来,于是不悦的说:“你拿出来干嘛?这不是小费,这是奖励。怎么,不给我面子?我可是你老板的朋友。”

柳颜紧紧的咬着下唇,这大堂到处都是人,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实在受不了被人这么侮辱。



“先生,这不是面不面子的问题。我们酒店真不收小费,奖励也不行,这是规定。”虽然不敢惹怒老板的贵宾,柳颜的语气已经很不好了。



谁知宋纯压根不把她当一回事,抢过钱就又塞到她沟里去了,满意的说:“这样挺好看的。走吧,别耽误时间了。”说完率先走了。



柳颜没办法,赶忙跟上。



她的手没空,偷偷用胳膊夹紧一下自己的大胸,企图能把钞票隐没进去,但直到她到了宋纯的车子旁,都没有钞票给挤进去,反而让宋纯大饱眼福。



宋纯看着柳颜的动作,瞧着那一沓红钞被柳颜夹着,仿佛是自己被柳颜夹着一样,越幻想就越受不了,感觉就要爆发了。



柳颜走到副驾驶一侧,然后打开了车门,扭身对着宋纯说:“先生,请进。”



宋纯心想,这女人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大堂经理,看来挺会做人的,要是能把她挖到自己身边,不仅工作不耽误,床上也能享受。



宋纯走到柳颜的身边,原想坐进去的,谁知就近瞧着柳颜那一对就竖在自己面前,他受不了了,然后挨身一擦,再看柳颜黑着脸,那一对直晃荡。



这可要了亲命了,宋纯只觉得浑身的血气都在这一瞬间涌了上来,直接一把抱住柳颜,然后两人一起钻进了副驾驶座位里把门拍上。



“呀!”



柳颜被这个操作吓了一跳,伴着惊呼声,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坐在宋纯的大腿上了。



致命的女人香不断的吸入宋纯的鼻子里,手上的动作也没有闲着,急不可耐的摸上了那两团浑圆,嘴里还吐出臊人的话:“哇塞,美女,你这手感可真好!你让我在车上弄一下好不好?我给你钱。”



他说话时不知道从哪摸了瓶香水一样的东西出来往车里喷,却被柳颜无意间撞掉了。



柳颜是被他捏疼了,小脸更是吓成了猪肝色,急急慌慌的说:“不行,先生,你快放开我,不然……不然我要叫非礼了!”她没注意到那瓶东西。



“非礼?你觉得我只是想非礼你吗?”宋纯坏笑着,一点都不怕柳颜。



“非礼啊!救命啊!”



柳颜大声的呼叫着,却没想到这车的性能这么好,与外面完全隔绝了,一点声音都传不出去。



“继续叫吧,待会儿还要留着点力气叫更大声知道吗?”



宋纯知道自己这车的隔音效果有多好,上个星期他和一个嫩模在市中心弄了一下午都没人发觉,他怕什么?



柳颜感觉到一双大手在自己的胸上各种揉捏,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她又急又怕,伸手去拉车门锁,这个车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宋纯给锁上了,根本打不开。



她只好不停的扭着身子,殊不知这样刺激到早已经在蓄势待发的宋纯。



感觉到自己的衬衣纽扣被打开了三颗,底下也被侵扰,柳颜眼泪都出来了:“不要啊!你放开我,混蛋!”



宋纯看着柳颜眼角滑落的泪水,不仅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想要把她弄得更加凄惨,嘿嘿笑着说:“我来看看你下面是不是也掉眼泪了,待会儿老子弄你的时候,记得叫大声一点!”



柳颜用力的夹紧不让他掰开,臀上被狠狠打了一巴掌,顿时就老实了。



内内被从裙里扯出来的时候,她羞耻的发现自己底下居然来感觉了。



挺奇怪的,她知道自己明明对这男的没感觉,这时却偏偏很想要有个男人填满自己。



她没注意到,空气中正弥漫着一股奇怪的香味。



宋纯往里一掏,脸上一喜,把嘴凑到柳颜的耳边,猥琐笑说:“美女,你不老实哦!你看这是什么?”他把手拿出来给柳颜看。



……



柳颜走了以后,老罗看电视的时候翻到时尚频道,看着里面的内衣模特扭着腰肢走猫步,他一下子就不行了,把自己掏出来边看边弄,幻想着自己跟柳颜。



虽然柳颜刚帮他释放过,他竟这么快就又想要了,可见他那方面有多强。



刚到关键时刻,突然开门声让老罗全身一震,然后迅速用遥控器关了电视,回头一看竟是柳颜回来了,只是她的脸色很奇怪,红艳艳的,比喝了酒还夸张,而且一脸慌张,手还捂着下面。



老罗愣了下,起身问她说:“你怎么又回来了?”



他那儿还没消退呢,一起身就高高的对着柳颜,一时间竟没注意到。



柳颜倒是一眼就瞧见了,她心里委屈,顾不得其他,冲过来就扑老罗怀里了,抱着老罗就哭。



老罗心里一紧,拍着她的后背问她说:“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叔,叔帮你出气。”



柳颜抽抽噎噎的:“我刚刚碰到个客人,他……他欺负我。他把我拖到他的车上,想……想……幸好我逃出来了,要不然……要不然……呜呜!”



柳颜的话虽然没说全,老罗还是听明白了,他非常震惊:“不会吧?你们酒店那边不是有很多人吗?他怎么……”老罗说到这里才想到这话不好再说,这是揭柳颜的伤疤呀!于是他拍着柳颜的后背安慰:“不哭,乖!不哭了。你不是说你跑出来了吗?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柳颜哽咽着说:“可是……叔,我……我很难受!”说着她从老罗怀里出来,手又伸到下面挠。



老罗一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问她说:“你怎么了?你在干嘛?”



当着老罗的面做这样的事,柳颜羞得不行,但也顾不上了,她着急的跟老罗说:“叔,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只觉得好痒,好难受,你……你……你能不能帮帮我?”



她虽然没被宋纯弄到,但却吸了宋纯那个瓶子里喷出来的东西。



那瓶子里装的是催情香水,她能逃出宋纯的魔爪,却不知道自己中了招,这会儿只知道自己很想要,尤其抱着老罗的时候,更是澎湃得不行,底下泛滥,都滴到地上了。

老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着急之下只知道说:“帮……帮……你说,要我怎么帮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